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长阳科技,扫地出门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11-29

聚焦科创板

来源|价值线综合

宁波长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日前回复了上交所的第二轮问询。长阳科技此次冲刺科创板,计划募集资金5.3亿元。其中,54%的资金将用于年产9000万平方米的BOPET高端反射型功能膜项目。

长阳科技、久日新材今日披露科创板上市招股书、上市发行安排及初步询价公告,正式启动招股,同时开启网下路演。

中国网财经4月29日讯近日,宁波长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交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招股书显示,长阳科技拟发行不超过7064.22万股,计划募集资金约5.3亿,分别投向年产9000万平方米BOPET高端反射型功能膜项目、年产5040万平方米深加工功能膜项目、年产1000万片高端光学膜片项目、年产3000万平方米半导体封装用离型膜项目和研发中心项目。

编辑|边江

公司表示,将适当扩大现有产品产能,以保持公司光学反射膜细分领域的龙头地位,同时投入其他科技创新领域项目,实现更多功能膜应用领域的进口替代。

长阳科技:反射膜出货面积全球第一

研发投入略低 身陷专利诉讼风波

【问道科创板系列报道之七】

实现进口替代

长阳科技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拥有原创技术、核心专利、核心产品研发制造能力并具有较强市场竞争能力的高分子功能膜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有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等多种高性能功能膜,产品广泛应用于液晶显示、半导体照明、新能源、半导体柔性电路板等领域。其中,公司反射膜产品在2018年获得工信部单项冠军产品荣誉称号。

公开资料显示,长阳科技主要从事反射膜、 背板基膜、光学基膜等特种功能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9年4月19日,由华安证券担任保荐机构的宁波长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获上交所受理。

招股说明书显示,长阳科技为全球光学反射膜细分行业龙头企业。截至2017年末,公司反射膜出货面积位居全球第一,并实现了对反射膜的全面进口替代,打破了国外厂商长期以来的垄断,过去6年给国内液晶显示行业累计节省了数亿美元成本。

据披露,长阳科技选择第一套上市标准,保荐机构为华安证券。

2010年以前,国内光学膜领域基本处于技术空白期,同时国外光学膜厂商对我国实行严格的技术封锁,导致我国光学膜严重依赖进口,而长阳科技改变了这种局面,2016年公司完成了反射膜的全面进口替代。

长阳科技主要从事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及其它特种功能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长阳科技主要从事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及其他特种功能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液晶显示、半导体照明、新能源、半导体柔性电路板等领域。

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长阳科技已成为全球光学反射膜细分行业龙头企业,反射膜出货面积位居全球第一,完成反射膜的全面进口替代,打破了国外厂商长期以来的垄断。

长阳科技在招股书中强调“注重研发和创新能力”,但中国网财经记者发现,长阳科技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却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价值线研究院发现,长阳科技问题多多:创始人曾被“扫地出门”,公司深陷专利诉讼被索赔2610万!低研发的长阳科技凭啥冲刺科创板?

长阳科技此次冲刺科创板,计划募集资金5.3亿元。其中,2.87亿元用于年产9000万平方米的BOPET高端反射型功能膜项目;其余资金用于年产5040万平方米深加工功能膜项目、研发中心项目、年产3000万平方米半导体封装用离型膜项目、年产1000万片高端光学膜片项目。

从主营业务来看,公司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是反射膜、功能膜片材和光学基膜,其中反射膜是公司核心产品。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反射膜销售收入占比为54.66%。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8年,长阳科技研发投入共计0.5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84%,而同期可比公司裕兴股份和航天彩虹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8%和5.08%。对此,长阳科技在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的函件中表示:公司为非上市公司,存在创立时间短、资金实力有限的实际情况,有限的资金需要兼顾研发和生产的平衡。未来随着公司上市后融资环境的优化,公司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公司将不断增加研发投入,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将大幅上升,达到并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图片 1

凭借反射膜技术的不断升级、品质不断提升,长阳科技已成为韩国三星、韩国LG、京东方、群创光电等知名面板、终端企业以及德国Trilux、欧普照明、阳光照明、立达信等照明企业的供应商。

公司表示,在反射膜领域稳扎稳打的同时,将进军技术壁垒更高的光学基膜领域,寻求该领域的技术突破和进口替代。目前,公司已实现光学基膜的小批量生产,正在逐步缩小与国外巨头的技术差距。

图片 2

创始人曾被“扫地出门”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长阳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3.8亿元、4.7亿元和6.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5%;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778万元、2597万元和8679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7%。

据披露,公司系从日本引进光学基膜生产线并于2018年8月安装完成,开始小批量生产光学基膜。2018年和2019年1月至6月,公司分别销售6015.73吨和8673.33吨光学基膜,分别实现销售收入6115.46万元和8100.38万元。随着公司光学基膜生产和技术的稳定,将逐步实现光学基膜的进口替代,成为公司未来业务重要的增长点。

注:裕兴股份 2018 年年度报告尚未公告,表中按照2016年和2017年两年数据计算。

长阳科技拟发行不超过7064.22万股,计划募集资金约5.3亿,分别投向年产9000万平方米BOPET高端反射型功能膜项目、年产5040万平方米深加工功能膜项目、年产1000万片高端光学膜片项目、年产3000万平方米半导体封装用离型膜项目和研发中心项目。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0年以前,国内光学膜领域基本处于技术空白期,光学膜严重依赖进口。以公司创始人金亚东博士为核心的研发团队,以液晶显示光学反射膜为切入点,通过不断的原创研发投入和技术积累,公司第一代反射膜于2012年问世,并成为国内少数几家掌握光学反射膜制备技术的企业之一。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及2019 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8亿元、4.67亿元、6.91亿元、3.7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25亿元、0.89亿元、0.57亿元。公司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6.25亿元至6.32亿元,同比增长42.6%至44.19%;预计净利润为0.95亿元至1亿元,同比增长85.76%至95.54%;预计扣非净利润为0.87亿元至0.92亿元,同比增长93.85%至104.99%。

2010年成立的长阳科技其实是创始人金亚东的第二次创业之旅。

公司表示,在继续做大做强做精反射膜的同时,将紧密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进军技术壁垒更高、国外巨头垄断的光学基膜领域,寻求该领域的技术突破和进口替代。目前,公司已实现光学基膜的小批量生产,逐步缩小与国外巨头的技术差距。

据初步询价公告披露,公司拟公开发行7064.22万股。本次初始战略配售发行数量为353.21万股,占本次发行总数量的5%,跟投金额不超过6000万元。

2007年,金亚东与好友张彦共同创办了国内首家新型光学功能薄膜企业激智科技,并两年内完成技术的产业化。

经历两轮问询

久日新材:光引发剂市场龙头企业

2008年10月起,金亚东担任激智科技董事长。

4月19日,长阳科技申请科创板上市获上交所受理。6月21日、7月29日,长阳科技分别回复上交所两轮问询。公司涉及的多次股权转让、股份代持事项以及核心技术等问题是上交所问询的重点。

久日新材是我国光引发剂市场龙头企业,此次同样选择第一套上市标准。公司主要从事系列光引发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全国产量最大、品种最全的光引发剂生产供应商,光引发剂业务市场占有率约30%,在光固化剂领域具有全球影响力。

不过,2011年8月,金亚东不再担任激智科技董事长,并于2011年12月将其所直接持有的激智科技全部股权,以每份1元的出资额价格转让给激智科技实际控制人张彦。

2016年10月,长阳科技在新三板挂牌,2018年2月终止挂牌。对于控股股东金亚东进行多次股权转让的原因,长阳科技称,除了对公司的投资,金亚东未投资或拥有其他开展实质运营的经营实体。金亚东自2010年创立长阳科技后,为改善公司经营状况,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公司的生产运营和技术创新,全面负责采购、生产、销售、技术研发等工作。随着公司新产品的不断研发成功,生产工艺趋于稳定成熟,公司生产经营逐渐好转,并进入良性运转。在此期间,金亚东除从公司获取薪酬外无其他资金和收入来源,为满足其改善家庭生活及对外投资的资金需求,金亚东转让了部分公司股权。

根据中国感光协会辐射固化委员会统计数据,2017年公司光引发剂产量占我国产量的27.40%。2018年度、2019年1月至3月出口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24%、53.79%。

以每份出资额1元的价格转让股份,基本等于“净身出户”,既没有享受到溢价,更无缘分享激智科技后来的IPO盛宴,是纠纷原因还是另有安排?

对于长阳科技股份代持事项,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公司第二大股东陶春风从2017年8月起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况下,继续设置股份代持的原因;说明陶春风和股份代持人黄歆元、蒋林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是否存在规避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形。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6.39亿元、7.4亿元、10.05亿元、4.1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1亿元、0.51亿元、1.76亿元、0.94亿元。公司预计2019年1月至9月营业收入为11亿元至12亿元,同比增长42.76%至55.74%;实现净利润2.22亿元至2.42亿元,同比增长79.06%至95.19%。

2010年11月,金亚东投资设立长阳科技,从事与激智科技同行业业务。

2017年6月至11月期间,陶春风先后通过其控制的宁波立德腾达燃料能源有限公司、宁波利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及其公司员工的账户转账给蒋林波和黄歆元,由上述二人代陶春风通过新三板交易系统购入公司股票,合计股份数为1700万股,所受让的股份来源于陶春风及其一致行动人所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

久日新材此次拟募集资金15.95亿元,投向年产87000吨光固化系列材料建设等项目。根据初步询价公告,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为不超过2780.68万股,战略配售对象仅为保荐机构相关子公司,参与跟投的为招商证券投资有限公司,其中初始战略配售数量为111.23万股,占本次发行总规模的4%。

公开资料显示,激智科技现任财务总监徐赞曾于2010年11月至2011年10月任职于长阳科技。

公告显示,蒋林波系陶春风外甥女的配偶,并在陶春风控制的宁波长鸿任职。除上述情形外,陶春风、黄歆元、蒋林波三人不存在其他关联关系。黄歆元、蒋林波替陶春风代持的股份出让方分别为长阳控股和彤运贸易。长阳控股是陶春风控制的企业,彤运贸易系陶春风一致行动人唐晓彤控制的企业。今年1月1日,陶春风将委托黄歆元、蒋林波代持的股份进行了还原,消除了股份代持情形。

公司深陷专利诉讼被索赔

更为严重的是,价值线研究院发现,长阳科技深陷专利诉讼被索赔2610万元。

2017年5月和8月,日本东丽以长阳科技侵犯其拥有的两项专利为由,将长阳科技告上法庭,要求其“停止侵犯发明专利权行为”、向支付侵权赔偿金等合计2610万元。

虽然,在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发明专利权”无效后,深圳中院驳回日本东丽的起诉,但随后日本东丽方面又将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告上法庭。案件已进入审理阶段,但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尚未正式开庭。

长阳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在上述诉讼中败诉,将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不利影响。不过,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金亚东承诺,如公司因该等事宜在任何情形下被要求承担赔偿、补偿或其他责任的,其将全额承担因该等要求致使公司承担的全部支出及费用,且在承担后不向公司追偿,保证公司不会因此遭受任何损失。

投行专家认为,由于“科技含金量”是科创板企业的“生产力”,如果公司在专利诉讼中败诉,将会对IPO进程产生较大影响。

研发投入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

长阳科技在招股书中强调“注重研发和创新能力”,但仔细研究不难发现,长阳科技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却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长阳科技的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1045万元、2157万元和2737万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75%、4.62%和3.69%,比例较低,最近一年甚至没有超过4%。低于同期可比上市公司裕兴股份和航天彩虹。

对此,长阳科技表示:公司为非上市公司,存在创立时间短、资金实力有限的实际情况,有限的资金需要兼顾研发和生产的平衡。未来随着公司上市后融资环境的优化,公司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公司将不断增加研发投入,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将大幅上升,达到并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然而,价值线研究院发现,长阳科技的研发费用占比落后于行业平均水平,但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占比和管理费用占比却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报告期内,该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4.18%、4.9%和3.54%,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1-3个百分点;同期管理费用分别为6.04%、4.43%和3.41%,也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1-2个百分点。

上述投行专家认为,“三费”中的研发费用占比落后行业平均,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高于行业平均,这样的情况不好。对此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也做了解释:“报告期内,公司2016年度至2017年度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公司为非上市公司,业务规模和营业收入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较小,随着业务规模的增加,公司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呈现下降趋势,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逐渐趋近。同期公司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主要系公司为非上市公司,创立时间短,资金实力有限,有限的资金需要兼顾研发和生产的平衡。未来随着公司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公司将不断增加研发投入,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将大幅上升,达到并超过同行业上市公司水平。”

长阳科技给出的解释是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区别,这个解释是不是有些牵强?

资产负债率远高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

截至2018年末,长阳科技资产总额12.74亿元,资产负债率51.91%。虽然比2016年最高值80.37%有了调整,但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裕兴股份、航天彩虹近三年的最高负债率不超过20%。

价值线研究院通过申报稿发现:因长阳科技有大量银行借款,报告期内,公司每年需要付出的利息少则2000多万,多则3000多万;2018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为1.04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2000多万;2019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约共1.26亿元;长期借款约为1.52亿元。

对此,公司解释为,作为技术型新材料生产企业,资金实力弱,业务扩张所需资金主要依靠银行借款和自身积累解决,因此,公司负债率长期处于较高水平。

另外,长阳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也比较大。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7亿元、2.3亿元和2.7万元,呈逐年上升趋势。同期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58.73%、56.58%和47.20%,占比也相对较大。

对于长阳科技拟登陆科创板进程中的一系列问题,价值线研究院将进一步追踪报道。

价值线综合中国网、号外财经、IPO日报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腾讯证券微信公众号(TencentStock)

{"type":2,"value":"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长阳科技,扫地出门

关键词: 新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