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应警惕非理性繁荣,银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11-14

上海6月22日 - 中国财经媒体--21世纪经济报导周四报导称,进入6月以来,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一改往日对不良资产的“惜售”情结,主动对外大量转让不良资产,仅近日转让的债权本息就超过600亿元人民币。

作者 李铮

今年上半年银行不良贷款反弹压力有增无减,除了核销的传统方式外,今年二季度以来银行还通过不良资产转让方式甩包袱。

报导援引业内人士称,四大行集中转让不良资产主要是迫于银监会“三三四”(“三违反”、“三套利”和“四不当”)检查的监管压力;银监会多个文件要求,加强对银行不良的真实性核查,原来非真实出表的行为要及时制止,如果不及时卖掉转为真实出售,或将面临监管处罚。

新豪天地 1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今年以来频发公告转让来自于银行的不良资产,其中包括个人贷款、公司贷款,以及按照银行不良贷款五级分类划分的损失类贷款,甚至包括尚未降级至损失类贷款的可疑类贷款。

报导指出,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和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近期均出现数百亿的不良资产对外转让。比如,北金所专门为农业银行(601288.SS)旗下子公司信恩润实投资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进行推介,共涉及185户债权,债权本息高达159亿元。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不仅AMC在接手银行不良资产,第三方公司也在做这门生意,主要是市场需求比较旺盛,越来越多的银行在谋求市场化方式处置不良资产。”某农商行资产保全部人士称。

建设银行(601939.SS)和长城资产成立的合资公司长融金诺投资公司和华融汇通资产管理公司也在北金所和天金所转让不良资产,并注明为“受托资产”。

上海6月28日 - 中国问题资产处置市场二季度依旧热火朝天:一边是强监管下银行纷纷真实卖断式出售不良资产;一边是以信达和华融为代表的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继续抢占份额,地方AMC跃跃欲试,国内外资金亦纷至沓来。

不良资产转让渐火

其中,长融金诺在北金所挂牌的“潮州市华山实业有限公司等93户债权资产”规模为10.91亿元,转让底价为3.33亿元;华融汇通的广东智力宝食品有限公司等43户债权资产本息高达44.36亿元,转让底价为18.5亿元。

不过看似疯狂的背后,却是资产包交易价格继续攀升,高投机倾向明显,加杠杆资金压力很大,仍有必要警惕非理性繁荣。有消息人士向透露,银监会早前对四大AMC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其回归处置主业,控制非金业务新增规模,“四大的非金业务也是出现过不少不良的。”

7月初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特意为来自银行的多笔不良资产进行网上推介,其中包括建行、工行的可疑类贷款、中行的政策类贷款、中行的损失类贷款以及华夏银行的债权资产。证券时报记者查阅资产清单发现,建行的个人贷款和公司贷款分别为488笔和199笔、工行为22笔、中行政策类贷款和损失类贷款分别为194笔和54笔、华夏银行为11笔。

报导还援引业内人士称,除了公开的交易所挂牌,工行(601398.SS)和建行总行也通过向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地方AMC定向招标的方式,转让了大量的不良。6月14日,建行通过招标的方式公开转让近160亿元不良资产,其中一半以上由信达中标,其余40%被华融买走,另外两家地方AMC仅拿到10亿元。

“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吗?并不是,市场不过是看起来很大。”一位地方AMC高管对表示,眼下是很尴尬的阶段,进入到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钱和标的越来越多,但可选择的标的越来越少,对内部收益率的要求已降低到10%-15%左右。

新豪天地,值得一提的是,贷款笔数看似较多,但这些不良贷款单笔贷款金额并不大。以中行54笔损失类贷款为例,合计债权本金不过数千万元。建行199笔公司贷款中,不少笔债权本金规模为几百万元,有的甚至仅几万元至几十万元。银行显然没有兴趣慢慢处置这些金额不多的不良贷款,而选择一次性打包卖给AMC。

发稿 吕雯瑾;审校 张喜良

他指出,受制于监管检查压力,今年以来银行大多采取真实卖断式出售不良,同时MPA考核背景下,其他资产卖不动亦需要不良来置换紧张的信贷额度;而通过交易所转让的不良债权,大多是“返管理式”,即此前银行非真实出表的资产。

“如果银行走法律程序起诉逾期借款人,待法院判决后再处置抵债资产,起码要耗上1年时间。”上述农商行人士称。

“以前直接卖不甘心,现在利率升回来了,价格可以走得好一点,以时间换空间。”他说。

更重要的是,银行受分业经营限制不能投资实业,处置不良资产的方式比较单一,而AMC则可通过债转股、债权资产重组等多种方式处置不良贷款。

与此同时,监管层亦继续多管齐下支持银行处置不良。了解到,国家外管局日前授权深圳分局以“逐笔审核、交易限定”为原则,推进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试点。深圳成为全国首个获得授权、自行审核管理辖内机构跨境资产转让业务申请的试点地区。

上述不良资产包只是其中之一。今年以来,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频繁在网站上挂出银行不良资产包处置信息,此外还包括以拍卖、公开竞争出售等处置方式,其中最大的一个不良资产包金额接近50亿元。

具体而言,在交易限定上,明确境内资产对外出让,转让对价为流入方向,交易币种不限,流入币种可自由选择;同时,对外出让资产仅限于银行不良资产。申请机构作为跨境融资备案主体,代实际债务人按相关规定由前海金融交易所办理跨境融资签约备案。因跨境转让形成的跨境融资,不占用申请机构自身跨境融资额度。

监管对银行处置不良贷款态度明确,今年7月初国务院金十条明确支持银行开展不良贷款转让,扩大银行不良贷款自主核销权,及时主动消化吸收风险。

在银行业出表被抑制的背景下,不良资产市场规模继续放大是确定性事件,不管是存量还是增量不良,供给仍将充沛,这在业界亦是共识。

“与银行合作处置不良贷款是我们下半年的工作重点,余下几个月的合作机会更多。”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一人士称。

以建设银行(601939.SS)为例,获得的一组权威数据显示,该行二季度不良资产转让规模本金接近160亿元人民币,主要买方为信达和华融,合计占比超90%,浙商资产和山东资产亦有少量参与。值得一提的是,建行还升级了资产保全部门,在今年成立了不良资产经营中心,不仅是成本中心还要成为利润中心。

不只是AMC乐见其中的商机,第三方公司对收购银行不良资产也兴趣浓厚,主要为收购有抵押物的不良资产。“比如1亿元的债权资产,银行打折以3000万卖给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处置抵债资产后可拿到6000万元,收益可观。”上述农商行人士称。

同样获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在各地资产交易所,银行或其旗下子公司公开挂牌转让不良资产数量明显增多。比如,建行和长城资产成立的合资公司长融金诺在北金所挂牌“潮州市华山实业有限公司等93户债权资产”规模为10.91亿元,转让底价3.33亿元。

多渠道甩包袱

**价格困境**

除了将不良资产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第三方公司外,银行还积极探索更多不良资产转让渠道,比如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

比起不良资产供应量的讨论,市场开始更加关注资本狂热下的处置价格困境。有银行资产保全部总经理表示,2018年银行将有大量不良债权放出来交易,供应量或超过去年和今年,表内还有大量新增的不良资产,“不愁没有NPL买,但价格走入了一个困境。”

前不久,中信银行一笔2006年已核销、含476笔不良债权的不良资产包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最终采取网络连续报价的竞价方式以2100万元价格成交,较底价抬高5%。

他指出,一个本金抵押物全覆盖的资产包,合理的价格是七折,也就是赚个基本回报,10%的年化收益率;如果加杠杆,收益率可能做到更高,但前提是处置路径顺畅。除了不良资产包的静态估值以外,还有个难度系数。

浙江民泰商业银行今年5月份在浙江产权交易所打包转让188笔不良贷款资产包,在20个工作日的挂牌期限内顺利成交。

“卖家一般只给投资人两个月的了解资产的时间,而且大包至少几百家,每家都有复杂的故事;处置成本除了税费以外,还有大量的隐性成本。”他说。

还有的银行匿名在交易所挂牌转让不良资产。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今年5月份推介一个由3笔不良贷款组成的不良资产包,披露了借款人名称、债权金额以及抵押物,银行名称仅以“某银行”代替。

尽管不同资产包因底层资产和地域差异性等因素,无法形成一个相对标准的合理定价区间供业界参照,但资产包价格虚高,标的物很难选择,的确是不少在问题资产行业浸润多年的专业投资人都面临的共同难题。

在多渠道转让不良资产的同时,一些银行今年上半年还加快不良资产核销的速度。以浦发银行为例,该行6月底合计核销了5.1亿元不良资产,今年3月份浦发银行曾核销约4亿元不良资产,今年上半年累计核销约9亿元不良资产,接近去年全年10.07亿元的核销规模。

“有的包出到9毛3,有的包4毛,你说哪个好?其实很难说,如果前者的标的是上海的地产,后者是信用贷款组合。单看折扣率没意义,要看想象空间,大体上4毛5毛的包想象空间就太小了。”上述地方AMC高管称。

(《证券时报》 唐曜华)

再以前述建行二季度转让的不良资产包为例,成交价格与过往两个季度一样处于较高位置,23个资产包平均成交价折扣率在45%,成交价格最高的是江浙70%多,其次是广东一资产包60%多,最低的内蒙古也是30%,交投活跃。

“四大资金成本低,拿得起;地方AMC很难,再转手卖给二级投资人,他们资金成本更高。基本上感觉就很难投了,现在大多机构都在买一些以前资产管理公司的二手包或者管理包,新拿出来的包买不起了。”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私募基金巨头贝恩资本、孤星基金、太盟投资集团等外资机构已陆续买入国内不良贷款资产组合,试图从中国问题资产市场分一杯羹。

中国不良债务投资机构--海岸投资首席运营官刘昕上周在一论坛上谈到,银行热衷于把热点地区的包拆分成小包,吸引更多竞争者,价格可以卖得更高。现在的竞争者有外资、境内资本,不过一些没有经验的团队,回收的压力和还本付息的压力会非常大。

“很多的人民币基金以较大杠杆投资,压力很大。”他认为,银行不良资产包最近几个季度相对较高的成交价格应该不会长期持续,价格向价值回归,预计今年底价格会有所下调。

审校 张喜良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应警惕非理性繁荣,银

关键词: 新豪天地

上一篇:连续三日上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