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骗3294万买家具,股市大奇葩

作者: 理财保险  发布:2019-08-09

近日,益佰制药(600594,SH)的一则公告将公司实控人窦啟玲推上了风口浪尖。

​文章来源:财经锐眼套现3000万,实控人买家具

图片 1

向上市公司出售自有房产不成,益佰制药又因实控人签虚假工程合同套取公司资金买家具被贵州证监局实施行政监管措施。

公司披露称,贵州证监局在现场检查时发现窦啟玲通过签虚假合同套用上市公司3294.87万元资金,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其弄虚作假的行为引起了投资者对公司财务真实性的疑虑。

在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与实控人之间进行利益输送的案件时有发生,但像益佰制药(600594.SH)这样实控人套取3000万拿去买家具的,估计还是头一份。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图片 2

在窦啟玲涉嫌“掏空”上市公司的背后,是其捉襟见肘的财务窘境,目前其所持益佰制药的股份全部被质押给了海通证券。根据披露的信息,窦啟玲“缺钱”从2014年就有所显现,到2016年、2017年进入爆发期。记者粗略统计,自2016年1月至2018年12月底,益佰制药前后累计发布了45条关于窦啟玲股权质押的公告。

6月11日晚间,益佰制药公告称,公司收到贵州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事情起源于上市公司与实控人之间的利益输送行为。

又一起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典型案例曝光。

套取公司资金买家具

外界不由生疑,窦啟玲通过股权质押融资所得的资金投向了哪里?颇为巧合的是,上述时间线恰好与益佰制药启动肿瘤大健康的时间线高度吻合。那么,该战略是否为窦啟玲“钱荒”的导火索?

图片 3

6月11日晚,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佰制药”)公告透露,因通过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上市公司资金3294.87万元,益佰制药及其实际控制人遭贵州证监局警示。

6月11日晚间,益佰制药公告收到贵州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窦啟玲的女儿、与其为一致行动人的窦雅琪对外投资的100%持股公司,其业务范围在2017年新增了医药、医疗领域;另外一家控股公司则曾先后投资了瑞慈医疗的四家子公司,窦啟玲也在该公司任职数年。

贵州证监局深入益佰制药实地调查发现,公司实控人窦啟玲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虚增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套取公司资金3294.87万。

贵州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套取的这笔资金被安排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收货地址为益佰制药实际控制人窦啟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

贵州证监局通过对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发现,公司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公司资金3294.87万元。其中,套取募集资金1749.07万元,套取自有资金1545.8万元。上述资金被安排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收货地址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窦啟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

图片 4

那么,套取出来的3000万去哪儿了呢?调查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原来,这些资金被拿去买家具了,收货地址是窦啟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

2017年10月公布的胡润中国百富榜数据显示,窦啟玲的财富彼时约28亿元,在全国富豪榜单中排名第1530名。不过,2018年窦啟玲未能再次登上这份门槛为20亿元的榜单。

通过上述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益佰制药2013年虚增固定资产270.93万元、虚增在建工程 1510.49万元,2014年虚增在建工程1513.45万元,导致公司2013年至2018年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不真实。

▲数据公司一季报(注:除备注外,其他股东无质押情况) 邹利制图

在资本市场,上市公司高管套现用于改善个人生活的现象很常见,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买豪宅、买豪车。

经济学家宋清辉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益佰制药通过签订虚假合同套取资金的行为,显然是已经是一种严重的财务造假行为。

鉴于窦啟玲已将套取资金归还,按照《上市公司信息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贵州证监局决定对益佰制药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窦啟玲身家4年缩水超26亿

相比那些买豪宅、买豪车的上市公司高管,窦啟玲的生活档次显然更上一个新台阶。买什么家具需要3000万,笔者想得脑壳疼也想不出来,真的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6月12日,益佰制药董秘许淼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此次被曝光事件发生在2013年和2014年,被套取的资金是在今年归还,但是否有连带归还利息他不太清楚。他还坦言,目前只是收到了行政监管措施,下一步将如何发展不好判断。

同时贵州证监局认为,益佰制药时任董事长窦啟玲、监事王岳华、张林生、财务总监郭建兰主导或参与了上述违法违规行为,未能履行忠实、勤勉义务,对此负直接责任,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 2 号--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证监会公告[2012]44 号)第二条等规定,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决定对上述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益佰制药近日收到的一张罚单成为资本市场的“笑谈”。贵州证监局通过对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发现,公司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公司资金3294.87万元。其中,套取募集资金1749.07万元,套取自有资金1545.8万元。上述资金被安排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收货地址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窦啟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

贵州证监局表示,通过上述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益佰制药2013年虚增固定资产270.93万元、虚增在建工程 1510.49万元,2014年虚增在建工程1513.45万元,导致公司2013年至2018年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不真实。

套取上市公司资金遭警示

“目前相关资金已经全部归还上市公司,没有给中小股东造成损失。未来公司及相关人员也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以及贵州证监局的要求,加强相关法律、法规的学习,进一步提升规范运作意识,完善公司治理制度,不断提高信息披露质量。”益佰制药董秘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回复称。

通过上述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益佰制药2013年虚增固定资产270.93万元、虚增在建工程1510.49万元,2014年虚增在建工程1513.45万元,导致公司2013年至2018年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不真实。为此,贵州证监局决定对益佰制药、时任董事长窦啟玲、监事王岳华、张林生、财务总监郭建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贵州证监局认为,益佰制药时任董事长窦啟玲、监事王岳华、张林生、财务总监郭建兰主导或参与了上述违法违规行为,未能履行忠实、勤勉义务,对此负直接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益佰制药成立于1995年,2004年在上交所挂牌交易,目前主营业务为医药工业和医疗服务。其中,医药工业板块主要为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药品涵盖化学药、中成药和生物药等多个医药细分行业。医疗服务板块则主要包括综合性医院、肿瘤专科医院、肿瘤治疗中心和肿瘤医生集团的运营与管理。

曾计划收购实控人房产

在被曝出通过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前,益佰制药实控人窦啟玲也曾试图将其旗下6处房产高溢价卖给上市公司。去年11月13日,益佰制药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贵州益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拟出资1.62亿元,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窦啟玲及一致行动人、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窦雅琪购买其名下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南路298号睿力上城合计6套房产,作为拟投资设立的民营骨科专科医院经营使用。

鉴于窦啟玲已将套取资金归还,没有给中小股东造成损失,贵州证监局决定对益佰制药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想卖6套房产,要价1.62亿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相关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在6月6日就已在贵州证监局网站发布。6月11日晚,益佰制药才进行公告披露。

在此番被曝出通过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前,益佰制药实控人窦啟玲也曾试图将旗下6处房产高溢价售予上市公司。

益佰制药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坦诚,6套房产的增值率几乎均超过一倍。今年1月,公司称因部分居民对筹建医院有不同反应,决定解除该交易。

实际上,这并非窦啟玲首次从益佰制药谋取私利,去年曾计划把名下房产卖给上市公司旗下子公司。

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贵州证监局检查发现,益佰制药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公司资金3294.87万元。其中,套取募集资金1749.07万元,套取自有资金1545.8万元。通过上述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公司2013年虚增固定资产270.93万元、虚增在建工程1510.49万元,2014年虚增在建工程1513.45万元,导致公司2013年至2018年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不真实。

2018年11月13日益佰制药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贵州益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拟出资1.62亿元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窦啟玲及一致行动人、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窦雅琪购买其名下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南路298号睿力上城合计6套房产。公告披露,窦啟玲与窦雅琪为母女关系。

实控人“积极”变现的背后,是其尴尬的财务处境。目前,窦啟玲股权质押率高达100%。而从2015年至今,公司股价已从最高约37元/股,跌至6月28日收盘价5.25元/股。

去年11月,益佰制药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益佰投资拟出资1.62亿元,收购实控人窦啟玲及其一致行动人窦雅琪名下的6套商品房,用于成立骨科专科医院。

贵州证监局表示,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2号--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证监会公告〔2012〕44号)第五条等规定。

彼时公告显示,本次收购房产是因益佰投资拟投资设立民营骨科专科医院,为满足医院经营需要,购买6套房产作为新医院经营用。并明确“经过调研评估,该等房产所处位置、面积、建筑结构等适合建设医院,购买该房产能减少建设周期,加快医院投入运营进程,规避租用房产带来未来房租上涨或不能续租的风险,因此本次关联交易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对公司的独立性不会产生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粗略统计,自2016年1月至2018年12月底,益佰制药前后累计发布了45条关于窦啟玲股权质押的公告。2013年12月,窦啟玲将其持有的益佰制药无限售流通股2850万股质押给海通证券,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融资业务。到了2014年5月,该笔质押到期回购,不过窦啟玲办理了延期购回。2015年5月、2015年8月其又两次对该笔质押办理延期回购,直到2016年7月19日、7月21日才将部分股权全部解押。

评估报告显示,窦啟玲和窦雅琪6套商品房的买入价格合计7200万元,若按益佰投资给出的交易价格1.62亿计算,6套商品房增值超9000万,增值率高达125.49%。

鉴于窦啟玲已将套取资金归还,贵州证监局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决定对益佰制药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要求益佰制药加强法律法规学习,增强合规守法意识,加强内控管理,提高规范运作水平,确保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充分保障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不过上述交易随即收到上交所闪电问询,要求公司结合业务发展方向和现有业务情况说明设立骨科专科医院的主要考虑及其必要,是否存在为本次关联交易设置项目的情形。随后益佰制药也在公告中坦诚,结合周边房产交易情况,上述6套房产的增值率几乎均超过100%,最高增值率达163.3%。

引人关注的是,这笔股权并未“自由”多久,解押当天窦啟玲便又将这部分股权质押给了海通证券、海通投融宝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事实上,2016年及2017年间,窦啟玲的股权质押情况基本处于“连轴转”的局面,当天解押当天再质押、拆东补西轮番上演。

图片 5

与此同时,贵州证监局还对益佰制药时任董事长窦啟玲、监事王岳华、监事张林生、财务总监郭建兰等4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你们分别作为公司时任董事长、监事、财务总监,主导或参与了上述违法违规行为,未能履行忠实、勤勉义务,对此负直接责任。” 贵州证监局要求这些高管加强法律法规学习,增强合规守法意识,忠实、勤勉履行职责。

2019年1月5日,益佰制药进一步公告表示,由于在公司筹建医院过程中,部分居民有不同反应,公司本着谨慎性原则,经与关联人窦啟玲和窦雅琪协商一致,双方决定解除关于购买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南路298号睿力上城合计6套房产的《资产转让协议》。

在2016年11月以前,窦啟玲的股权质押对象包括国泰君安、华能国诚信托、海通证券,之后便仅有海通证券一家。

值得一提的是,按1.62亿交易价格计算,6套商品房的成交均价为2万元/平方米,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当时周边写字楼成交均价约1万元/平方米。

实控人曾欲将房产卖上市公司

两度延期回复年报问询

事实上,透过近年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也能看出窦啟玲的财富今不如昔。

为了凑足买房款,益佰制药甚至不惜挂牌转让旗下子公司淮南朝阳医院53%的股权,转让价格不低于6.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窦啟玲还曾因为欲将名下6套房产卖给上市公司引发关注。

实控人“积极”变现,是在高企的平仓压力下。

根据胡润百富榜,2015年、2016年及2017年,窦啟玲的财富值分别为46亿元、32亿元、28亿元,排名分别为第828位、第1296位、第1530位。到了2018年,窦啟玲则根本未上榜,而该榜单最末位的财富值为20亿元,这也意味着,窦啟玲的身家已经低于20亿元。

图片 6

2018年11月中旬,益佰制药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益佰投资拟投资设立民营骨科专科医院,为满足医院经营需要,益佰投资拟出资人民币1.62亿元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窦啟玲及一致行动人、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窦雅琪购买其名下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南路298号睿力上城合计6套房产。

目前,益佰制药实控人窦啟玲股权质押率高达100%。而自2015年至今,公司股价已从最高约37元/股,跌至今日收盘价仅5.18元。

除实控人外,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也不乐观。益佰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末,公司流动负债合计19.36亿元,非流动负债合计5.81亿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14亿元,同比减少68.57%。“现金流净额出现大幅下降,说明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申银万国一位分析师表示。

2016年,益佰制药花费6.1亿买入淮南朝阳医院53%的股权,这是公司完善“聚焦大肿瘤”战略的重要一环。去年上半年,淮南朝阳医院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3762.3万。

彼时公告显示,这6套房产均坐落于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南路298号,建筑面积共计8220.15平方米。房屋的权利性质为市场化商品房,登记用途为商业服务。以此计算,每平米房价约为2万元。

图片 7

益佰制药实控人投资之谜

在持有两年后,益佰制药给出的转让价格相较买入价格仅溢价8.2%,年均收益率仅4.1%,远低于10%的年均收益率。

根据评估报告,这6套商品房的原始购买金额共计7200万元,4套为2011年11月购买,2套为2015年4月购买。若按照1.62亿元价格出售,窦啟玲和窦雅琪获得收益为9000万元。6套房产中有一套增值率为53%,其余5套增值率均超过130%,最高的一套增值率甚至达到163%。

除实控人外,上市公司财务状况也不乐观。

令投资者好奇的是,窦啟玲通过股权质押融资的资金到底投向了哪里?

益佰制药这么急吼吼地要把正在盈利的淮南朝阳医院卖掉,难不成是为了收购实控人名下6套房产?然后去组建一家根本无法保证未来盈利的骨科专科医院?

这笔交易在受到广泛质疑的同时引发上交所问询。2018年11月16日,益佰制药在一份补充公告中回应了问询函,就新建骨科专科医院基本情况及必要性、交易定价合理性等进行了回复说明。

益佰制药2018年年报也显示,截至当年末,公司流动负债合计19.36亿元,非流动负债合计5.81亿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14亿元,较上年末大笔减少逾4亿元。

除了益佰制药,窦啟玲在外仅有一家投资公司——北京中宏金伦绿色资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营技术开发、投资管理等,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倪学林,倪学林、窦啟玲、冯立亮、兰州大得利生物化学制药有限公司、解天骏、王元兵分别持股30.70%、29.82%、13.16%、8.77%、8.77%、8.77%,窦啟玲为第二大股东。公司由倪学林担任董事长,刘扬、贺佳担任监事,对外投资了广州市思慧电脑信息技术有点公司。

更蹊跷的是,在益佰制药2018年半年报中,对这家即将设立的骨科专科医院只字未提。到底是益佰制药一时兴起,还是得到实控人授意?外界不得而知。

最终,这笔交易在今年1月初宣告终止。益佰制药公告解释称,在公司筹建医院过程中,部分居民有不同反应,公司本着谨慎性原则,经与关联人窦啟玲女士和窦雅琪女士协商一致,双方决定解除房产转让协议,骨科医院将重新选址。

作为老牌医药企业,益佰制药2013年开启大举扩张模式后,也逐步跌入了亏损泥潭。

单从股权关系上看,公司似乎并无疑点。窦啟玲的出资时间也早在2004年11月。

此事引发资本市场热议,益佰制药最终决定终止向实控人购买房产的关联交易,一场闹剧狼狈收场。

有意思的是,这笔交易告终后,益佰制药新建骨科医院的事情似乎也陷入了停滞,从今年1月至今,益佰制药就此事未曾披露过进展。

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83亿元,同比增长1.98%;净利润亏损7.24亿元,同比下滑329.18%。根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商誉原值18.85亿元,本期计提商誉减值10.19亿元,其中女子大药厂商誉原值4.82亿元,前期已经计提商誉减值446.57万元,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3.6亿元;中盛海天商誉原值6.05亿元,前期未计提商誉减值,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4.86亿元。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窦雅琪的对外投资公司有一些疑点还待揭开。

图片 8

董秘称后续发展不好判断

对此,5月13日益佰制药公告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女子大药厂、中盛海天等相关公司初始商誉确认的具体计算过程及相关依据,收购子公司业绩承诺情况,产生商誉以来报告期各期主要财务数据;收购以来历次商誉减值测试过程。

窦啟玲与窦雅琪互为一致行动人,二者为母女关系。窦雅琪对外投资公司中,有一家100%持股的贵州华城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原本的主营为销售钢材、水泥、矿产品、建筑装饰材料、计算机及耗材、服装鞋袜等。历史档案显示,窦雅琪于2015年8月18日取代了原股东进入公司。

巨亏超7亿,实控人和上市公司都缺钱

丑闻曝光的背后,是益佰制药去年业绩的断崖式大跌。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益佰制药营收38.8亿元,同比略微增长了1.98%;但其净利润却由2017年的盈利3.87亿元骤然变成了亏损7.25亿元;扣非净利润更是由盈利3.37亿元变为亏损7.72亿元。

根据年报,2016年至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分别为60.11%、67.47%、48.63%。公司本期资本化研发支出7266.93万元,但内部研发无形资产和开发支出新增额均为0。此外,开发支出中的芍甘片技术、元香乳凝技术和元香乳凝技术期初余额共计1713万元,新增额为0。

此外,华城实业还拥有贵州华城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城大酒店)50%股权,该酒店为一家商务型酒店。企查查显示,华城大酒店在2018年7月被贵州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届满3年仍未履行”名单,属于严重违法。

在益佰制药与窦啟玲频繁进行利益输送的背后,是上市公司与实控人真的很缺钱的悲惨现实。

益佰制药去年发生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系大幅计提商誉减值,商誉为益佰制药公司历次收购子公司形成。据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商誉原值18.85亿元,本期计提商誉减值10.19亿元。

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公司各研发品种名称,所处阶段,累计研发投入,报告期内研发投入及资本化处理情况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窦雅琪进入近2年后,华城实业的主营业务范围于2017年4月进行了修改,新增了“医疗机械管理服务、医疗项目投资、医疗技术咨询、技术转让、健康咨询服务、健康养生服务、医疗器械的代理及销售”。

去年12月,益佰制药公告称,公司实控人窦啟玲及其一致行动人窦雅琪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6%,而窦啟玲个人持股已经100%质押。

今年5月12日,益佰制药收到上交所发出的年报问询函。上交所要求益佰制药进一步补充披露关于商誉及商誉减值、行业经营和财务情况、在建工程、无形资产等方面情况。不过,截至到6月11日,益佰制药已经两度公告延期回复问询。

截至发稿,益佰制药已两度公告延期回复问询,目前尚未对上交所提问给予回复。

一家原本与医药行业完全不搭边的公司为何突然做起了医药生意?

图片 9

种种迹象显示,益佰制药实控人窦啟玲的资金状况已捉襟见肘。根据益佰制药2018年一季报,窦啟玲持股数约为1.85亿股,占公司总股份比例23.42,股权质押的比例为100%。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益佰制药的股价总体呈单边下跌趋势,2017年年初,其股价还超过20元,截至6月12日中午收盘,益佰制药股价报5.04元。

此外,窦雅琪还对外投资了贵州赛格赛思投资有限公司,窦雅琪持有其60%股份,另外40%股份由自然人叶皓泽持有。引人关注的是,这家公司也与益佰制药的主业有一定关联。

在此期间,益佰制药股价一路下行,到2018年末跌至年内新低4.55元,相较历史最高价37.48元,股价缩水近九成,平仓风险犹如箭在弦上。

对于益佰制药来说,此次丑闻的曝光令其更加麻烦缠身,财务造假对投资者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同时也是监管层不会容忍的行为。“从此次事件目前的监管力度来看处罚有些过轻,还需进一步加大处罚力度。”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

企查查显示,赛格赛思投资了瑞慈医疗的多家子公司。包括北京瑞慈瑞泰综合门诊部有限公司、南京瑞慈瑞星门诊部有限公司、上海瑞慈瑞锦门诊部有限公司、上海瑞慈瑞鑫门诊部有限公司,投资时间分别为2016年1月、2015年4月、2015年9月、2015年9月,持股比例均为10%。巧合的是,这一时间线与益佰制药提出打造肿瘤医疗战略的时间线几乎一致。不过这部分投资在今年1月和2月已全部退出。

图片 10

6月12日,益佰制药董秘许淼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法对行政监管部门的行为进行评价。“我们现在只是收到了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至于说下一步会怎么发展,我们不好去判断。”

瑞慈医疗于2016年在香港上市,上市首年获得5892.4万元的盈利后,公司便深陷亏损泥淖。2017年、2018年公司分别亏损6216.6万元、5383.6万元。窦雅琪控股的赛格赛思的投资收益几何尚不可知。

为化解质押股爆仓危机,窦啟玲将2018年11月、12月将到期的三笔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进行了延期,更是急着把名下房产卖给上市公司套现“补窟窿”。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此外,赛格赛思还曾投资了贵州省德恒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该公司的还有益佰制药的郎洪平,分别持股40%、10%,二者在2014年8月同时退出了该公司。

而多次配合窦啟玲套现的益佰制药,公司基本面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去年因巨额商誉暴雷,直接导致公司净利亏损超7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窦啟玲与赛格赛思也有关联。在2017年12月到2019年4月,其在该公司担任监事、执行董事职位。

据益佰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8.83亿,同比微增1.98%;归属净利润-7.25亿,同比骤减287.21%。

与上市公司实控人互为一致行动关系人的股东,其对外投资的控股公司的经营范围、以及投资领域与上市公司的业务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合,这是否属于同业竞争?

图片 11

对此,西南证券注会分析师何强表示,同业竞争理论上指的是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企业的主营与上市公司的主营重合,一致行动人只是跟随实际控制人的意见表决上市公司,但在界定同业竞争上也要从实际情况来看,比如与实际控制人的关系,如果是母女关系就有比较大的嫌疑,从严监管就属于同业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益佰制药近十年来首次亏损,而导致净利巨亏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8年末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

另外一名分析师则表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管对外投资公司的主营业务与上市公司的主营有协同性、或高度重合,还需要注意双方有无业务往来,应避免滋生利益输送。不过从目前的公开资料中,记者并未查证到上述公司与益佰制药存在业务往来。

截止2018年末,益佰制药账面商誉高达18.85亿,期末计提商誉减值10.19亿,计提比例高达55%。

此外,窦雅琪的资金状况也不容乐观。工商档案显示,窦雅琪持有的赛格赛思的全部股权在2014年10月已质押给了南充市商业银行贵阳分行,出质股权数额为120万元,目前仍未解押,尚在有效期。

而截至2018年末,益佰制药账面货币资金5.51亿,同比下降52.74%;公司账面短期借款近10亿,货币资金根本无法覆盖短期借款,债务危机如影随形。

对于相关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益佰制药发送了采访提纲,不过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此外,截至2018年末,益佰制药销售费用19.32亿,占营业收入的49.76%。而近年来益佰制药的销售费用在总营收中占比一直维持在50%上下,几乎是行业平均值的2倍。

在2018年年报中,益佰制药称公司销售费用主要用于学术推广、营销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和差旅费,其中市场费用达17.33亿,占总销售费用的89.73%。

实际上,由于药企性质及制药行业销售情况多与政府、医院采购相关,医药公司的销售环节也是行贿案的高发区,益佰制药销售费用高企引发外界质疑。结语

以上种种表明,益佰制药和实控人窦啟玲已经捉襟见肘,资金链相当紧张了。

但是,令人费解的是,今年4月30日,益佰制药公告称,公司将拿出5亿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图片 12

在益佰制药2018年账面货币资金只有5.51亿的前提下,公司竟然要拿出5亿买理财,这是要放弃生产的节奏吗?

益佰制药高昂商誉利剑已经落下,而销售费用居高不下也饱受非议,如今又曝出实控人从上市公司套现3000万买家具这档子事儿,你还见过更奇葩的公司吗?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骗3294万买家具,股市大奇葩

关键词: 新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