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大连农商行2017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天津农商行评

作者: 理财保险  发布:2019-10-26

摘要: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日前出具了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连农商行)的评级报告。联合资信表示,确定大连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2015年二级资本债券(20亿元)信用等级为AA-。 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且逾期...

摘要:又一家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亮起红灯。 近日,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光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报告显示,寿光农商行2018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高达8.37...

摘要 前不久终于迎来新任董事长,此后又公开招聘行长、副行长的天津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天津农商行”)在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最新评级报告中被上调评级。联合资信将天津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 上调为AAA,同时将2016年二级资本债券(15亿元)和2018年二级资本债券(15亿元)信用等级由AA上调为 AA ,评级展望为稳定。

摘要:在上市银行普遍业绩回升、不良企稳的当前,个别农商行却在加速暴露风险。继贵阳农商行不良攀至20%后,近日,河南修武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年底不良贷款率达20.74%,拨备覆盖率为43.44%,资本充足率则跌至负值,为-0.75%。 除了不良贷款率高企,...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日前出具了大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大连农商行”)的评级报告。联合资信表示,确定大连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2015年二级资本债券(20亿元)信用等级为AA-。

  又一家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亮起红灯。

前不久终于迎来新任董事长,此后又公开招聘行长、副行长的天津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天津农商行”)在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最新评级报告中被上调评级。

  在上市银行普遍业绩回升、不良企稳的当前,个别农商行却在加速暴露风险。继贵阳农商行不良攀至20%后,近日,河南修武农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2017年年底不良贷款率达20.74%,拨备覆盖率为43.44%,资本充足率则跌至负值,为-0.75%。

  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明显上升,且逾期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和占比均较高,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此外,拨备水平不足,对其资本造成一定消耗,且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对其资本消耗将加快,核心资本面临补充压力。

  近日,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光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报告显示,寿光农商行2018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高达8.37%。

联合资信将天津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 上调为AAA,同时将2016年二级资本债券(15亿元)和2018年二级资本债券(15亿元)信用等级由AA上调为 AA ,评级展望为稳定。

  除了不良贷款率高企,今年以来,至少有5家农商行被第三方评级机构下调了信用等级。深耕地方经济成为影响农商行发展的双刃剑:一方面扎根本地网点深度下沉可分享地方经济发展的成果,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农商行业务单一、风险承受能力差的弊端。

  不仅如此,评级报告还提出,考虑到抵债资产和逾期90 天以上的贷款规模较大,未来该行仍面临资产质量下降及较大拨备计提压力。

  此外,新世纪评级指出,2018年,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继续下滑,目前拨备覆盖率处于较低水平,未来该行仍面临很大的拨备计提压力,盈利仍将面临很大挑战。

根据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末,天津农商银行资产总额3150.6亿元,负债总额为2872.72亿元。天津农商银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2.1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0.28%,其中利息净收入、投资收益和汇兑收益贡献较大;净利润13.16亿元,同比增长5.79%。

  频繁的暴露风险是农商行的个别现象还是行业被掩盖的不良资产“冰山一角”?考虑到今年以来已有两家农商行IPO暂缓,风险是否会传导至整个农商行群体无疑是当前市场对农商行最大的担忧。对此,《投资者报》记者从多位受访人士处得到共识,不良率上升并非全行业的问题,不良加速暴露只是历史遗留风险出清的过程。

  具体而言,截至2017 年末,大连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072.22 亿元,其中贷款和垫款净额523.23 亿元;负债总额992.64 亿元,其中存款余额749.61亿元;股东权益79.59 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1.54%,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9.10%。

  贷款质量仍存下行压力

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19年6月末,天津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4.4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1.95%。

  3家农商行不良飙升

  2017 年,大连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9.20 亿元,净利润逐年减少,2017年净利润1.35 亿元,同比减少55.45%。

  7月31日,新世纪评级发布《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新世纪评级决定,将寿光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将该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信用等级由A 下调至A。

截至2018年末,天津农商银行资产总额3172.56亿元,其中贷款和垫款净额1323.83亿元;负债总额2925.78亿元,其中存款余额2082.67亿元;股东权益246.78亿元;2018年,天津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79.77亿元,净利润24.44亿元。截至2018年末,天津农商行不良贷款率2.48%,拨备覆盖率200.33%;资本充足率15.20%,一级资本充足率11.07%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06%。

  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农村商业银行数量达到1262家,预计2020年农信社改制基本完成后,我国农商银行数量将达到2227家,数量上将在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占据绝对优势。

  蓝鲸财经注意到,2017年末,大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95%,拨备覆盖率为103.86%,低于监管标准120%,对不良贷款的覆盖程度不足。而且,2017 年,大连农商银行仅核销不良贷款0.65 亿元。

  新世纪评级表示,评级结果反映了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在当地政府支持、区域市场竞争力及资金来源稳定性等方面所继续保持的优势,同时也反映了该行在区域和客户集中度、拨备计提、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及风险管理等方面面临的压力与风险增大。

引入四川交投,老股东增资

  一直以来,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农商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3.26%,远高于同期大型商业银行(1.5%)、股份制银行(1.7%)以及城商行(1.53%)。值得注意的是,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是最低的,今年一季度,全国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仅为158.94%。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61.43%,贷款五级分类偏离度较高。若提高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将更高,拨备覆盖率也更难达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寿光农商行2018年以来,资产质量继续下滑,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8.37%。

2018年以来,天津农商银行通过增资扩股、 二级资本债券和利润留存多种方式来补充资本。2018年,天津农商银行引入战略投资人,新老股东合计增资29.41亿元,增资款项于期末完成实缴验资并计入吸收存款科目,2019年4月,天津农商银行获得监管部门关于股东资格和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5月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并将上述资金划入所有者权益;2018年8月,发行1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2019年4月,天津农商银行对36亿元二级资本债行使赎回选择权。

  尽管如此,今年以来,农商行接连爆出极高不良贷款率也着实让市场吃惊。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2017年末的19.54%;资本充足率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贵阳农商行也因此被中诚信国际下调了主体信用等级。

  对于目前存在的资产质量问题,大连农商行表示,截至 2018 年末,该行预计将不良贷款率控制在 5.00%以内,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低于 120%;拨备覆盖率达到 120%以上。

  评级报告显示,针对不良贷款规模大幅上升,寿光农商行成立不良资产经营中心,推动不良贷款的集中管理。同时,该行借助市联社搭建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通过自身核销、打包处置和土地置换等多种手段,加大了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跟踪期内,该行与当地政府积极沟通,研究多种处置方案。

2018年,天津农商银行注册资本增加8.65亿元,其中,四川交投产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交投”) 作为新增战略投资者入股7.49亿元,天津港等27家老股东入股1.16亿元。截至2018年末,天津农商银行股本总额75亿元,截至2019年8月末,天津农商银行股本总额83.65亿元。天津农商银行股权结构比较分散,前五大股东为: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0%)、天津国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8.97%)、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持股8.97%)、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8.97%)、四川交投产融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95%)。

  随后,河南修武农商行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率由2016年年底的4.5%猛增至2017年年底的20.74%,拨备覆盖率则同期由191.06%降至43.44%,资本充足率从12.92%下跌至-0.75%。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2018年上半年,寿光农商行核销不良资产2.06亿元、抵债资产0.71亿元,无不良贷款转让。但2018年以来,该行资产质量依然继续下滑。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5亿元,不良贷款率更是高达8.37%。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天津农商行引入的新的战略投资人四川交投产融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四川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资信认为,作为四川省重要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四川交投在产业金融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和雄厚的背景,对天津农商银行的业务发展和风险控制等方面起到推动作用。此外,新股东的加入将会进一步优化天津农商银行股权结构,使公司治理能力得到增强。

  此外,山东邹平农商行2017年底不良贷款率也升至8.7%,同期拨备覆盖率与资本充足率降至60.8%、7.12%。

更多

  此外,寿光农商行较大规模的关注类贷款使得该行资产质量仍存在下行压力。2017年以来,寿光农商行关注类贷款余额有所下降,但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为47.7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重为27.54%。

此外,联合资信还认为,作为地方性农商行,天津农商行营业网点布局具有优势,零售业务持续发展,在当地市场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个人信贷业务较快增长; 小微和涉农业务占比较高,在监管强调支农支小的背景下,天津农商银行在当地发挥重要作用;储蓄存款和定期存款占比高,存款稳定性强;资本保持充足水平。

  今年2月份,原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即最低要求为120%。此外,根据相关要求,截至今年年末,农商行等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从数据对照来看,贵阳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以及山东邹平农商行均不符合监管要求。

  逾期贷款方面,截至2018年3月末,寿光农商行逾期贷款余额31.79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12.45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重为87.02%。通过现金清收、转贷盘活等手段,截至2018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为27.68亿元,较2018年3月末有所减少,但仍面临下行压力。

大力处置不良资产

  5家农商行评价下调

  今年盈利面临很大挑战

2018年,受区域经济持续低迷影响,天津地区制造业、商业服务业等行业的企业出现经营困难,进而引发还本付息压力,导致天津农商银行资产质量进一步下行。为此,天津农商银行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通过核销、清收等方式大力处置不良贷款,并推动行内不良资产批量转让业务落地,进一步拓宽不良贷款处置渠道。2018年,天津农商银行共清收不良贷款本息合计13.74亿元,其中收回表内不良贷款本金5.94亿元,表外不良贷款本金5.92亿元;收回受托资产1.88亿元,收回表外利息0.81亿元;核销不良贷款19.94亿元。随着不良贷款清收以及核销力度的加强,天津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保持稳定水平。

  受资产质量等原因影响,今年以来有6家银行信用等级被下调,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

  资产质量的继续下行,大额核销和拨备计提压力对寿光农商行的利润形成侵蚀。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寿光农商行合并口径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54亿元和2.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和0.6亿元。

截至2018年末,天津农商银行母公司口径不良贷款余额为34.23亿元, 不良贷款率为2.48%;母公司口径逾期贷款额90.29亿元,占贷款总额的6.54%;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72.89亿元,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212.94%,存在较大偏离度,主要由于渤钢集团的逾期贷款未纳入不良所致;若剔除渤钢集团的逾期贷款,天津农商银行90天以上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指标符合监管要求;母公司口径关注类贷款余额120.62 亿元,占贷款总额的8.74%,占比较高。

  具体来看,今年1月,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山东五莲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上海新世纪资信决定将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 下调为A,并将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5月,东方金诚将山东广饶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负面;截至6月底,中诚信国际将贵阳农商行评级由AA-下调到A ,评级展望为稳定;7月10日,评级机构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负面。

  寿光农商行2017年报因未按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而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机构认为,若足额计提,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4亿元。

联合资信认为,整体看,天津农商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信贷资产质量仍存在下行压力,未来信贷资产质量迁徙情况值得关注。从贷款拨备情况来看,2018 年,天津农商银行计提贷款减值准备21.24亿元,年末贷款减值准备余额68.58亿元,拨备覆盖率为200.33%,贷款拨备率为4.96%,考虑到风险分类存在较大偏离度,贷款拨备存在一定压力。 截至2018年末,天津农商银行持有一定量的渤钢集团及旗下部分子公司授信,截至目前未纳入不良贷款。目前,在天津市政府的统筹协调下,相关风险得到有效控制。2018年,天津农商银行对渤钢集团贷款计提了43.67%的减值准备,渤钢集团债务影响预计将保持在可控范围内。

  《投资者报》记者发现,除了吉林蛟河农商行是踩雷“侨兴债”导致同业业务风险,评级机构下调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的主要理由是担忧区域经济环境下行导致信贷资产质量恶化。

  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已经降至100.84%。新世纪评级指出,该行2018年仍存在很大拨备计提压力。

联合资信也指出,天津地区经济下行明显,地方企业经营受到影响,整体存款增长乏力影响,加之地区竞争进一步加剧,对天津农商银行长期业务发展形成一定制约。同时天津农商银行非标资产规模仍较大,在监管政策趋严的背景下面临业务结构调整压力,且部分非标资产已出现违约,需关注此类资产未来的回收情况对其资产质量及盈利水平带来的影响。

  中诚信国际指出,地区经济发展持续下行使山东五莲县当地中小型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部分企业杠杆率过大导致资金链断裂,受环评政策影响,产能过剩及排放不达标的企业被关停,难以还本付息。同时,当地企业之间形成的担保圈较多,进一步加大了信用风险。而且受不良贷款大幅反弹影响,拨备计提压力仍然较大。所以下调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

  另外,寿光农商行2017年净息差与2015年相比,明显收窄。新世纪评级分析称,寿光农商行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利息净收入,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较低,投资收益对该行盈利形成重要补充。其中利息收入以贷款利息收入为主,2017年,合并口径贷款利息收入占比为63.36%。该行贷款定价水平相对较高,但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该行信贷投放速度明显放缓,且资金业务投放增加,叠加利率市场化政策,使得其净息差明显收窄,2015年~2017年净息差分别为3.58%、2.36%和2.49%。

2019年发生多名高管变动,新董事长就位

  东方金诚表示,下调广饶农商行与山东邹平农商行的评级是因为区域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两家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该行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且大额贷款占比较高,行业和客户集中度维持高位,导致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率均有较大攀升,考虑到较大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资本充足率均已低于监管要求。

  新世纪评级指出,2018年,寿光农商行资产质量继续下滑,目前拨备覆盖率处于较低水平,未来该行仍面临很大的拨备计提压力,盈利仍将面临很大挑战。

天津农商行成立于 2010 年 6 月,是由原天津农村合作银行、天津市武清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0家独立法人金融机构改制重组设立,总部位于天津市。成立之初,天津农商行的董事长为李宗唐,行长为白平。白平2014年10月退休后,黄卫忠接替了行长一职。2016年8月李宗唐调任天津银行董事长后,天津农商行董事长就此空缺。直到2017年7月,原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天津滨海农商行)行长殷金宝出任董事长。2018年5月26日,天津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自杀身亡,引起广泛关注。4月3日,已退休近5年的天津农商行原党委副书记、行长白平(正局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行业整体风险可控

  资本充足率方面,寿光农商行主要通过股东增资和内生资本转增方式来补充资本。此外,2015年6月该行发行了6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资本实力得到增强。截至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母公司口径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92%和9.96%。

根据公开资料,黄卫忠接替白平担任行长后,任期到2019年6月。8月8日,天津农商银行公告,选举徐庆宏先生为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在完成董事长任职资格核准前,由徐庆宏先生代为履行法定代表人职权。

  从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情况来看,农商行的贡献率仅次于国有大行,今年一季度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全国农商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6.3万亿元,占商业银行小微贷款余额的26%。可以说,农商行的信贷质量直观反映区域经济的趋势。

  评级报告显示,2018年,寿光农商行启动增资事宜,预计增资5亿元,其中,2亿元增加股本,3亿元置换该行不良资产。目前,该行增资事宜已上报监管部门。

徐庆宏曾任银监会银行监管四部(注:主要负责对政策性银行、邮政储蓄机构、资产管理公司等实施监管)处长,甘肃省天水市负责金融的副市长(挂职),银监会现场检查局副巡视员,银监会政策银行部副主任,银保监会财会部副主任。

  对于上述几家农商行近期的风险暴露是否会扩张至整个银行行业,专家观点并不一致。对行业颇有研究的宋清辉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2017年以来,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依然艰难,主要定位于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农商行资产质量必然面临较大的挑战。有一些实力较差的农商行,风险开始暴露。当前,农商行的资产质量较其他类别机构有更大的压力,普遍存在资产质量风险,如近期爆出不良率猛增的银行也均为农商行,在此背景下,农商行的风险扩大至行业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8月29日,天津农商行官网发布公告,面向社会公开选聘天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行长、副行长,报名时间为8月29日-9月23日。

  不过行业人士则给出不同看法,中信证券银行团队研报认为,农商行不良率的攀升,一方面是部分银行自身管理的问题,导致存量风险积累;另一方面则源自今年以来监管强化资产质量真实性,引导银行积极暴露风险。比如,贵阳农商行是将9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导致数据上升,邹平农商行则是因新发风险。尽管农商行不良率整体有所上升,但是“暴涨”的仅仅是个别银行,并非全行业。

更多

  此外,上述研报还认为,部分农商行前期由于经营不善导致的资产问题并未及时准确反映,当前政策引导下风险集中暴露,部分地区不良率不排除上升可能,但不具备全行业的代表性。截至2017年末农商行总资产11.3万亿元、占行业比重仅11.54%,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小。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连农商行2017不良贷款率飙升至4,天津农商行评

关键词: 新豪天地

上一篇:中小银行风控鸣警笛,存量风险上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