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海农商行IPO,北京银行获批首个城商行金融租

作者: 理财保险  发布:2019-11-13

摘要:我们目前收到的通知是要求6月份之前完成北京地区的撤租,但是人员上还没有具体安排。3月6日,一位异地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称。 1月中旬,银监会发布《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以下简称4号文),在城商行异地非持牌机构中丢...

图片 1

赵晓菲 北京报道

  “我们目前收到的通知是要求6月份之前完成北京地区的撤租,但是人员上还没有具体安排。”3月6日,一位异地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称。

上海农商行的A股上市之路提速。

近日,记者获悉,历时四年之久,北京银行关于筹建北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北银租赁”)的申请终于获得银监会批准。这将是目前市场上的第24家金融租赁公司。

  1月中旬,银监会发布《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以下简称“4号文”),在城商行异地非持牌机构中丢下一颗“闷雷”。如今,近两个月过去,部分城商行对于异地非持牌分支机构“撤离”还是“留下谋求牌照”已作出抉择。

6月25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告称,同意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农商行”)在境内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发行规模不得超过28.93亿股。本次发行所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应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

虽然成都农商行是首家获批金融租赁牌照的农商行,但其实际控制人为安邦保险集团。因此在业内看来,北银租赁的获批才意味着城商行、农商行金融租赁牌照的正式开闸。

  而撤离产生的员工安置难题、成本上升问题等负面效应让不少业界人士很担忧。

不过,上海银保监局明确要求上海农商行“在正式发行A股上市前必须完成相关股权问题的整改工作,将单一非银行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压降至10%以下”。

继基金牌照后,金融租赁牌照也有望成为各家城商行、农商行综合化经营的又一切入口。

  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对《国际金融报》透露,在北京、上海地区,这些金融机构撤离带来的负面影响已引起政府的注意。据他了解,在两会结束之后,监管部门可能会开展新一轮的调研,到时可能会有有关异地非持牌银行机构的详细定义出炉。

起步晚进度快

官网信息显示,上海农商行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上海唯一一家农商行。

在规模上,上海农商行居于国内农商行的龙头之列。在2018年全国农商行资产规模排名中,上海农商行以8337.13亿元的总资产,仅次于重庆农商行和北京农商行,居于全国第三。

经营业绩上,已在A股上市的农商行———常熟银行、紫金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苏农银行,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14.93亿元、12.57亿元、10.93亿元、8.57亿元、8.36亿元和8.02亿元。而上海农商行去年的净利润为74.02亿元,超过这6家上市农商行之和。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8.7亿元,比去年初减少0.41亿元;不良贷款率0.97%,比去年初下降0.11个百分点,实现“双降”。

资本方面,近两年来该行保持增长的趋势。截至2018年末,上海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5.7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57%,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57%,较去年初分别增长1.54%、1.7%和1.7%,资本水平较为充足。

从上市时间来看,上述6家农商行多数于2016年A股上市,张家港在2017年,紫金银行则在今年初刚刚上市。而与上海农商行属于同一梯队的重庆农商行,也早在2010年于香港上市,去年10月又披露了A股招股说明书,踏上“A H”之路。

相比而言,上海农商行的A股上市筹备并不算早。该行在2016年制定的“2017-2019年发展规划”中,将2018年设定为“实质性启动上市的关键一年”,并在今年初审议了《关于制定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A股上市后三年股东分红回报规划的议案》等多项议案。

不过,尽管起步相对较晚,但上海农商行的上市进展较快。据悉,上海农商行于2018年12月在上海证监局完成辅导备案登记,并开始接受海通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的上市辅导,于今年5月底完成辅导。

根据披露的辅导总结报告,在过程中发现的“设立时股东超200人”、“职工保障基金代持股份”、“发行人部分设立文件遗失”等三个问题已整改完成,整个辅导历时约半年,中间提交过两次辅导进展报告,速度较快。

证监会网站显示,上海农商行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材料于6月21日被接收。

城商行金融租赁牌照开闸

  监管严查,“挂羊头卖狗肉”不行了

面临股权整改

虽然辅导进程顺利,但上海农商行仍面临农商行股东“10%持股限制”。

上海银保监局在公告中指出,明确上海农商行在正式发行A股上市前必须完成相关股权问题的整改工作,将单一非银行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压降至10%以下。

上述规定追溯至2014年3月,原银监会发布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规定“单个境内非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村商业银行股本总额的10%”。

根据上海农商行2018年年报,该行2.46万户股东中,法人股股东217户,自然人股东24382户,打包股统算为1户。

具体来看,该行前十大股东分别为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盛集团资产有限公司,浙江沪杭甬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联想科技园有限公司,上海申迪有限公司,览海控股有限公司。

其中,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均为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这三家合计持股比例为18.46%。

此前,上海农商行的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指出,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且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存在单一股东持股比例达到30%的情形,任何股东及其关联方均无法控制股东大会或对股东大会作出决议产生决定性影响。

上海银保监局则表示,上海农商行应严守法律法规,按规定程序和要求完成相关工作,待首发完成并验资后,再提交变更注册资本的申请。同时应严格执行批复要求,及时报告相关问题整改落实与上市发行进展情况。

针对将如何压降相关股东的持股比例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向该行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权结构没有统一的标准,只有合适的股权结构,没有最优的股权结构。一般来说,监管机构不希望一股独大,以避免银行出现被操控的情况。

“可以通过股份转让减少持股比例,原有股东转给其他股东或者对外转让。但对外转让的话,受让人要符合入股商业银行的股东条件。”游春指出。

一位券商人士则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股权结构一定要以降低经营风险为前提。现在中小银行正处于风险防控的风口浪尖,防止类包商事件再度发生是监管考虑的重中之重。

2007年3月,《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后,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开始出现。目前市场上已有23家金融租赁公司营业,其中银行控股的有12家,总资产规模占金融租赁行业总资产的八成左右,占整个融资租赁行业总资产的三成以上。

  1月13日,银监会下发的“4号文”明确将“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网点,包括异地事业部、业务部、管理部、代表处、办事处、业务中心、客户中心、经营团队等,并从事业务活动”,定义为“违法违规展业”行为。

16家银行IPO排队

今年以来,已有紫金银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和青岛农商行四家银行相继成功登陆A股,苏州银行已过会并在准备发行程序中。

截至6月21日,证监会官网最新披露的名单显示,目前处于A股IPO排队队列中的银行为16家。此外,近期证监会还接收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广东顺德农商行、上海农商行的IPO材料。

上述等待加入上市审核队列以及已经等候审核的将近20家银行中,只有邮储银行是国有银行、浙商银行是股份制银行,其他的均为城商行和农商行。

中小银行的“上市潮”此前也引发关注,不过从另一方面看,与目前全国1427家农商行、134家城商行的存量相比,正在准备上市的中小银行的数量并不算多。

“一些经营状况良好、公司治理结构完善的中小银行纷纷选择登陆资本市场来补充资本、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肯定是未来的重要趋势。”游春表示。

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正在排队审核的16家银行里有11家的状态为“预披露已更新”,占比近七成。此外,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3家银行为“已反馈”,最新加入排队的广东南海农商行和齐鲁银行显示为“已受理”。

根据审核工作流程,预披露已更新后即为初审会和发审会流程,也就是说有11家银行已经在等待临近最后阶段的过会审核。

对于银行的上市审核节奏是否会加快,上述券商人士认为有可能,但银行短期内还会是“严进”,审核标准不会放松,这是考虑到银行这个行业特殊性的结果。

(国际金融报记者 范佳慧)

但在今年以前,银监会对城商行、农商行迟迟没有放开金融租赁牌照。

  由于北京、上海聚集了监管和金融同业机构等方面的优势,已成为城商行等中小银行设立非持牌业务点的重点区域。

早在2009年7月,北京银行就通过董事会决议,将在北京发起设立一家注册资本不超过20亿元的金融租赁公司。北京银行对该金融租赁公司的投资比例不低于50%,拥有控股权。

  “4号文”下发后的几天内,有消息传出,监管部门准备开始就城商行异地非持牌机构情况开展调研,主要包括上述机构基本情况、主要风险和问题、已采取措施以及下一步工作安排等。

此后,包括河北银行、龙江银行、哈尔滨银行、上海银行、杭州银行、徽商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重庆银行等城商行,及重庆农商行、广州农商行都曾有意筹备金融租赁公司,多家已向银监会提交申请。

  “以往我们是挂着研究中心的名号。”另一位在京异地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

接近银监会的人士透露,迟迟未放开的原因,主要是担忧城商行和农商行异地扩张的问题,因为金融租赁业务的开展不受注册地限制。

  据记者了解,不少未持牌银行都是打着类似的“擦边球”,将驻京地区团队叫做“研究中心”、“人才中心”、或者“金融市场部”等。然而,实际上,这往往是在“挂羊头卖狗肉”,这些叫做“人才中心”的机构多数人员在从事着业务接洽方面的工作。

今年5月份,银监会批复成都农商行、安邦人寿共同筹建了邦银租赁。日前,邦银租赁正式获批开业。但因为邦银租赁实际控制人是安邦保险集团,至此,监管层对城、农商行申请金融租赁牌照的态度仍不明朗。

  “有些银行会让研发中心的人跑业务跑客户,买卖证券之类的,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上述异地农商行工作人员说,“跟前两年比现在监管得严了,如果严格按照4号文件执行的话,我们也只能撤离。”

“此次北银租赁的获批才意味着城、农商行金融租赁牌照的正式开闸。”银行系金融租赁业人士认为,国务院办公厅此前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这或是促使银监会开闸金融租赁牌照的重要原因。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北京地区的异地城商行和农商行机构数量巨大,资金运营中心加起来有数百之多,其中绝大多数非持牌。

业内预期,按照往年的批筹速度,年内还至少会有2家以上金融租赁公司获批。

  作为寥寥的有资金运营中心牌照的银行,南京银行北京地区分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未通过审核批立的银行在京发展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很多非持牌银行机构多以部门如金融市场部、研究中心,或部门的驻京团队形式存在。这些银行机构主要集中在北京金融街的写字楼中,甚至也有一些隐居在金融街附近的居民楼中,多则上百人,少的几个人,“这些人不受北京银监局监管,银行之间的资金价格波动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这些银行机构,从这方面来看,严加监管异地城商行、农商行未必是件坏事”。

混业牌照频频突破

  拿牌不易,非持牌机构加速撤离

今年,无疑是北京银行综合化经营重大突破的一年,也是城商行综合化经营的重要一年。

  撤离还是拿牌照,这是不少城商行必须面对的抉择。

从国外的经验看,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允许商业银行进行综合化经营,增加银行的收入渠道,减少利率市场化对银行的冲击,是利率市场化成功的重要途径。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综合化经营的布局已经初具规模。

  游春对记者表示,虽然银监会鼓励城商行异地分支机构持牌,但是资金运营中心牌照很难拿到,全国拥有此牌照的银行也不过区区几家。

“另一方面,伴随着银行资产规模的迅速增长,运用不同的金融工具满足客户不同的金融需求也越来越重要。”上述银行系金融租赁人士表示。

  实际上,已有异地非持牌机构开始撤离。日前,有消息称,上海地区非持牌银行机构正在大规模撤退,有的银行已经全部撤出,也有银行要求3月撤出上海办公室。银行的工作人员笑称“我们都撤走了,陆家嘴的租金是不是要降了?”

截至2012年底,北京银行总资产突破万亿元,是资产规模最大的一家城商行,也是在综合化经营方面走得最快的城商行。

  无独有偶,在北京,不少非持牌银行同样收到了总部发来的消息。《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9家银行了解情况,除其中南京银行取得了资金运营中心的“牌照”以外,其余8家银行都在非持牌银行机构之列。这8家银行中,有1家银行已经接到总部的明确通知,正在组织办理离京相关流程;1家吉林地区城商行已经基本完成撤出;还有6家银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还不明朗,具体情况“还在等总行通知”。

但在今年以前,北京银行控股和参股的金融机构除了一家保险公司中荷人寿外,只有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和3家村镇银行,以及持股廊坊银行19.99%的股权。

  一家驻京的河北地区城商行的工作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银监会是鼓励我们去审批的,但是由于要求过高,如果一刀切的话,估计我们还是撤出的可能性更大”。

今年3月,北京银行发起设立的中加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批,为北京银行综合化经营添了一块基金牌照,也标志着城商行基金牌照的开闸。

  “我们最近情况不是很稳定,但是还没有具体的通知下来要撤离。”一位在北京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此后,上海银行发起的上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京银行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宁波银行发起的永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先后获批。

  负面显现,或面临进一步调研

业内预期,伴随北银金融租赁的获批,新一轮城商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将陆续出现。

  异地非持牌城商行撤离北京、上海,是否有负面效应?

在银行从业人士看来,基金、金融租赁是准入门槛偏低的两个金融牌照,适合作为城商行综合化经营的切入口。

  游春给出了肯定答案。在他看来,不管是微观还是宏观方面,异地非持牌城商行的撤离都存在着非常消极的影响。

“而且随着金融租赁牌照的获得,城商行实际上突破了异地扩张的限制。”山西金融租赁公司人士表示。

  从微观上看,首先,很多在北京、上海等地设点的银行员工多是在北京、上海直接招聘而来的,一旦面临撤离驻京、驻沪机构,这些员工基本不太可能随之回到总行。换句话说,他们需要面临重新找一份工作;其次,沟通的成本将会增加。以往,金融机构之间可能上下楼就可以沟通,撤离将影响沟通便捷程度,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差旅费用将大大增加;再者,驻京或者驻沪有利于一些城商行、尤其是农商行的人才引进,很多小地方没有、或者很难吸引一些金融行业专业性人才,撤离也必然会带来银行的人才流失。

不过,近期有消息称,“城商行禁止开设异地分支行”的监管政策有望解冻,但限以直辖市命名的银行。

  从宏观上看,游春说,对于北京、上海,尤其是上海,国家将上海定位为国际金融中心,其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大量金融机构的集聚,大量驻沪非持牌银行的撤离将对上海产生极大的影响,“这些金融机构全撤了,陆家嘴还能叫陆家嘴吗?”游春笑谈。

基于监管层对“城商行的天职就是服务小微企业”的定位,未来城商行金融租赁公司的主要业务或将主要集中于小微企业。

  游春还提到,金融机构的撤离对北京、上海等地金融中心区域的房价也造成了“直接、负面、毁灭性的打击”。

  此外,游春指出,也有一些金融机构会选择“退房不退人”,挂牌到别的机构中,或者选择在宾馆中办公。

  据游春透露,在北京、上海地区,这些金融机构撤离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引起了政府的注意,据他了解,在两会结束之后,监管部门可能会开展新一轮的调研,到时可能会有有关异地非持牌银行机构的详细定义出炉。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农商行IPO,北京银行获批首个城商行金融租

关键词: 新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