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死亡之海变富裕文明的生态绿洲,分享给世界的

作者: 理财保险  发布:2019-08-08

图片 1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开幕式侧记

图片 2

会议现场。

图片 3

各国参会代表合影留念。

图片 4

观看大会宣传片。

图片 5

志愿者用最美的微笑迎接各国参会代表。

 
  初秋,广袤的鄂尔多斯大地依然绿韵飞扬。9月6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市隆重开幕,这座城市再次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196个缔约方代表团及相关国际组织、民间组织代表、嘉宾及部分国家元首约2000人出席盛会,他们既带来了全球各地荒漠化防治的新思路,也带来了世界人民对大会的殷切期望。
  这是一片热情的土地。鄂尔多斯敞开怀抱,迎接四海宾客,共享绿色盛宴。在大会主会场,顶部以蒙古包穹顶为主题造型,以16条五彩哈达托起大会会标,象征东道国以哈达为礼盛情欢迎五大洲朋友。各缔约方代表将在这里畅所欲言,就防治荒漠化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携手防治荒漠,共谋人类福祉”,主要任务是围绕联合国确立的“到2030年实现全球土地退化零增长”这一重大目标,讨论一系列重大政策性议题,推动形成《公约新战略框架》等5项成果,包括各缔约国提出本国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的国家自愿目标和行动计划。
  大会还将发布《鄂尔多斯宣言》,体现大会共识和“生态文明”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将我国荒漠化防治成功经验和治理模式转化为国际语言纳入宣言。同时,利用大会平台,邀请“一带一路”沿线荒漠化严重的国家,共同协商在《“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共同行动倡议》框架下建立合作机制,加强信息共享交流,共同推动“一带一路”荒漠化防治。发布《全球防治荒漠化青年倡议》,倡导和鼓励全球青年增强生态意识,为荒漠化防治贡献力量。
  这是一场绿色的盛宴。在会议现场,鄂尔多斯荒漠化治理的一部短片,让在座的与会代表深受震撼:让家园铺满绿色,是鄂尔多斯人始终如一的执着追求。
  中国八大沙漠之一的库布其沙漠和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地“盘踞”在鄂尔多斯北部、西南部,占据着鄂尔多斯48%的土地面积;还有48%的土地是砒岩裸露区和干旱硬梁区……作为“全国生态最为脆弱的地区”,土地荒漠化成了鄂尔多斯几代人挥之不去的切肤之痛。鄂尔多斯的生态文明建设,在最初更像是一场倒逼之旅。
  关山阻碍,并没有挡住鄂尔多斯人向往绿色的脚步。截至2016年底,全市森林资源面积达到了3480万亩,森林覆盖率和植被覆盖度分别达到26.7%和75%以上,较2000年分别提高14.54个和40个百分点。据全国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结果显示,10年间全市荒漠化土地面积减少580.8万亩,沙化土地总面积减少42.69万亩。目前,境内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治理率达到70%和25%,重点治理区生态得到明显改善。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国家森林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文明城市……一份份荣光可鉴的证书是对鄂尔多斯人汗水的最好回报。
  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说:“库布其治沙模式体现出中国政府对环境治理的重视力度和在沙尘暴治理方面的积极探索,值得世界借鉴。”这样先进的治沙经验和成功实践也是本次大会落户鄂尔多斯市的重要原因。
  这是一次催人奋进的大会。本次大会不仅令长久奋斗在防沙治沙战线上的人们备受鼓舞,更是全球荒漠化治理的一个新起点。通过本次大会,防治荒漠化的鄂尔多斯模式将走向世界,与世界共享绿色经济。(记者  施佳丽)
  【会外反响】   当好东道主 为盛会增光添彩
  康巴什区园丁社区居委会主任额尔德尼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我们鄂尔多斯正式开幕。作为鄂尔多斯人,我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额尔德尼激动地说。
  额尔德尼告诉记者,他用手机微信关注了很多当地的媒体公众号,方便了解全市正在发生的好事大事,把老百姓关心关注的身边事及时分享给他们。“去年十月,我就把这次大会将在咱这里举行的好消息转发到了居民群,大家纷纷点赞,因为这是对我们一代代鄂尔多斯人治沙植绿成果的一种认可。”
  他还兴奋地说,“经过近一年的精心筹备,我们的城市以最美的姿态迎接世界各地嘉宾的到来。康巴什绿化景观高低错落、树花相间,千亭山脚下,花海芬芳,蜂蝶飞舞。晚间,炫目的灯光秀、丰富的文艺演出和群众活动是人们消夏的好方式。我们社区的文艺志愿服务队特别积极,结合今年的大会编排了新节目,作为鄂尔多斯人,我们都要有当好东道主的意识,为盛会增光添彩。把我们鄂尔多斯一代又一代治理毛乌素沙地、库布其沙漠,添绿造福人类的治沙造林人的杰作自豪地展现给全世界。”
  鄂尔多斯遗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邢小君
  “看到《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开幕,心里特别高兴。”身为林业人的邢小君特别感慨。
  他告诉记者:“1984年我就到鄂尔多斯林业局工作,局里要求不管是哪一行哪一岗都要把植树治沙当成头等大事,近30年我看着我的前辈我的同事我的后辈前仆后继与荒漠做斗争,今天鄂尔多斯森林覆盖率和植被覆盖度分别达到26.7%和75%以上,境内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治理率达到70%和25%,从一锹一铲到机械化作业,从倾力付出到高效益林沙产业遍地开花,不毛之地已经变成了沃土,现在沙子再也不能欺负我们了。今后我们会守住根本、捍卫成果,在保护现有成果的基础上让鄂尔多斯的生态更具有多样性。”(《鄂尔多斯日报》记者 吴檳廷 王亦然)
  舞动在会场的“志愿蓝”
  9月的鄂尔多斯市秋高气爽,碧空如洗。《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正在这里举行。进入会场,参会者的目光立刻被随处可见的“志愿蓝”吸引,那是一个个身着蓝色志愿服的志愿者们,本次大会上他们以乐于奉献、昂扬向上的风采,将最美丽的笑容、最优质的服务奉献给每一位参会者。
  “开幕式在B馆,您从这个门出去一直往前走就到了。”来自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大二学生王瑞琪正热情地用流利的阿拉伯语给外宾指路,“因为大部分参会者是第一次到这个场馆来,不熟悉路,所以在会前培训中我们着重对会场进行了踩点,要做到对基本设施位置心中有数。”王瑞琪告诉记者,除此之外,他们还要进行外事外交基本知识学习、国际礼仪、外事安全和消防知识等相关培训,提高自身整体素质。
  来自内蒙古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李欣怡在会场除了认真服务外,还有内心满满的骄傲和自豪,“我不仅是一名志愿者,也是一名鄂尔多斯人,会前培训期间我们特意去了一趟达拉特旗乌兰乡的恩格贝生态旅游区,在那里植了树,看到原来的荒漠变成了绿洲,让我由衷感到家乡能够举办这样一场国际盛会是当之无愧的。”
  据了解,本次大会志愿者共2210名,分别来自北京、浙江、陕西、福建等各省市。其中还有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的133名擅长法语、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等小语种专业志愿者们,他们将分别投入到大会咨询、引导、翻译、讲解、陪同等各项服务工作中。(记者 李晗)
  【花絮】   各国代表为中国防治荒漠化成就点赞
  9月6日下午,在《筑起生态绿长城》——中国防治荒漠化成就展上,科特迪瓦代表夸库·吉恩举起一杯鄂尔多斯本地产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味道好极了。”他赞叹道。
  在《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期间,各缔约方代表不仅关注中国在防治荒漠化问题中取得的成就,更是对中国发展沙产业所生产的饮料、食品产生浓厚兴趣。夸库·吉恩说:“我是第一次来中国,这次展览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在参观时我发现,很多食物、饮料都是中国在治理荒漠化的同时,运用科技成果转化而来。这让我觉得非常神奇。在治理全球荒漠化问题中,我们需要向中国学习,因为中国在这方面超出我们国家很多,希望今后各国可以共同防风治沙,一起解决这个全球性问题。”
  除了红酒,沙地里产出的沙棘汁、油莎豆等也备受各国代表的喜爱。他们一边品尝,一边详细询问这些产品的生产制作过程、植物种植技巧等,并频频为中国防治荒漠化成就点赞。(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赵静)

  目前全球荒漠化面积已达到3800万平方公里,占陆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遍及110多个国家,并且以每年5万-7万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相当于每天损失掉一个爱尔兰的国土面积。有10亿人口因荒漠化而难以保证温饱,因沙尘暴虐而田毁人亡的事件屡见不鲜,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400多亿美元。
  为使荒漠化防治引起世人关注,早在上世纪90年代,联合国大会就制定通过了《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并从1995年起把每年的6月17日定为“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旨在进一步提高世界各国人民对防治荒漠化重要性的认识,唤起人们防治荒漠化的责任心和紧迫感。自第一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至今,保护人类自己的家园、加快治理荒漠化已成为世界各国共同的使命,更成为国际科学研究的前沿领域。
  世界每个国家都在积极研究、不断探讨治理荒漠化的对策和措施,并积累了丰富经验和模式。美国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制定了专门的法律,通过政策扶持鼓励私有土地者种草植树,有效地遏制了土地荒漠化的急速扩展;印度利用卫星编制了荒漠化发生发展系列图,开发了一系列固定流沙的新技术;以色列在被世人视为地球癌症的荒漠地区,采用高技术、高投入战略,合理开发利用有限的水土资源,创造出了高产出、高效益的辉煌成就。在2012年“里约 20峰会”上,联合国荒漠化防治公约组织提出了“到2030年实现全球荒漠化土地零增长”的目标。
  中国荒漠化防治概况
  中国是世界上为荒漠化防治最早立法的国家,也是全球遭受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荒漠化土地面积为263.62万km,占国土面积的27.46%,每年因风沙危害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540亿人民币。植被退化、土壤沙化、沙尘飞扬袭扰着我国大部分地区,18亿亩耕地红线岌岌可危。特别是土地荒漠化导致我国西部生态脆弱、人口贫困、经济滞后,有4亿人口受到荒漠化的影响。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相继实施了三北工程、天保工程、退耕还林和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大型生态工程,到2000年后,我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趋势才得以扭转,从整体上实现了由“沙逼人退”到“人逼沙退”,沙漠化土地年均减少1717平方公里的历史性转变。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首次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将生态文明建设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放在同等重要位置,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和世界荒漠化防治事业的进程。2012年,中国政府制定了《全国防沙治沙规划(2011-2020年)》,并提出到2020年要完成全国可治理沙化面积的50%,20万平方公里的目标。
  内蒙古防治荒漠化概况
  内蒙古自治区是中国土地荒漠化最为集中、最为严重的省份之一,全区土地总面积118.3万平方公里中,荒漠化土地就占52%。中国八大沙漠中就有四大沙漠在内蒙古,分别是巴丹吉林沙漠、乌兰布和沙漠、腾格里沙漠和库布其沙漠。中国四大沙地全部集中在内蒙古,分别是毛乌素沙地、浑善达克沙地、科尔沁沙地和呼伦贝尔沙地。内蒙古自治区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荒漠化防治和生态文明建设,把生态建设当作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相继出台了禁牧休牧、划采轮牧和“谁治理、谁所有、谁受益”的林业驱动政策,调动全民治沙绿化的积极性,实现了森林面积、蓄积持续“双增长”,荒漠化土地、沙化土地面积“双减少”。新时期,内蒙古提出了“8337”发展战略,将构筑北方安全生态屏障作为重要内容,进一步推动了内蒙古生态文明建设。
  鄂尔多斯防治荒漠化概况
  鄂尔多斯属半干旱向干旱过渡地带,是中国荒漠化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横亘境内。长期以来,鄂尔多斯市沙化土地和硬梁干旱丘陵区占全市土地面积96%,(48%沙化土地和48%丘陵),而且是“十年九旱”。近年来鄂尔多斯市在推动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高度重视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始终把生态建设作为最大的基础建设,作为惠及百姓的重要举措,把发展问题与环境问题统筹考虑,积极调整生态布局、人口布局、种养结构、畜牧业方式和资金投入方式,大力实施退耕还林,退林还草等一批重点工程,探索多样化生态补偿办法,初步走出一条生产发展、生活改善、生态恢复的多赢之路。鄂尔多斯沙漠治理率达到70%,植被覆盖率提高到75%,全市绿化面积达到了90%。
  库布其沙漠概况
  库布其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北部,距北京正西侧直线距离800公里,也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之一,十几年前这里的沙尘一夜就可以刮到北京城。
  20多年前这座沙漠的状况是“五个没有,两个很少,一大泛滥”——即没有植被、没有出路、没有医疗、没有通讯、没有文化,牧民收入很少、沙漠降雨很少,沙尘暴泛滥。生活在这里的十几万老百姓常年饱受风沙之苦,沦为生态难民。
  20多年来,中国亿利资源企业联手当地10多万沙区民众,探索出一条“沙漠可持续公益商业治沙模式”的发展之路,通过“市场化、产业化、公益化”治沙机制和“生态工程治沙、生态移民治沙、科学技术治沙、产业开发治沙”等治沙方式,绿化沙漠5153平方公里,控制荒漠化面积10000多平方公里,大规模培育和发展了沙漠天然药业、沙旱生态科技实业等极具发展潜力的沙漠生态经济产业,带动10多万沙区农牧民走出沙漠,过上了富裕文明的生活,让一座昔日死亡之海的库布其沙漠变成了富裕文明的生态绿洲,走出了一条“治沙、生态、民生、经济”平衡驱动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中国库布其沙漠已成为全球荒漠化防治和沙漠生态经济发展的风向标。

内蒙古库布其沙漠的穿沙公路两侧绿意葱茏。近年来,内蒙古实现森林覆盖率、草原植被盖度连续“双提高”,荒漠化、沙化土地持续“双减少”。 新华社记者 邓 华摄

下图 治理前的北京怀柔潮白河流域。

全球荒漠化以每年7万平方公里的增幅迅速扩张,110多个国家和地区、10亿人口深受其害。中国作为世界上荒漠化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有荒漠化土地261.16万平方公里,然而,经过艰苦卓绝的治理,沙化土地面积连年持续缩减。尤其是最近5年,中国沙化土地面积平均每年净减1980平方公里,成为世界生态建设史上的奇迹。

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功实践,国土绿化和防沙治沙工程不断推进,治沙科技成果不断涌现,我国实现了从 " 沙进人退 " 到 " 绿进沙退 " 的历史性转变。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召开前夕,中国因扭转荒漠化趋势,被世界未来委员会与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授予“未来政策奖”。中国荒漠化防治成就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中国荒漠化防治政策被世界未来委员会与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列入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土地退化最佳政策之一,为全球生态治理贡献了“中国方案”和“中国经验”。

图片 6

根治沙害攸关生死

上图 治理后的北京怀柔潮白河流域。

绿杨排排,沙柳丛丛,一望无际。这可是库布其沙漠?!

蓝天之下,沙柳丛丛,绵绵无际。置身绿海之中,很难相信这里就是昔日寸草难生的毛乌素沙地。

没错,这就是曾经黄沙漫漫、寸草难生的库布其大沙漠。

6 月 17 日,第 25 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举行。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选择在此召开会议,别有深意。

如今,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的库布其大沙漠,植被覆盖度已达53%,成为名副其实的绿洲。

森林覆盖率由 9% 提高到 23%

“我看到了人类可以把沙漠变成一个绿洲,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中国库布其把噩梦变成愿景,变成充满快乐、希望的明天。”眼前的景象,让希腊前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赞叹不已。

25 年前,联合国大会通过了防治荒漠化公约,开启了各国携手防治荒漠化的新征程。

库布其沙漠曾经是怎样的情形呢?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道图村的格什朝格图记得,以前遍地是黄沙,风裹着流沙遮天蔽日。吃完一碗面,碗底就能积上半寸沙。去镇上买根针,需要在沙漠里走一整天。刚结婚时,为了盖房子,他牵着骆驼,去40里外驮砖,整整驮了半个月。

25 年来,国际社会在公约框架下为解决荒漠化问题进行了不懈努力,取得了重要进展。在此基础上,《联合国 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了到 2030 年实现全球土地退化零增长的目标。

“内蒙古是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最集中、危害最严重的省区之一。”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说,“这里有五大沙漠、五大沙地,荒漠化土地面积占自治区面积的一半以上。”

然而,全球荒漠化仍以每年 7 万平方公里的增幅扩张,全球超过 25%的土地出现荒漠化与退化,有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15 亿人口长年饱受沙害之苦。土地荒漠化直接危及全球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加剧饥饿与贫困,对地区及世界和平与稳定构成严重威胁。

上世纪80年代,内蒙古沙化面积高达23%,60%的农田和38%的草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沙化。鄂尔多斯则是沙化重灾区,全市45%的土地已沙化,每年40%的农田因风沙毁种,20%的农田绝收。

" 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到 2050 年,全球将有 7 亿人因土地退化和气候变化而流离失所,全球农作物产量将下降 10%,生物多样性将下降 40% 左右,数百万个物种将灭绝。"6 月 17 日,在第 25 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副执行秘书普拉迪普 · 蒙珈忧心忡忡地说。

不独是内蒙古,整个“三北”地区,是我国土地沙化最严重的地方。当时“三北”地区森林覆盖率只有5%左右,沙尘暴频发。“一夜过后,沙子就埋了门窗、堆满房顶,有人不小心顺着沙丘走上自家屋顶摔断了腿!庄稼毁了,房子没法住了,只能搬家。这就是‘沙进人退’。”回忆起儿时的生活,来自内蒙古杭锦后旗农民家庭的张建龙记忆犹新。

普拉迪普 · 蒙珈曾多次来到中国,深入内蒙古、宁夏、甘肃和贵州等地实地调研中国在土地退化治理方面的成功实践。他亲眼看到,在过去的几十年内,中国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时的 9% 大幅提高到目前的近 23%,土地荒漠化趋势得到有效逆转,7000 多万依赖退化土地生活的农民实现了脱贫。

中国作为世界上荒漠化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27%的国土面临荒漠化,4亿多人口深受沙害之苦。

" 还有什么地方比呼和浩特更适合召开这次大会呢?在这座‘蓝色之城’里,我们可以享受蓝天绿草的纯净和永恒,享受这独特而和谐的文化、民族与自然的融合。" 普拉迪普 · 蒙珈颇有感慨地说。

直到上世纪末,我国荒漠化面积仍在持续扩大。全国监测数据显示,2000年以前,我国沙化土地呈扩展态势:第一个监测期年均扩展2460平方公里,第二个监测期(1995年至1999年)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全国还有31万平方公里土地具有明显沙化趋势,如果保护利用不当,很有可能成为新的沙化土地。

治沙成果世界公认

根治沙害,刻不容缓!

中国是世界上受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治沙苦干还需巧干

横亘在呼和浩特市北部的大青山,一度草木葱郁、古树参天。由于立地条件所限和千百年来人为破坏,大青山前坡植被渐渐消减,以致岩石裸露、草木稀疏,水土流失日趋严重,生态环境日益恶化。

“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态建设和荒漠化防治工作,相继实施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天然林资源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还草、石漠化综合治理、沙化土地封禁保护等一系列重大生态修复工程,”张建龙说,在荒漠化防治中,这些工程对重点地区和薄弱环节的集中治理和严格保护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1999 年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呼和浩特将大青山作为生态建设的主战场,实施了一系列规模宏大的生态建设项目。大青山前坡森林覆盖率由上世纪 90 年代末的 13.03% 提高到目前的 50%。昔日黄沙漫天、污水遍地的大青山前坡,已成为绿树掩映、风景秀丽的城市生态画卷。

沙漠、丘陵沟壑、水土流失区的面积占到全市总面积95%的鄂尔多斯,无疑是“三北”防护林建设的重点地区和薄弱环节之一,库布其是鄂尔多斯荒漠化防治的主战场。

鄂尔多斯的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曾是内蒙古沙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上世纪 70 年代中期,沙化土地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 45%,每年因风沙毁种的农田占 40% 左右,20% 的农田几乎颗粒无收。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治理率达到 70% 和 25%,如今两大沙漠森林资源总面积达到 3457 万亩,森林覆盖率达 26.07%。鄂尔多斯环境空气优良天数连续几年稳定在 340 天左右,获得了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全国防沙治沙先进集体、国家森林城市等称号,并成为 2017 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大会举办城市。

亿利集团董事长王文彪是土生土长的库布其人,1988年来到杭锦旗盐场当场长。盐场就在大沙漠里,每卖1吨盐,提取5元用来栽树,一点一点地干起。

内蒙古沙区生态显著改观,只是我国治沙卓著成果的一个缩影。研究数字表明,近 20 年来,全世界新增绿地的四分之一来自中国,中国新增绿地 42%来自人工植树造林。

鄂尔多斯市伊旗霍洛林场护林员贾道尔吉记得,1985年国家组织“栽树大会战”,他们在哈拉沙作业区种树,树苗要靠人力背几十里沙路送来。贾道尔吉一次背六七捆沙柳,60多公斤,每天都累得精疲力竭。

" 作为荒漠化公约缔约国,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荒漠化防治工作,采取了政策、法律、科技、行政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推动荒漠化防治工作。在长期的荒漠化防治历程中,中国人民创造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实现了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持续净减少的历史性逆转。" 在作会议主旨演讲时,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如是说。

治沙需要苦干,更需要巧干。“全国各地在沙区造林中,特别注重科技创新,遵循自然规律,适地适树、以水定林。”张建龙说。

张建龙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介绍了中国治沙中涌现出的一系列先进典型和成功做法。比如:地方政府主导、广泛发动群众,一代接着一代、一任接着一任治沙的山西右玉、陕西榆林、新疆柯柯牙模式;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群众参与多方协同治沙的库布其模式;以个人为主、带动群众治沙的石光银、牛玉琴、石述柱等先进治沙模范。

以库布其为例,在艰苦实践中,人们探索出一套成熟的治沙方案:乔灌草和封育、飞播、人工造林相结合,以路划区,分块治理,锁住四周,渗透腹地。“以前,最优秀的林业工人几分钟都挖不完一个树坑,现在我们单人10秒钟可以很轻松地种下一棵树。”亿利集团库布其生态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美飞说。

" 这些成功做法和宝贵经验,既为中国荒漠化防治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全球生态治理贡献了‘中国智慧’。" 张建龙说。

单人,10秒,种下一棵树?不错。在沙地上,一位小伙子左手拿着一根沙柳枝,右手将铁头水管轻轻插进沙里。瞬间,水流就在沙地上冲出1米来深的小洞。他将柳枝插入孔内,这就成了。挖坑、栽树、浇水一次性完成,用时不到10秒钟,成活率超过90%,与传统方法比,效率提高14倍。

科学治沙才能持续

没水的地方怎么办?那就螺旋钻打孔。沙漠表层虽然干旱,深层也有地下水,这方法成活率也能达65%。

如何遏制全球荒漠化趋势?答案是科学治沙。

亿利集团近年来根据沙漠的地质特点研发的这种“水冲种植法”“螺旋钻打孔种植法”,大大提高了沙漠造林的效率。如今,王文彪已带领大家将6253平方公里的沙漠变成了绿洲,小盐场也壮大成亿利资源集团。

张建龙表示,中华民族向来尊重自然、热爱自然,绵延 5000 多年的中华文明孕育了丰富的生态文化。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 理念,是我国推动绿色发展、解决荒漠化问题的根本遵循。

与28年前比,鄂尔多斯森林覆盖率已从不足3%升到26.7%,植被覆盖率超过80%。治理区内的沙丘高度平均降低了近50%,年均降雨量由100毫米增至300多毫米,部分区块地表还出现了腐殖质层。

荒漠化地区生态脆弱、缺林少绿,需要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实施荒漠生态系统保护工程,并严厉打击各种破坏荒漠生态的违法行为,让大自然休养生息。荒漠化地区还需要积极开展治理修复,增加绿色。中国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三北防护林建设等重点工程的成功实践表明,人工植树种草、封沙育林育草等人工促进生态修复是增加绿色、恢复生态的有效措施。荒漠化地区光热资源丰富,需要适度科学开发利用,充分发挥荒漠化地区光、热、土地资源优势,按照 " 多用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 " 的技术路线,科学适度发展特色产业,这样既可以增加群众收入,还能减轻生态压力。

“中国往往把复杂的技术简化,能够在世界各地推广。”吉尔吉斯斯坦丝绸之路研究中心副主任阿斯兰贝克·欧姆科夫建议其他国家从库布其引进治沙技术。

防治荒漠化事业要发展,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通过科技创新提升整体水平。一是要以问题为导向,对关系防治荒漠化全局的科学问题和阻滞防治荒漠化的技术瓶颈组织攻关,尽早破解荒漠化防治的重点难点问题;二要以需求为导向,积极运用遥感、信息、生物以及互联网等新技术,为防治荒漠化探索新思路、研究新方法、开发新技术,提高防治荒漠化的质量和效益;三要以效果为导向积极推广科研创新成果,让科技成果在荒漠化土地上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真正实现创新价值,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通过苦干和巧干,过去5年,我国荒漠化、沙化危害最严重的内蒙古,荒漠化、沙化土地分别净减少了41.69万公顷、34.32万公顷,全国沙化土地面积则平均每年净减少1980平方公里。

据介绍,中国将在 " 一带一路 " 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框架下,继续与有关国家开展交流合作,加强人员互访,组织相关培训,并根据对象国实际开展专题研究,促进互学互鉴。未来中国还将谋划在特定国家和区域,研究建设一批兼具技术性和示范性的荒漠化防治合作项目,让中国防治荒漠化经验真正实现全球共享,造福世界人民。(经济日报 · 中国经济网记者 黄俊毅)

中国一举扭转荒漠化趋势,成为世界生态建设史上的奇迹!

靶向施策标本兼治

“库布其治沙创造了奇迹,这个成功源于中国政府在改善生态的同时,还帮助沙区人民脱贫致富。”巴基斯坦可持续发展政策研究院主席沙法特·卡卡赫尔说。

我国荒漠化趋势得以成功扭转,正是得益于精准施策、靶向治理。

土地荒漠化既是生态问题,也是贫困问题,治沙与治穷必须紧密结合,才能从根本上遏制荒漠化。沙区多是贫困地区,也是精准扶贫的主战场。全国830个贫困县中,有290个深处沙区。

以“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为例,最初设想是在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严重的西北、华北、东北406万平方公里国土上,人工造林添绿,重点治理风沙危害、水土流失。随着工程的推进,营造薪炭林也被列为工作重点之一。这是因为在沙区,林木稀少,老百姓全靠扫羊粪、刨草根解决燃料问题。“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通过营造薪炭林,解决了老百姓生产生活所需的燃料、饲料、肥料问题,进而间接保护了植被,减少了沙化和水土流失。

张建龙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通过吸纳贫困人口参与沙区生态建设与保护、实施沙区灌木林平茬及加工扶贫项目、培育沙区特色产业,成功探索出生态美、百姓富有机统一的防沙治沙新路子。

格什朝格图所在的道图村,就是整村脱贫的典型。全村以前散居在库布其沙漠里32户牧民,如今通过扶贫搬迁,都聚居到牧民新村,从事种树、养护树木、旅游等与沙产业相关的工作,每户年均收入一二十万元。格什朝格图又和妻子开了一家旅游饭庄,每年纯收入10多万元。

国家林业局数据显示,“三北”工程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918.5万公顷,其中经济林667万公顷,1500万人依靠特色林果业实现了稳定脱贫。目前,全国沙区农牧民收入持续保持了18.6%的年均增幅,贫困人口减少到2015年的1597万,贫困率由40.7%大幅下降到12.4%。张建龙说,我国北方重点沙区有灌木林资源约3.3亿亩,其中有1000万亩亟待平茬复壮,平茬枝叶加工利用,增收潜力仍然很大。

由“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生态美,百姓富,中国向世界提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死亡之海变富裕文明的生态绿洲,分享给世界的

关键词: 新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