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豪天地后来居上份额过半,温州百亿资本扎堆

作者: 理财保险  发布:2019-11-13

摘要:本报记者 应辽产 温州报道 刚刚过去的国庆电影档期,是温州电影投资人的黄金岁月:温州人参与投拍的《精武风云》被威尼斯电影节选为开幕影片;温州正栩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品的儿童剧《穿越时空的密令》被选为中国电视剧代表赴10月4日-8日的第26届法国戛纳电...

新豪天地 1

投资楼市、投资矿业之后,温州资本又将目光瞄向了文化产业。

本报记者 应辽产 温州报道

2015年上半年杭州市文化相关企业收入情况

6月22日下午3点40分,闹钟再次响起,秘书第三次提醒,温州商人黄晨才从昏沉睡梦中醒来,山东影视集团相关负责人、部分对影视产业感兴趣的温州企业家,均已如约来到黄晨的会所,他们欲商讨投资文化产业的相关事宜。

刚刚过去的国庆电影档期,是温州电影投资人的黄金岁月:温州人参与投拍的《精武风云》被威尼斯电影节选为开幕影片;温州正栩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品的儿童剧《穿越时空的密令》被选为中国电视剧代表赴10月4日-8日的第26届法国戛纳电视文化节,被戛纳选出做全球推荐。

今年夏天,两部黑马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捉妖记》惊倒众人,两部电影分别以中国第一部票房破5亿元的国产动画电影和上映首日票房突破1.71亿元刷新华语片首日纪录的成绩为国产电影长了志气。据悉,这两部电影都是madein浙江。其中,《大圣归来》的出品方之一正是浙江横店影视娱乐有限公司,而《捉妖记》的宣传推广则是浙江蓝色星空影业公司。

这已不是黄晨当天会见的第一批客人,而此前,他已送走了3批客人,到深夜,他要见七八批客人甚至更多,这几乎就是他的生活状态,沉睡时,窗外雷声再大也叫不醒。

“这次有作品入围戛纳电视文化节,更不用说被推荐,这比我之前拿‘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还要兴奋。”正栩影视公司董事长孙榕说。

据相关报道,浙商资本在实体经济之后纷纷转型影视剧投资,更有相关统计数据指出,浙商在影视业的投资已占全国影视业总投资的60%。

这也只是一个转战文化产业温州商人的例子。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温州、北京调查和了解,时下,此前鲜有涉足文化产业的温州资本正在转向,尽管中间存在着一些不可预知的风险。

10月12日,另一部由温州企业投资2000多万元打造的惊悚科幻电影《异空危情》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该片由温州奥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雪歌服饰有限公司、金多满(香港)有限公司等联合拍摄。

影视名企借力产业资本

温州市官方给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温州活跃在民间的资本,大约有6000亿~8000亿元,而这些资本随着国家宏观调控的加强,正处于投资空白期。

本报记者在温州采访期间,发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异空危情》的路牌、广告。

今年,曾制作过《何以笙箫默》、《妻子的谎言》等多部现象级电视剧的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将目光投向了电影市场。由其出品、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4:灵魂尽头》,首周票房达到3.6亿元。华策影视与韩国CJ公司合作的《重返20岁》在取得了3.6亿元票房的同时,也获得了口碑的大丰收。

当温州商人遇见文化

10月底,秦际(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晨投资的《千里之外》(暂定名)将由青年导演梁萧主持开拍。

据透露,尝到甜头的华策影视还将有12部电影在下半年集中爆发,未来3年开发筹备的电影项目已超过30部。

相对于别的地方,温州资本对于文化产业的关注可能是晚了,但我们一旦看到其前景,我们的速度将是不可想象的,只需1年,我想,你就能看到温州资本投资文化产业的成果。黄晨对本报记者说。

房产“限购令”后,上百亿温州资本正在扎堆电影业。

此外,华策影视还拟斥资3.23亿元收购韩国电影发行公司NEW的15%股权。华策影视急需一个具有电影生产实力的平台发展电影业务。乐正传媒研发咨询总监彭侃评价华策影视入股NEW的原因。

作为温州黄河清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黄晨在温州有着另一个更响亮的名号清洁大王,但现在,他俨然成为温州商人的另一面旗帜,投资文化产业。

影视投资成潮流

初涉电影市场的不俗成绩,也为华策影视带来了可观收益。其今年上半年公司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达3.0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4.27%。

在其会所,并非是另一个华谊兄弟或光线传媒,而是温州资本对接文化产业的一个重要平台。每日来拜访他的人,除了温州本地的商人、文化产业负责人外,更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产业项目负责人以及业界专家。

“中国电影电视市场是国际同行认可的钻石矿,比如40万元一集的电视剧,可以卖到100万元,一部片子40集,赚个2000万-3000万元没什么大问题,其他产业望尘莫及。传统行业的利润在10%以内,影视业在30%以上,所以大家都想进入。”孙榕说。

与此相呼应的是,今年上半年,浙江杭州市数字内容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达889.32亿元,增长58.4%。除了单打独斗外,不少文创企业已开始关注资本合作,推动文化产业与其他产业的融合发展。

文化产业,我们大多数人还是没有接触过,这里现在就是我们的集聚地,看各方面的信息,文化产业好像是朝阳产业,但我们必须了解。浙南一豪食品商行董事长陈建军夫妇对本报记者表示,他们想尽快地进入到具体项目中去。

“中国电影市场日益升温,而且电影是娱乐产品,既有朝阳产业的商机,又有社会影响力。进军文化行业,可以说是对温州商人视野和高度的提升。”温州商人李建平说。

今年4月,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阿里云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阿里入股后,除带来了65亿元资金外,更是嫁接互联网基因后的用户数和用户价值重估。华数传媒将借助阿里云的技术,并依托自身在广电行业多年的资源,围绕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在云视频业务中的应用,在互联网视频、广电业务等多领域展开合作,共同探索面向互联网及广电行业的云视频解决方案。

单是6月22日,以黄晨为首的温州商人已与影视剧、文化产业园区、旅游项目接洽,其中一项目已开始考察。

“温州人喜欢跟随发展,当产业群建立起来后,大家就将大笔资金砸进去,跟随者也不一定比先驱者赚得少,所以现在大家在观望。我个人觉得,这个产业里必须有温州人的话语权,应该先进去摸索再说。”黄晨说。

65亿元巨资怎么花?对此,华数传媒相关负责人表示,阿里带入的65亿元资金中,15.15亿元将用于建设媒体内容;11.1亿元将用于华数TV互联网电视全国拓展;另外39亿元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明确提出用途之一是收购网络资产。

按照温州市政府的规划,关于文化产业投资的政策支持以及如何让更多的温州资本以及全国好的项目进入温州,都在紧密进行中。据本报记者了解,关于温州文化产业的投资名录会适时公布。

“我早期也是跟温州其他老板一样从事资本项目操作,2003年回来看到温州影视业如此滞后,跟温州雄厚的资本知名度不相称,改革开放我们走在前头,如果在文化产业上落后了,是比较悲哀的事情,于是决定专业投资电影。”李建平说。

互联网电视的拓展和未来收购网络资产都有助于增加华数传媒用户规模,提升单个用户价值。本次合作也有望帮助华数传媒通过互联网 广电完整解决方案进行跨区域的服务输出。华数传媒负责人表示。

温州商人之所以选择文化产业作为突破口,也有着其现实原因。

起初,李建平的公司拍摄的电影都是与人合作的小成本电影,经历几年的沉淀,去年开始进入商业电影制作,投资2000多万打造的惊悚科幻电影《异空危情》即将全国公映。

华数传媒今年第一季财报显示,营业收入达6.23亿元,同比增长10.65%,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53.81%;其半年报显示该公司预计净利润为2.2亿元至2.6亿元,同比增长31.84%至55.81%。

你看,街上人们的眼神,都是在怀疑,温州商人的信任体系被打破,这个信任体系就是企业对企业的信任,企业对政府的信任。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温资大佬说。

在李建平看来,《异空危情》打造的“悚幻电影开山之作”概念,抓住了市场急需新类型片的诉求。

影视热潮加政策利好

而打破的原因,在一些当地的老板看来是有两个改变:一是制造业本身的改变;二是政策的变化频率快。

多样化玩法

浙商资本为何会在近些年深度介入影视制作?从市场看,2014年全球总票房折合人民币为2330亿元,中国电影总票房为296.39亿元,约占13%的市场份额,美国占27%的市场份额,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俄罗斯8个国家票房占比均不超过5%。

2009年,国家投放了4万亿,当时我们一起开会,我就说了,对于投资还是要谨慎。但温州市金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骞的建议并没有让热情的投资者变得冷静。

在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精武风云》大出风头,温州本土企业聚才投资公司旗下的JC珠宝是《精武风云》的指定珠宝赞助商,JC珠宝植入了黄秋生的戒指、舒淇的项链、甄子丹的“精武牌”等。JC珠宝同时被67届威尼斯电影节指定为唯一珠宝赞助商。

这些数据表明,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第三大电影生产国。面对巨大的电影市场,一向对商机和市场有着敏感嗅觉的浙商资本自然不会放过。

温州的大多数企业或多或少地参与到了各种投资项目中去。但2011年起,连续的调控政策又是许多企业未曾预见到的,资金链出现断裂。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目前温州商人投资影视业有三种形式:企业家不抛弃主业,拿出一部分资金交给专业的文化影视公司拍摄影片,如潘佩聪投拍《静静的嘛呢石》;成立专业的影视公司,如专做儿童电视剧的温州正栩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和转拍电影的温州奥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后者现在已搬到北京办公;企业家在主业之外成立文化传媒公司,如温州黄河清洁公司总经理黄晨,前年投资创办秦际(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已出品《AA婚姻日记》。

杭州鸿鼎影视制作人丁少刚说,2002年他刚进入这个行业时,杭州的影视机构只有8家,而现在浙江的影视公司有660家,主要分布在杭州和横店,影视企业的密集度仅次于北京。据其估计,浙商在影视业的投资已占全国影视产业总投资的60%。继房地产、煤炭之后,资金实力雄厚的浙商又爱上了影视圈。

除了跑路也有自杀的,这是我们这些朋友很难接受又理解的一种选择方式,因为对大多数温州老板而言,背后所承担的责任不仅是个人、家庭,甚至是整个家族的。温州雅集文化传播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冠州低声说道。

据悉,温州商人不会只为自我炫耀而投资几百万上千万元去拍片玩,他们心里自有一笔账——借热门影视产品进行产品营销。森马品牌借青春励志剧《青春舞台》、《钢铁侠2》打造系列服装造型,美特斯邦威也拿下了变形金刚中国特许版权,开展与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2》的合作。

现在影视文化日益繁盛,影视制作行业也跟着快速发展,而且越来越规范化,可以说是发展的好时机。同时,随着政府扶持文化产业利好消息的不断出台,外贸、房地产等行业产业结构的调整,使得不少资本纷纷转行拍电影和电视。在全中国,似乎再难找到比浙江更好的优惠鼓励政策。只要影视公司在横店注册,是可以返税的。所以在浙江660家影视公司里,有387家是在横店。此外,只要电视剧上央视一套、八套的黄金时段,都会有奖励。如果拿了奖,奖励就更高了。该地一位圈内人士举例说,此前华策影视投拍的《中国往事》荣获首尔电视节最高电视剧大奖,随即得到了当地政府100万元的奖励。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2011年上半年进行的一次调查表明,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达到1100亿元,有89%的家庭或个人参与其中。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温州模式不被看好

但这种信任体系需要重建。上述温资大佬说。

TAGS:潮流影视温州扎堆成百亿资本投资

温州有名的清洁大王黄晨,其下属的温州市黄河清洁有限公司是浙江省最大的环卫企业之一。

温州市官方给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温州活跃在民间的资本大约有6000亿至8000亿,而当前这些资本随着国家宏观调控的加强,正处于投资的空白期。

2008年,黄晨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他却开始进军影视投资业,在北京成立了秦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为温州商人进军文化产业的先行者。2010年黄晨继续追加资本,成立了温州市天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坚定了投资影视业的决心。

钱不可能躺在那里不动的。浙江高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合伙人蔡国庆表示。而从2009年便获得国家诸多政策支持的文化产业成为温州商人的重要选择之一。

商人都有一种本能的趋利嗅觉。现在国家乃至地方政策鼓励投资文化产业,而且很多人也确实看到了一部分成功作品所带来的巨大收益,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业外资金开始进入影视行业的各个环节。黄晨表示。

与此同时,温州市政府陆续出台了《关于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及《温州市级文化产业专项资金使用管理实施细则》等配套政策。

近20年来,由于土地、资金和劳动力等要素价格成本的上升,温州产业空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在产业转型呼声不断高涨的背景之下,大批温州炒房团、炒煤团相继兴起,当然还有炙手可热的影视版图,越来越多的温州民资把目光投向了影视产业。

温州市财政不仅每年安排2000万元作为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用于文化产业公共平台和重大项目的建设,而且对税收、土地、投融资、人才引进等方面的优惠措施也作了一揽子规定。

但相关人士指出,温州特色的共同特点是:投资者不是影视界专业人士,手头还有更重要的产业;投资影视业或是出于自身特殊的情感,或出于朋友义气,玩一票就歇手,但会及时拨付预算资金,而对收益情况采取默认的态度。

截至目前,共有74家企事业单位得到近1400万元的政府补助,其中民营企业占90%。

温州籍导演陆建光说:温州人对商业运作很内行,但对影视业不熟悉。很多企业家投拍电影,经过小规模试水之后,发现回报无法达到预期效果,对以后的投资可能会犹豫。温州的经济运作一向有很强的跟风效应,一旦民资失去了参与的积极性,必将大大影响影视产业发展前景。虽然精于商道、游资实力雄厚的温州人,将辛苦积累的资本加码影视产业,其中大多投资却并未获得合理回报,盲目跟风式、玩票式的投资反而带动了影视成本的大幅度涨跌,给业界带来了困扰。一些行业人士对影视投资中的温州帮并不抱乐观态度。

在这个过程中,陈骞投资了一项副业4D电影院;黄晨注册温州天时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投资影视剧;赖冠州坚持做了许多人不看好的浙江创意园的投资者;法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星则参股香港卫视,成为第二大股东,并且是唯品会的天使投资人。

数据显示,目前温州共有各类文化企业15000多家,拥有资产300多亿元,2012年实现文化产业增加值138亿元,比上年增长19%,比同期GDP增速高出12.2个百分点。

文化产业风险并不小

不过,这几位投资者,除了赖冠州,其他商人算是试水,也就是主业均未丢。文化产业的水还是很深的,风险很大。较早介入文化产业的黄晨说。

2008年,黄晨在去北京与合作伙伴谈别的项目时,认识了几位年轻导演,当年在一片死气沉沉的环境中流行的一句话是越是危机时,则越需要娱乐。

正是冲着这么一个说法,黄晨出差期间,就在北京注册成立了秦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购买了办公用地。

当时的想法,就是先拿出几千万元玩玩,对于什么题材的项目更有市场,请什么样的导演与演员更合适?电影的内容与渠道建设该如何打通等根本就不关心。黄晨对本报记者说。

这几年,自己的影视公司究竟拍摄了几部电影,黄晨都没有数,能说得出名字的就是《千里之外》与《AA婚姻日记》,前者讲述了一名杭州在校大学生不远千里,借钱来到黎平为一名失血过多且是稀有血型的侗族妇女献血的感人事迹。

关键词:文化产业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豪天地后来居上份额过半,温州百亿资本扎堆

关键词: 新豪天地

上一篇:酿酒股爆发,交通工具率先反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