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周杰伦超话登顶,流量泡沫催生造假

作者: 理财保险  发布:2019-08-13

追星,要用什么方式?在十几年前,人们可以买专辑、短信投票、贴吧发帖。而现在,流量时代的到来衍生各种应援行为,“打榜”则是微博追星的一种。近日,一场周杰伦粉丝与蔡徐坤粉丝的刷榜争斗备受网友瞩目。

图片 1

周杰伦超话登顶 动了谁的奶酪?

7月22日,随着蔡徐坤粉丝团宣布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后,周杰伦粉丝和蔡徐坤粉丝的微博超话打榜之争以前者的胜利告终。

打榜

知情人透露,“超话榜”的两项关键数据

昨天下午明星超话榜排名

周杰伦的歌迷之所以决意挑战蔡徐坤在微博超话榜首的地位,源自豆瓣上有人发帖问“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难买”。

“数据体现偶像的人气和热度”

——影响力、粉丝数,均可以购买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

随后该内容在周的粉丝中传播,并最终引发了榜首争夺战。打榜之争的直接原因是偶像崇拜的代际差异,更深层的问题是粉丝文化的变化,为什么不比作品比微博排名是不少人的疑惑。

“周杰伦的粉丝真的有这么多吗?”7月16日晚,一名网友在豆瓣某小组发帖询问,“他微博超话排名都上不了,转发评论都没破万,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

在2019年的第29周,周杰伦在“微博明星超话榜”上排名超越流量偶像蔡徐坤,以1亿影响力跃居榜首。

“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上周二,豆瓣小组的一个提问引发了一场互联网大狂欢。提问的网友列出几点疑惑:周杰伦上不了微博超级话题排名、官宣代言转发评论不过万……从而得出疑问:周杰伦真的有这么多粉丝吗?而“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吗”也在当天迅速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五。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偶像

图片 2

这场“超话榜”排名之争,瞬间引爆舆论。“如何打榜”、“如何做数据”等围绕明星流量的话题再次被提及。实际上,在榜单背后,流量的买卖生意已是公开的秘密。有明星粉丝向记者透露,“超话榜”的两项关键数据——影响力、粉丝数,均可以购买。

由此,周杰伦粉丝纷纷开始学习什么是做数据、赚积分、打榜……不到一周,“周杰伦超话”的排名从最初的300名不入一路飙升,在周日早上终于登上微博明星超话榜首位,不料却引发了蔡徐坤粉丝的不满。在“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吗”的背后,是如今娱乐圈的流量逻辑与传统逻辑的冲突。

喜欢周杰伦的主要是哪一代人?Alfred数据室通过随机抽取10000名在2019年7月21日15:00-18:00加入周杰伦超话的微博用户,分析发现这些戏称自己是“夕阳红粉丝团”的人主要出生在1988年到1997年。

此贴引发大量粉丝关注,“网上的质疑一出来时,我们就观察到了。”28岁的小夏是周杰伦资讯网官博的管理员,作为多年追踪周杰伦实时动态的“铁粉”,他告诉南都记者,质疑声刚出时,他们并没有想过以冲击榜单的方式回应,而是晒了一些周杰伦靠作品取得的成绩,如专辑、演唱会销量第一等。

事件回顾

不到一周时间

图片 3

随着越来越多的路人粉纷纷私信投稿,“打榜证明周杰伦人气”的呼声越来越高,与此同时,微博热搜“周杰伦粉丝被迫营业”居高不下,不少微博大V也加入到事态讨论中。小夏和粉丝们决定,“我们就冲一次榜单,让大家看看周杰伦粉丝到底有多少。”

粉丝打榜引发流量之争 微博曾出现短暂宕机

粉丝将周杰伦推到超话榜首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也可以从侧面印证这一点。一位经济学家对音乐服务平台 Spotify 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人们的听歌品味形成于十几岁时。男性14岁时听的歌和女性13岁时听的歌,对他们成年后的听歌喜好影响最强烈。换言之,我们这一生最喜欢的歌曲大概率会出现在我们十多岁时。

据艾漫数据平台显示,周杰伦活跃粉丝63.85%为25至34岁,网友们于是将周杰伦粉丝的冲榜行动戏称为“大型夕阳红团建现场”。积分、打榜、转评赞……这些“夕阳红粉丝团”们纷纷开始学习一波流量时代的数据操作。

上周,有网络贴质疑周杰伦的数据,“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那么难买?”

此前,“周杰伦超话”在微博超话明星榜的排名一直在300名开外。但经过微博热搜发酵后,粉丝们开始自发为周杰伦在微博超话中打榜。周杰伦粉丝团官方微博回应,表示“杰迷”没有刻意做数据:“周杰伦粉丝普遍已经成家立业,有经济能力购买(演唱会门票、专辑等),数据不等于人气。”并举出例子:周杰伦的两场南京演唱会在开票后不到一分钟就全部售罄。

图片 4

图片 5

周杰伦粉丝团官方微博随后回应,“数据不等于人气”。

有贴心的网友制作出超话打榜教程,手把手教学如何在超话发言、如何领取积分、如何完成每天任务;也有人创作了一批饭圈文案,方便其他粉丝快速发帖,维持超话热度。不过这些文案的画风却有点跑偏,更像是周杰伦歌迷对自家偶像的无情吐槽:“你一票我一票,伦哥奶茶喝到饱!你不急我不急,鸽王何时发专辑!”“可圆可扁周杰伦!奶茶吨吨周杰伦!”……

按照这一观点,那么1988年到1997年出生的人,是在2000年到2010年前后形成了自己的听歌品味。而这一阶段不仅是华语流行音乐的巅峰,也是周杰伦的最火的时候。这一时期,他几乎一年出一张专辑,歌曲传遍大街小巷。

南都记者获悉,此次激发大量粉丝参与的“超级话题”是新浪微博在2016年年中推出的功能,超话大多以明星艺人为主,粉丝可以在超话内持续讨论互动。2018年9月,新浪上线超话社区App,粉丝可以用App为偶像应援,通过点赞、评论、转发、发帖、签到等等方式为偶像积累热度,由此,超话排名成了粉丝圈衡量明星热度的一项指标。

17日,该话题开始发酵。

“为周杰伦打榜”这件事成功出圈,除了核心粉丝,为周杰伦打榜的网友中不乏“路人粉”,还有多位微博名人主动为周杰伦打榜,其中李现在微博上晒出他在周杰伦超话签到、送积分的截图,“李现为周杰伦打榜”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第一。从周二到周日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周杰伦超话”的排名迅速飙升:在周四凌晨排名为第23,影响力值208.6万;周六晚上,排名升至第二,影响力值3885.6万;周日早上,排名登顶,影响力值5406万。

周杰伦就是流量

管理周杰伦资讯网官博8年,小夏告诉南都记者,之前他们在超话中也有对周杰伦的日常宣传,但因为周杰伦的粉丝年龄相对较大,也都比较忙。“如果不是这个事情发酵,大家应该不会出来打榜。”

18日,周杰伦从“榜上无名”攀至超话榜排行17名。

“网络中老年”

周杰伦的粉丝会在这次打榜之争中获胜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周杰伦一直都是流量担当。虽然蔡徐坤的粉丝把微博看作主战场,但在相同时间内,周杰伦上微博热搜的次数比蔡徐坤多很多。

何为“打榜”?小夏向南都记者展示的图解教学贴显示,打榜一共分为四个步骤。首先关注超话并签到,点击打榜按钮,然后点击领积分,接着完成超话内设置的各项任务,如连续访问、超话签到、转发评论帖子等,完成后领取当日的积分。最后一步则为领完积分后点击打榜,将所获得的全部积分赠送给艺人。

20日上午10点,周杰伦已经上升至超话榜第二名,影响力是1323.2万,有93.6万粉丝。彼时,第一名是蔡徐坤。

奋力一搏学习打榜技术活

统计了2018年7月22日到2019年7月23日的微博热搜话题,就会发现周杰伦更具热搜“体质”。

图片 6

21日1时左右,周杰伦超话凭借4901.2万影响力成功登顶。

周杰伦粉丝戏称自己是“中老年人”,把本次打榜称为“大型夕阳红粉丝团团建”。在“周杰伦超话”里不乏求助帖:“积分该怎么给啊?”“老阿姨表示完全不懂怎么操作……”有网友调侃:“看着搞不懂打榜规则的自己,仿佛看到了爸妈努力学习使用微信的样子。”

在最近的一年时间里,带“周杰伦”的热搜话题出现了119个,而有关“蔡徐坤”的热搜话题数为85。

南都记者获悉,积分用于为超话打榜后,根据积分的多少会列出艺人的影响力排名,该排名以自然周计算,而超话积分则每月清零。

目前,双方的影响力总计超过1个亿,参与粉丝总数超800万。

实在不是“中老年粉丝”学习能力差,而是打榜做数据的确是个技术活。为了赚取打榜的积分,粉丝需要每天完成在超话签到、发帖、转发评论他人帖子等任务,每人每日的积分上限是50分。不同于普通微博,在超话发帖有其固定格式:发帖正文至少要15字,文中要出现周杰伦名字;无论是发帖还是评论,一定要带跟周杰伦相关的话题。

图片 7

“四天,我们从榜单根本看不到的地方,到昨天冲到第二名。那时候我们就开始觉得,肯定能冲到第一。”小夏告诉南都记者,除了分发打榜图解教学贴,他们还建了一个五千人的打榜微博群。小夏表示,很多周杰伦粉丝都是第一次打榜,有的甚至不知道超话入口在何处。

从20日上午10点至21日晚6点的30个小时,周杰伦在微博超话的影响力就上涨了7000多万。

此外,微博超话非常注重互动性,需要时刻保持超话帖子活跃度,“打捞队”应运而生:有粉丝专门负责把超话里评论低于20条的帖子捞上来,号召大家集中评论这些帖子。

此外,两人上热搜的话题类型也有很大的不同。周杰伦和蔡徐坤同为歌手,关于新歌的话题向来都是各自粉丝所关心的,但有趣的是,即使周杰伦只是表态要创作新作品也会引来关注,甚至还有人组建了催他出专辑的话题。

“打榜不仅仅是为了数据好看,它更像是一种身份认同。一群曾经喜欢过同一个偶像的人,一起变相回忆了青春。”一名喜欢了周杰伦十几年的粉丝小佳告诉南都记者。

由于蔡、周双方粉丝刷量巨大,微博曾在21日凌晨出现短暂宕机。

值得一提的是,微博超话的规则是每周一零点积分排名清零,虽然“周杰伦超话”在周日成功登顶,但从次周开始排名又会重新结算。做数据需要耗费大量心力,周杰伦的粉丝们纷纷表示“下周不约”。周杰伦已经成为80后、90后的集体青春回忆,这次集体打榜事件也被定性为“网络世界的中老年人,为青春岁月的奋力一搏”。

此外,两人其他的热搜话题也有明显不同。周杰伦有不少热搜话题都围绕着他的家庭,而蔡徐坤的热搜话题里,争议性内容和广告内容出现较多。

图片 8

微博小号分级售卖

而五月天、陈奕迅、孙燕姿等与周杰伦同期偶像的粉丝,看到周杰伦粉丝的努力也感到瑟瑟发抖:“千万别cue我们家!做数据太累了!我们不行、不想、不可以!”

图片 9

这场突如其来的夕阳红粉丝团营业行动在短短几天内成效惊人。7月21日上午,周杰伦的超级话题登顶微博超话榜首,取代了之前占据第一位长达大半年的艺人蔡徐坤。7月22日凌晨,周杰伦成为第一位超级话题影响力破亿的艺人。

售卖微博账号的卖家给出了一个价目表,全新小号每个0.5元,微博等级较高、注册时间长的账号价格递增,如2013-2016年注册的9-20级老号卖25元一个,2010年注册的9-20级老号价格最贵,一个60元。

引发流量battle

流量明星的唯数据论

图片 10

形成层级和产业链

蔡徐坤被赶超粉丝很不满

让很多周杰伦的粉丝甚至是路人不能理解的是,就算质疑者不太了解周杰伦,为什么会单纯以微博超话排行榜来做评判。

“演唱会一定会去看,专辑一定会去买,但网上打榜的积极性之前不是很高,因为那个年代的追星方式确实不一样。”小夏向南都记者形容周杰伦的粉丝形态时说到。

刷榜APP在粉丝圈的应用非常广泛,刷量的艺人也不只“一条微博一亿转发”的一个两个人,最后甚至发展成了粉丝从组长或者经纪公司领取“刷量”任务,在APP上充值执行,执行完毕后,可以获取礼品。

不过,这场看似其乐融融的打榜大狂欢,却意外引发了一场流量battle。周杰伦的登顶,打破了蔡徐坤蝉联微博超话榜首位一年多的纪录,引起蔡徐坤粉丝的不满和委屈。

“看不懂现在流量明星粉丝玩的这些东西了”,有人这样说。这与流量明星的生存方式有关。一般来说,明星的成名方式是从明星到媒体再到大众,明星要有好的作品才能获得传播,进而被大众所熟知。但流量明星改变了这种模式——从明星直接到粉丝,然后才是大众和媒体,这是流量明星的成名之路。

付出

“超话榜”背后的灰色生意

为周杰伦打榜的不乏凑热闹的路人,粉丝们也将其视为一场新鲜的游戏;但对蔡徐坤粉丝而言,数据和流量却是不可丢失的重要阵地。蔡徐坤粉丝在做数据这件事上是专业的:有专属的数据站,发布各种榜单的打榜教程和互动规则;除了微博超话榜单之外,还要为品牌代言、QQ音乐数字专辑、微博明星势力榜等打榜。自媒体“小声比比”描述:“每个蔡徐坤核心粉丝手上都囤积了大量备用账号,每个账号都有数百积分,专门用于各种活动的应援及应急战备。”为了保持第一、不被对手超越,什么时候该囤积积分、什么时候放出积分,也有明确的战术。

在中国,第一个大获成功的流量明星是鹿晗。2014年8月,凭借破吉尼斯记录的微博评论量,鹿晗瞬间出名,而这1316万条评论正是来自他粉丝的支持。

为维持排名已花1000万

两项关键数据:影响力、粉丝数

在“周杰伦超话”引起话题之前,蔡徐坤的对手是朱一龙、易烊千玺等流量艺人。有蔡徐坤粉丝认为:其他流量粉丝恶意为周杰伦刷数据,以拉低蔡徐坤排名,也有人指责周杰伦粉丝买数据。为什么流量如此重要?一名蔡徐坤粉丝的言论颇具代表性:“如果榜单丢了,那下周营销号还有对家的拉踩稿子就会满天飞,周董很厉害只是不做数据,但我们是流量粉丝数据起家,比不得前辈,真的输不起。”

只要粉丝能制造出够大的流量,明星就能有巨大商业价值。而粉丝制造流量的目的,不是为了向不认识的旁人证明自己的偶像有多厉害,而是以此提高偶像的商业地位,来让偶像获得更好更多的资源。

比起初次号召集体打榜的周杰伦粉丝,对于此前稳坐排行榜第一的蔡徐坤粉丝来说,打榜则是他们追星的日常。

均可以购买

与新艺人不同

这种以流量为重点的明星运作方式,与靠作品说话的传统方式完全不一样。对流量明星而言,没有好作品不可怕,失去了粉丝热度才会要命,他们的明星身份是靠粉丝制造出的声音来维持的。同时,互联网不同于现实生活中的一人一票,一个粉丝可能拥有几十个账号来为自己的偶像持续制造声音,而这一点可以使得明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巨大的流量。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里能短时间内就登顶微博超话榜单,成为顶级流量明星,靠的就是这个游戏规则。

据蔡徐坤工作室公布的数据,其粉丝微博数量已经突破数千万,其中18岁及以下的粉丝数量排名第一,粉丝们自称“iKun”。

记者调查发现,在某些网站及电商平台,有大量卖家出售微博账号,粉丝可以通过购买账号积累积分,刷超话榜影响力;也有卖家表示可以代刷“超话榜”影响力,50元可为偶像刷1000影响力。

流量不影响周杰伦影响力

图片 11

粉丝后援会、数据站、应援站……iKun们阵营庞大,分工明确地为偶像的数据助力。其数据应援行为又可以分为轮博、净化、控评、明星势力榜、超级话题等多个类目。以“轮博”为例,蔡徐坤数据站曾对此详解,即多次转发同条微博,增加转发量,以体现偶像的人气和热度。

几毛钱可买一个微博小号

“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这场狂欢之前,周杰伦超话的数据并不突出,周杰伦本人甚至没有开通微博,但并不影响其拥有极高的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就不仅解释了为何会有人用微博超话排行榜来评判周杰伦,也解释了为什么一些粉丝会买水军来造假数据,没有了声量,一切皆不复存在。

图片 12

批发还能打折

在QQ音乐数字专辑畅销榜上,周杰伦上一张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排名第三,售出113.57万张,其中购买量排行第一的粉丝买了405张。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畅销榜上排名第一的张艺兴《梦不落雨林/NAMANAMA》总共售出97.32万张,购买量排行第一的粉丝共买了1.9万张。周杰伦的数字专辑总销量高但人均购买量低,证明购买人数更多。

为了偶像造假

在此次与周杰伦“夕阳红粉丝团”争夺超级话题榜第一名的鏖战中,iKun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一名iKun告诉南都记者,这几天打榜比平常更热闹,他表示,“喜欢这种感觉,有斗志,有目标。”

在7月20日周杰伦和蔡徐坤的粉丝“打榜战”期间,已有粉丝在微博公布了做数据、购买小号的链接,有粉丝告诉记者,其花几块钱在某网站购买了几个小号,给偶像打了榜。

从2016年至2019年5月,周杰伦的“地表最强”世界巡演总共举办120场。根据2018年中国现场音乐大会的统计,周杰伦在2017年歌手演唱会票房排行榜中位居第二,仅次于张学友。2019年下半年,周杰伦准备开始新一轮巡演,同样一票难求:济南演唱会在7月21日开票不到15秒便全部售罄。出道20年的周杰伦,其商业价值并不需要“流量”来佐证。

蔡徐坤的微博流量,有多少是刷出来的?有不少人做了研究。根据艾漫数据公布的数据,在蔡徐坤声量贡献群体中,有11%是微博水军,但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水军虽然只占了约10%,却在蔡徐坤的声量占比中高达73%。

图片 13

记者点击进入该网站,可发现下单页面,微博小号每个售卖1元至1.5元不等,批发可打七折,还可以添加QQ个性化定制“超话等级号”、“提升超话等级排名阅读量”等商品。

这一波打榜狂欢让“超话”“打榜”“做数据”“营业”等饭圈名词得到了一次全网科普,对于缺少作品积累的新艺人而言,流量和数据是最快捷可以获得的“信赖与实绩”。一位品牌公关对记者表示,品牌十分看重数据:“你投一个艺人,一定希望他的粉丝是有高粘度、愿意把合作信息转出去的。所以起码要求艺人有热度或者认知度。”

图片 14

“根据分差合理抛分,多用新号做,时刻控制分差。”随着周杰伦超话积分的步步逼近,7月20日,蔡徐坤数据站官博连发多条微博,号召粉丝打榜,“大不了熬夜爆肝!”

7月21日,记者登录某电商平台搜索“薇博小h”等类似关键词,找到了多位售卖微博账号的卖家,咨询后一名店家给出了一个价目表,全新小号每个0.5元,微博等级较高、注册时间长的账号价格递增,如2013-2016年注册的9-20级老号卖25元一个,2010年注册的9-20级老号价格最贵,一个60元。

昨天傍晚,人民日报官微发表评论“偶像会发光”:“两名艺人各自拥趸的较劲,虽是娱乐‘游戏’,却映射了时代征候。这不是代际冲突,更无关价值观断裂,而是一场联合致敬,寻找内心深处的寄托。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偶像,一个群体有一个群体的向往,向美好看齐,夯实审美坐标,岁月就无法带走我们的乡愁和坚守。 ”

表格来自《明星流量造假:粉丝主导的不良互动模式与转型路径》Alfred数据室也研究了蔡徐坤微博注水情况。他们统计了102313条转发蔡徐坤微博的数据中,发现有93618条是男粉丝转发的,女粉丝转发量不到10%。再细看这些男粉丝的账户,基本上都是被关注为0、关注为1的无效用户。

图片 15

店家表示,购买微博账号需要登录另外一个网站链接,直接在网站下单购买。记者登录该网站后发现,网页上专门售卖各类微博账号,可在商品名称分类下选择购买账号的种类,比如可选择账号的等级和年限,并选择手机注册账号或邮箱注册账号,单次购买账号数量多则可享受“批发价”,如买10000个账号最低可享受四折优惠。在页面下方,卖家还写明了注意事项,称有的账号可能存在异常、不能使用等现象,售出后账号如果出现异常,不在售后范围。

是谁在用僵尸账户操控流量?明星本人或是其经纪团队都有可能,还有就是粉丝自己主动为明星雇佣微博水军。不止微博注水,粉丝为了偶像而数据造假的行为有很多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就曾出现粉丝锁场的情况。

新号、抛分、囤分……在此次与周杰伦粉丝的打榜争夺中,出现了多个饭圈术语。南都记者获悉,蔡徐坤粉丝建立了多个超级话题,粉丝们可以在其中互相评论互动,积累积分,为主攻超话“蔡徐坤”打榜。除此之外,很多粉丝会日常积累多个备用小号,囤积积分以便在重要的打榜活动中使用。而所谓合理抛分,即不要浪费太多备用积分,只要控制排名稳压对方一头即可。

记者以2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个绑定邮箱的账号,付款后立刻收到一个由数字和字母构成的邮箱账号及密码,凭此成功登录微博后,微博名显示为“用户6983XXXXXXX”,自带头像,关注和微博发布数量均为0,可正常使用微博评论、转发、点赞、打榜等所有功能。

为了防止明星出演的电影因无人购票而被撤下,粉丝在放映前买上1张票,影院就必须如期上映。

“如果蔡徐坤没有更好的资源,我们就让他站在各大榜首的顶峰。”今年16岁的艾坤这样解释粉丝打榜的初衷,她告诉南都记者,数据是粉丝的一种态度。

卖家称可代刷积分打榜

榜单何其多,谁有不服谁

面对周杰伦粉丝的不断追赶,艾坤直言“很着急”,但她也表示,对方粉丝并不是针对他们,输了就输了。“彻底没希望以后,我们就囤积分。”

“上榜”至少需要2000元

打榜之争同时还提出了华语乐坛的一个问题——我们没有一个有公信力的音乐榜单。

7月21日凌晨,一直名列超话榜第二的周杰伦开始反超,并在22日成为首个超话影响力破亿的明星。7月22日上午,多个蔡徐坤粉丝团微博发布联合声明,称蔡徐坤粉丝至此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

除此之外,记者在上述二手电商交易平台发现,也有不少卖家声称可以代刷“超话榜”影响力。

音乐榜单作为音乐流行趋势的“晴雨表”,在欧美、日韩等被用来预测哪首新歌会流行、哪位歌手会成功。

图片 16

一位卖家声称,他有可自动做任务赚积分的“机器人账号”,售价5元一个。按照目前的积分机制,机器打榜一个账号只能积攒24积分,再多容易被官方封号。卖家表示,为避免封号,同时操作的账号不会超过5个,所以一单封顶是120积分,价格25元。

在中国,虽然音乐榜单的数量早已过百,但还没出现过客观、公正的榜单。

蔡徐坤湖南粉丝团官微表示,“不约榜单”是指不要花钱去刻意竞争榜单,但超话、日常的转评赞、反黑控评等都仍然要做。

当记者表示希望大额刷积分的时候,该卖家改口称最多可同时操纵500个机器人账号,一次刷12000积分。在记者试探性地下了25元的单后,卖家表示当天是系统第一天更新,25元可以刷出200积分,随即就开始操作。但记者却并未感受到“机器刷分”的快速,约2个小时后,该卖家发给记者一张179积分打榜贡献的微博截图,称“今天没分了,只能明天继续”。

如果去搜集几家音乐平台发布的2018年年度榜单,并对比各自的十大热门新歌,就会发现重合度相当低。

面对退出榜单竞争的结局,粉丝们怎么看?一名蔡徐坤粉丝告诉南都记者,这既是参考了粉丝意见,也是权衡利弊。她表示,新浪微博的超级话题榜单规则几经变化,规则修改后对粉丝来说很难长期保持排名。此外,新浪榜单名目繁多,其中不少都需要实打实的人民币投入。“以‘明星势力榜’为例,维持榜单排名,很重要的一点是购买新浪的虚拟花赠送,每朵2元,我们已经花了差不多1000万,以后可以拿这笔钱去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南都记者注意到,截至7月22日,蔡徐坤已收到超过519万朵虚拟花。

为了挽留记者的“大单”,卖家又表示可以操作“上榜”,称只要给出自己的微博账号,一周内他可以让该账号冲进粉丝贡献榜前10,每天稳定给偶像贡献120左右的积分,但售价更加高昂,每1个积分卖2元。据此估算,要能够“上榜”至少需要2000元的投入。

图片 17

反噬

资深粉丝透露

尽管国内各大音乐平台也在寻求建立具有公信力的音乐榜单,但要解决粉丝的数据注水问题并不容易。

吴亦凡粉丝越洋打榜被清理数据

有的流量明星会有专门的数据组

粉丝刷榜的力量之大,甚至连国外一些权威的音乐榜也招架不住。2018年11月,吴亦凡的新专辑《Antares》突然霸榜美国iTunes音乐榜,让欧美乐坛十分惊讶,而这背后的推手正是粉丝们。他们为了给自己的偶像吴亦凡庆祝生日,集资数百万元,写了详细的打榜攻略,有组织地去购买专辑刷榜。

虚拟赠花花费上千万,粉丝控评转发过亿,流量时代的粉丝看重数据,但刷榜的“饭圈逻辑”也并不是处处通行。另一流量明星吴亦凡就曾遭遇粉丝疑似刷榜,导致专辑数据被清零。

某明星资深粉丝还向记者透露,有的流量明星会有专门的数据组,负责刷一些平台的流量数据。该粉丝称,加入数据组后,每天会有严格的任务和规章制度,且一般等级的粉丝很难加入数据群,因为加入时不仅会查验账号状态、等级,还要求对接“暗号”,“暗号”内容可能与该明星的个人喜好、习惯有关,也可能毫无关联。

面对刷分,iTunes直接将吴亦凡歌曲的异常数据清除,但在国内比比皆是的注水榜单,可能很难一删了事。就像吴亦凡的粉丝事后质疑时所说,凭什么花钱刷榜不能算数。对于很多平台而言同理,注水的流量也是流量,是需要用户花时间和金钱的。

2018年11月初,吴亦凡的首张个人专辑在全球近246个地区的各大音乐平台上限。短短一周内,专辑中的三首歌一度登上美国iTunes榜前三,但随即掉至100名开外。粉丝在美国音乐平台上大量购买单曲,帮助偶像在美区榜单取得好排名的“打榜”做法一时间引发争议。

记者试图加入某明星的多个“数据群”,但均未通过验证。随后,记者加入了某明星的粉丝群,询问是否可以刷数据后,一人主动私信称可以用软件打榜,还称打榜很简单,“一晚上我给他刷第一没问题”。但此人称不需要付钱,只需“满足我欲望”,多次暗示可通过性交易来达到为明星打榜的目的。群中有粉丝直言,在流量买卖市场存在不少骗局,“有风险,小心被骗”。据澎湃新闻

问题是有音乐才华而没有流量的新人该怎么办?

图片 18

“新科技”助推的黑色产业

周杰伦成名在那个不用刷数据的年代,现在也可以凭着“夕阳红粉丝团”,轻松拿到微博超话的榜首,但对于那些刚出道手里没有资源的新人,他们该如何在这个看数据的时代里脱颖而出?

据悉,早在专辑发行的近半年前,吴亦凡粉丝就启动“海外打榜计划”,集资金额超过百万元,筹钱之外,还有粉丝撰写打榜教程。“粉丝会分工,尽力把数据刷得漂漂亮亮。”一名吴亦凡粉丝曾表示。

制造“一亿转发量”的刷榜APP

此番“打榜”之后,吴亦凡在美国榜单一度“霸榜”。2018年11月5日起,iTunes暂时冻结了美国区榜单以处理异常数据。此后,吴亦凡的名字突然从该榜单上消失,所发专辑的所有歌曲排名也掉出了榜单前100名。

半年吸金800余万元

不少网友吐槽,吴亦凡粉丝在美区打榜,实际上违反了iTunes的游戏规则。而吴亦凡的粉丝则倍感委屈:“真心白银为偶像打榜,难道有错吗?”

记者从饭圈、黑产行业和安全专家等处了解,粉丝经济的强势崛起,催生了大量应援网站、专业软件。

获刑

为满足粉丝浏览、应援、反黑、打榜等需求,各类刷量、应援软件不在少数,比较出名的有星援、阿法狗、西柚三大微博刷量平台,还有超应援、爱应援、星小班这三大刷数据APP,应援利器的超级应援、超级星饭团、应援宝、阿法狗、魔饭生、爱豆等(其中部分已关站、下架,部分仍继续提供服务)。这些灰产、黑产工具和服务的商业模式大同小异,都是利用粉丝们的应援心理谋取利益。

数据造假App半年内吸金800万

6月11日,曾帮助明星制造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星援”APP被查封,记者从微博公司以及警方公布的案情中得知,被抓获的星援APP制作人蔡某某今年仅23岁,他和另外三名员工均是一名女歌星的粉丝,通过粉丝群相识。据他交代,起初制作这个APP是为了给喜欢的“爱豆”应援,增加关注度。随着使用的粉丝越来越多,他开始想着利用这一软件非法牟利。在APP中,蔡某某制作了“明星热度排行榜”,对明星流量进行排名,利用粉丝给“爱豆”刷流量的需求,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

粉丝砸下真金白银的同时,业内也衍生出数据造假的黑灰产业链。

从星援APP的软件介绍中可以看出,它主要解决了轮博(轮博的意思就是轮番发微博,以制造疯狂的数据流量效果)“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解放粉丝双手,2018年7月上线后即备受饭圈喜爱。星援APP的敛财之道也非常简单,只要在这个平台上充值,就可以获得置顶微博的转发服务,充值越多,机器帮忙转发的数量越多;用户充值绑定自己的微博后,便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下绑定多个微博小号;在充值基础上,还有各种积分和荣誉设计,从而引导粉丝进行更多充值去买更多转发。

2018年8月,蔡徐坤的一条微博出现“过亿转发量”,进而引发“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争议。10个月后,这个为“流量注水”的幕后应援App“星援”被北京警方查封。

这个产品在粉丝圈的应用非常广泛,刷量的艺人也不只“一条微博一亿转发”的一个两个人,最后甚至发展成了粉丝从组长或者经纪公司领取“刷量”任务,在APP上充值执行,执行完毕后,可以获取一些诸如签名照片、演唱会灯牌、气球、荧光棒等礼品,形成了严密的层级和产业链,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黑产。 据新快报

2019年6月10日晚,首都网警官方微博发消息称,近日,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将帮助某明星制造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星援”App查封,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已被丰台检察院批捕,另外三名涉案人员警方仍在进一步工作。

微博如何应对“刷榜”

据首都网警披露,该App利用粉丝给明星“爱豆”刷流量的需求,疯狂牟利,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为在粉丝圈内被称为“轮博”。作为应对“轮博 ”方式,新浪微博目前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 ”的显示上限。

正推出各种措施遏制“流量造假”

南都记者注意到,2018年4月,星援App曾被微博安全部门点名,星援App的官方微博也被封禁。随后,星援App转战微信公众号,并回应粉丝称被点名事件是“违规,不违法”。

多维度打击黑产

南都记者从微博官方获悉,2018年11月,微博就星援App刷量一事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2018年12月,北京市公安机关开展侦查取证工作。2019年3月初,专案抓捕组将星援App制作者抓获。

微博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对于“刷榜”行为会进行屏蔽和处理。“针对刷榜我们主要是根据反垃圾的规则处理”,微博表示,“目前,主要针对的是机器批量刷榜的行为”。

6月11日,新浪微博客服中心就星援App被封一事发声称“这是社交媒体行业第一起互联网黑产案,将对互联网行业后续的类似案例提供参考,具有风向标意义,对网络黑色产业也将产生长久的震慑力。”

而对于一个人注册多个微博账号的行为,微博方面表示,允许一个人注册多个账号,但会识别使用行为,如果是用来刷榜,只要被识别出来就会进行处理。那么微博对于“刷榜”如何界定呢?微博方面表示,这是根据很多指标一起来综合判定的,不过主要是针对机器批量行为。

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 实习生 刘珺雅

实际上,微博正在推出各种措施遏制“流量造假”问题。今年1月初,微博调整转发、评论显示方式,转发评论最高显示100万 。微博表示,该调整基于“数据流量造假”。

微博表示,大V账号微博转发和评论涉及数据造假的问题引发了诸多讨论。讨论的范围从对流量明星质疑逐步扩展到行业乱象、粉丝异化、平台责任,直至社会诚信。在微博里,某些大V账号被刷爆的转发、评论数字,实质上反映的是唯数据论、唯流量观的滋长和蔓延。“平台责任不容回避,微博理应对各类作弊行为采取必要措施”。

与此同时,微博还加强了与公安机关的联动、加强了与外部公司的合作,如互换已感染设备信息,从设备角度识别水军设备,多维度打击黑产。今年6月,微博还配合北京警方成功侦破一起利用非法App恶意刷量、流量造假的刑事案件。 据北京青年报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杰伦超话登顶,流量泡沫催生造假

关键词: 新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