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公募再遇黑天鹅新豪天地,奥飞动漫乐视网长期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09-16

  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金螳螂是18家基金公司今年二季度的前50大重仓股,其中持股比例最高的基金公司占金螳螂流通股比例为2.9%。在金螳螂停牌前,有大量机构资金出逃。7月22日交易公开信息显示,金螳螂前五大卖出席位均来自机构,合计卖出金额高达2.91亿元。

  事实上,早在金螳螂于7月22日跌停前,其股价便已连日下挫,7月16日至7月22日的5个交易日的累计跌幅已超20%。也就是说,仅5个交易日,金螳螂市值便蒸发了48亿元。

  尽管消息爆出当天就有大量机构开溜,但从深交所披露的数据来看,机构的意见似乎并不统一。在当日的前五大买入席位中,同样有三个机构席位大举买入,其中两个净买入席位分别买入1307.71万元和1303.04万元。随后,面对上市公司停牌也仅有信达澳银基金和工银瑞信[微博]基金两家基金公司对金螳螂调整了估值。其中信达澳银基金以一个跌停的预计下调估值,而工银瑞信并未给出明确的调整估值。

  对于上述基金公司在相关股票停牌一两个月后才进行估值,深圳某基金经理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个股停牌期间,如果所属板块及行业涨幅明显,或者个股复牌后走势比较明朗,股价预期会有较大波动,基金就会考虑及时调整估值。过去的重庆啤酒、双汇发展等黑天鹅型停牌个股,就属于这种情况。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机构措手不及

  实际控制人被调查

  对此,招商基金决定自9月24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除深证电子信息传媒产业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外)所持有的该只股票采用“指数收益法”进行估值。同时,对招商深证电子信息传媒产业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联接基金持有的深证电子信息传媒产业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在当日份额净值的基础上考虑上述股票的调整因素进行估值。此外,海富通基金也公告称9月24日起采用“指数收益法”对该公司旗下基金所持有的上述股票进行估值。

  □本报记者 郑洞宇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仇子明 7月22日,星期一,金螳螂(002081)在尾盘最后半小时被巨大的卖单砸至跌停。收盘后的深交所公开交易信息显示,该交易日跌停,系基金所为。当日卖出金额最大的前五名均系机构投资者,前五名共计卖出近3亿元,其中,卖出金额最大席位在当日抛售9660.85万元。

  公开交易信息显示,22日金螳螂跌停的始作俑者并非他人,而是扎堆其中的诸多机构投资者,日卖出金额前五大席位均为机构专用席位。其中卖出最多的席位卖出金额就高达9660.85万元;卖出第二的席位则卖出7875.36万元。《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当天前五大机构席位共计卖出2.91亿元。即使按照当日的跌停价每股24.44元计算,这五大席位最多也仅能抛出1190.80万股。

  同属文化传媒板块的奥飞动漫和乐视网已经分别停牌两个月和一个月,但是,直到近期,相关基金才开始调整估值。在过去两个月内,Wind文化传媒指数上涨近35%。

  金螳螂近日发布关于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因市场出现关于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的有关传闻,自2013年7月23日开市起停牌。在7月22日金螳螂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金螳螂尾盘出现急速跳水,以跌停收盘,收盘价为24.44元。

  上述苏州本地私募人士表示,金螳螂的维稳反应迅速,但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申请停牌只能防止第二个交易日不再继续跌停,机构不再疯狂抛售,但复牌后的股价走势还很难说。“关键是看朱兴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其平安归来,那对于全体股东而言,只是虚惊一场;若是其个人问题,也相对好说;如果朱兴良出事与上市公司的业务存在关联,对于金螳螂的股价而言,则必然是一场灾难,对公司的后续业务开展的影响,则更是难以定论。”

  不过,一位机构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控制人被调查对上市公司影响有限的说法显然难以成立。

  对此,中银基金25日公告,决定自2013年9月24日起,对旗下基金所持有的该只股票的估值进行调整,采用“指数收益法”进行估值调整。

  部分持有金螳螂股票的基金公司今日发布估值调整公告。信达澳银发布所持金螳螂股票估值调整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决定自2013年7月23日起对旗下信达澳银领先增长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信达澳银红利回报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信达澳银产业升级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信达澳银消费优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金螳螂进行估值调整,估值价格调整为22.00元。工银瑞信[微博]公告则表示对包括金螳螂在内的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长期停牌股票按指数收益法每日估值,直至其复牌交易。

  罗承云承认,机构的抛售与关于朱兴良的市场传闻有关。据本报掌握的确切消息,刚刚建仓金螳螂的云峰基金,在当日并未出逃。

  按照监管层的规定,对存在活跃市场的投资品种,如估值日无市价,且最近交易日后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或证券发行机构发生了影响证券价格的重大事件,使潜在估值调整对前一估值日的基金资产净值的影响在0.25%以上的,应参考类似投资品种的现行市价及重大变化等因素,调整最近交易市价,确定公允价值。

  无独有偶,乐视网于2013年8月27日起停牌。停牌期间,有关乐视并购的传闻不断。9月23日,乐视网发布两条公告,一条是关于其智能电视与腾讯易迅网的销售渠道合作;另一条则是有关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公告。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7月23日,金螳螂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出现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的相关传闻,公司尚在核查过程中。为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对公司股价造成重大影响,公司申请停牌。而前一日,即上周一金螳螂被大量抛单砸至跌停板。

  根据基金中报,中银中国精选持有乐视网股票市值占基金净值比例为2.67%。

  首富失踪

  在上述人士看来,公募基金目前集中持有部分个股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一方面是因为好的投资标的必然会吸引更多的资金进驻,而另一方面则是基金行业目前整体的投资氛围所致。但表示,不少基金都选择集体持股,必然会放大基金的整体风险。“公募基金亟待加强投研团队的建设,提升择股能力,而不是过度集中持股。”该人士表示。

  证券时报记者 孙晓辉

  WIND资讯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共有26家基金公司的64只基金重仓持有金螳螂1.75亿股,而一季度末时,只有16家基金公司的30只基金重仓持有金螳螂7200.08万股,即基金在二季度大幅增持金螳螂1.03亿股,增持比例达142.64%,其中,嘉实服务增值行业、景顺长城资源垄断、大成蓝筹稳健这三只基金均于第二季度新进金螳螂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目前公司及其家属仍未能与朱兴良本人取得联系。金螳螂表示,虽然朱兴良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但是平时不参与公司实际经营业务,该事件对公司经营活动影响有限。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从主动管理偏股型基金来看,截至二季度末,共有来自18家基金公司的46只主动管理偏股型基金重仓持有金螳螂。其中,汇添富均衡增长、大成蓝筹稳健和交银蓝筹股票3只基金持有金螳螂市值居前3位。大成、汇添富和景顺长城3家基金公司持有金螳螂市值最大,其中,大成和景顺长城2家基金公司旗下均有7只股基重仓持有金螳螂,汇添富基金公司有4只股基重仓持有金螳螂。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该基金经理又称,有时候基金公司无法把握个股停牌时间,且对复牌后股价表现无法预期,可能就不会轻易调整估值。但如果停牌个股所属板块或行业在其停牌期间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或下跌,基金实际净值与潜在价值之间出现偏离,基金公司若再不调整估值可能就会引发投资者套利行为。

  金螳螂正尽力对机构投资者进行安抚,以免资金进一步撤离。但市场人士分析指出,难以排除有部分投资者对朱兴良的“有关传闻”有“被先知先觉”的嫌疑。

  “调整估值与否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公司投研能力的一种体现,当然如果预计未来走势不明朗,提前下调估值的确是对基金持有者的一种保护。”上海一位基金分析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或许该思考的问题是公募基金扎堆持有个股的现象,过分集中持股一旦出现‘地雷’,就会带来恐慌性抛盘形成集体杀跌的情况,这对整个市场都将造成较大冲击。”

  7月23日,奥飞动漫披露《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并于当日开市起停牌。停牌期间,奥飞动漫9月18日晚公告,将耗资近5.4亿元收购资讯港及广东原创动力名下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等相关动漫形象的商标和版权。9月24日晚间,奥飞动漫再度公告,因公司停牌期间新增其他项目,导致工作量超出原先预期,故延期复牌。

  收盘后,金螳螂因市场出现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的“有关传闻,相关事项尚在核实过程中”为由,向深交所申请自7月23日起停牌。所谓的市场传闻是该公司创始人暨实际控制人朱兴良被检察院带走,该“有关传闻”目前已由金螳螂上市公司正式承认。但截至本报发稿,朱兴良的去向及“失踪”的事因依然成谜。

  资料显示,金螳螂近些年的“拿单”能力在A股市场可谓典型代表,高速增长也缘于业务的有效扩张。在上述机构人士看来,朱兴良被调查,很有可能将从根本上颠覆金螳螂的业务获取模式,对公司的影响可能会相当大。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停牌前一天其二级市场的跌停板其实就是主力对公司未来盈利能力是否能够继续的一种担忧。

  罗承云在会上称,这次被检察院带走的公司核心人物,仅有朱兴良,其余高管,从董事长到总经理再到监视,都在正常办公。同时还强调表示,公司今年3月以来订单逐月好转的趋势“应该是能够维持的”。

  而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截至二季度末有多只基金持有金螳螂股份的市值超过了其资产净值3%。但截至记者发稿,多数重仓持股的基金管理公司并未就金螳螂的估值进行调整。

  基金重创

  程亮亮

  跌停后,金螳螂迅速作出反应,当日下午3点半,便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在电话会议中,金螳螂现任董秘罗承云承认:“公司目前联系不上朱总,初步询问结果是朱总被纪检机关带走协助调查,被带走的原因、时间等均不清楚。”而在此之前,包括罗承云在内的公司高管都认为朱兴良是出差未归。罗承云同时还透露了股票将于次日停牌的计划,并初定停牌5个交易日,直到事情有明确说法。

  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共有20多家公募基金旗下的65只基金持有金螳螂,共计持有公司1.77亿股股份,占其流通盘的15.99%。按照二季度末金螳螂28.47元的股价计算,上述公募基金持有的金螳螂市值达到50.39亿元。而一季度末,公募基金持有的金螳螂市值仅为24.98亿元。

  据信达澳银发布所持金螳螂股票估值调整的提示性公告,该基金公司决定自2013年7月23日起对旗下信达澳银领先增长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信达澳银红利回报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信达澳银产业升级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信达澳银消费优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金螳螂进行估值调整,估值价格调整为22.00元。无独有偶,工银瑞信[微博]新豪天地,也公告表示,将对包括金螳螂在内的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长期停牌股票按指数收益法每日估值,直至其复牌交易。

  上周五晚间,金螳螂在停牌四个交易日之后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7月29日复牌交易。值得注意的是,或许是对于复牌之后公司股价进一步下跌的担忧,金螳螂在披露复牌时间的同日发布了上半年的业绩预告。金螳螂公告称,2013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59%至67.5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同比增长43.92%至5.97亿元。

  也就是说,假若三季度以来基金持股数量未变,且大成、汇添富和景顺长城未于停牌前一个交易日出逃的话,则3家基金公司重仓持有金螳螂5个交易日分别浮亏2.03亿元、1.92亿元和1.69亿元。

  金螳螂近些年业绩稳步增长,股价走势同样喜人,这也吸引了大量公募基金的进驻。面对上述朱兴良被调查事件,似乎各大公募的意见并不一致。

  与往常朱兴良总是可以“速去速回”所不同的是,公司的人已经10多天没有见到朱兴良了。最先对外“辟谣”称朱兴良被检察院带走系“瞎传”的金螳螂,已由董秘罗承云之口,正式承认朱兴良“被带走”。

  “黑天鹅”在A股市场从来都不是新鲜事。只是公募基金扎堆持股才会将“黑天鹅效应”进一步放大。近年A股市场的大牛股金螳螂(002081.SZ)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因配合检察机关协助调查,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消息,引发二级市场“地震”,上周一恐慌性跌停后停牌。该股今日复牌,扎堆持有的公募基金将何去何从,引发市场极大的关注。

  尽管金螳螂在第一时间就对机构投资者做出反应,但机构方面仍对突然起来的事件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大多数参加电话会议的投究人士甚至都没准备好该问些什么。苏州一位本地私募人士分析认为,既然开会的时间是下午3点半,那说明公司的会议是提前筹备好了的,应该有部分机构提前知道了大致情况。“从跌停当日的盘面上,上午股价的表现较为正常,到了下午收盘前半小时,才放量大跌,最终跌停,不排除是有部分投资者提前知道了朱兴良出事的消息。”

  公募扎堆 意见不一

  截至发稿,尽管金螳螂未对朱兴良究竟缘何被带走给出确切答案,但本报在采访上获悉两种说辞:一是朱兴良个人卷入个别官员的贪腐案,另一则是与之前的期货爆仓命案有关。但上述两种说辞,在采访中,并未获政府层面的官方权威确证。另据了解,带走朱兴良的并非苏州本地纪检机关。

  据罗承云在会上对机构投资者的“优先预告”,金螳螂最早将于本周二复牌。本报将对朱兴良“失踪”事件予以跟踪报道。

  金螳螂早于2006年便登陆深市中小板,系国内首家建筑装饰业上市公司。朱兴良,现年54岁,江苏吴县人,毕业于苏州城建环保学院,系金螳螂的创始人。尽管没在上市公司挂职董事长,但朱兴良家族仍累计持有上市公司45.65%的股权,朱兴良仍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且在公司董事会占据一席。2013年的新财富富人榜上,朱兴良家族以189亿元的身家跃居江苏首富。而在2013年5月,金螳螂股价创新高时,朱兴良家族的持股市值一度超200亿元。

  尽管金螳螂在第一时间就对机构进行了“维稳”与安抚,但依然有部分持有该公司股票的基金在7月25日调整了对该公司的估值。

  电话会议第一时间安抚机构后,金螳螂于当日发布了停牌公告。停牌首日的午后,金螳螂官网和在新浪的官方微博开始了“维稳”的第三步:发布声明强调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传闻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实质影响。早在公司2006年上市之前,朱兴良就不再参与日常的经营管理,公司一直由一支成熟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进行经营管理,实现了规范化和系统化的经营运作。目前公司日常经营在董事长倪林和总经理杨震领导的团队带领下实现了持续的业绩增长。”

  上述金螳螂高管表示,朱兴良并不具体过问公司的日常运转,只负责审阅公司的大战略,以及对重大事项的拍板、重要访客的接待。在他眼里,朱兴良是一个谦虚、低调的民营企业家,不爱抛头露面,闲暇之余喜欢足球和女排。

  7月中旬的某一天,金螳螂某位高管和往常一样,在下班回家后,与其家人共进晚餐。席上,他对家人吐露了一个传闻,“朱兴良好像被带走了。”而在朱兴良被带走前,其本人对公司内部高管的说法是“出差”。

  值得一提的是,金螳螂在当日晚间的公告中,并没有向全体投资者公布拟停牌的时限,更没有公开表示朱兴良已被检察院带走。只语焉不详地称呼关于朱兴良的“有关传闻”正在核实,故而停牌。

  “应该问题不大吧,这不是他第一次被带走了,印象中这是第三次,第一次发生于2011年,是去协助调查的,这一次恐怕也是去协助调查吧?”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说。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募再遇黑天鹅新豪天地,奥飞动漫乐视网长期

关键词: 新豪天地

上一篇:份额上市即缩水,新基金建仓存分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