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保险遇冷,让以房养老

作者: 房产中心  发布:2019-11-05

  “以房养老”在应对传统保险业务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的同时,还需考虑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等,且由于业务流程管理和风险管控难度较大,税收方面也缺少政策扶持,所以险企对开展相关业务的积极性并不高

新华社北京7月4日电 题:“以房养老”保险缘何遇冷?

把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住在家里,每月就可以领取不低的养老金……这样的老年生活听上去是不是很惬意?然而,这一被寄予厚望的养老新选择缘何遇冷?投保老人有什么感受?还需要哪些扶持政策?记者近日在北京、上海等试点地区进行了调查。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通知称,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简称“以房养老”)扩大到全国范围。对此,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积极发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意在对传统养老方式形成有益补充,满足老年人差异化、多样化养老保障需求。

新华社记者 谭谟晓、王淑娟

试点进展缓慢,4年承保不足百户

  那么,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是如何定义的?“以房养老”从开始试点到向全国推广,这4年间市场反应怎样?未来是否会有更多老年人选择这种养老方式?

把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住在家里,每月就可以领取不低的养老金……这样的老年生活听上去是不是很惬意?然而,这一被寄予厚望的养老新选择缘何遇冷?投保老人有什么感受?还需要哪些扶持政策?记者近日在北京、上海等试点地区进行了调查。

北京的赵先生夫妇年逾古稀,老两口去年投保了幸福人寿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将自己70多平方米的房子做了抵押,每月可从保险公司领取养老保险金1.7万元,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试点期间市场遇冷

试点进展缓慢,4年承保不足百户

这种俗称“以房养老”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是指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但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是一种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即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北京的赵先生夫妇年逾古稀,老两口去年投保了幸福人寿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将自己70多平方米的房子做了抵押,每月可从保险公司领取养老保险金1.7万元,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2014年7月,原保监会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正式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截止时间为2016年6月30日。

  2014年6月,原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个城市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为2年。2016年7月,明确“以房养老”试点时间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并将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等部分地级市。

这种俗称“以房养老”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是指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但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2016年7月,原保监会决定将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广东省的部分地级市,试点期间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

  2018年8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宣布“自即日起,将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扩大到全国开展”。同时强调保险机构要积极创新产品,丰富保障内容,拓展保障形式,有效满足社会养老需求。

2014年7月,原保监会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正式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截止时间为2016年6月30日。

从试点情况来看,“以房养老”保险有效提高了参保老人的可支配收入。据上海保监局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参加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签约客户共46户,领取养老保险金的有32户,每户月均领取养老金约12104元。

  的确,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养老问题变得十分紧迫。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亿人,占总人口17.3%。一般认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达到总人口的10%,即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

2016年7月,原保监会决定将试点范围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广东省的部分地级市,试点期间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

但受多重因素制约,试点进展仍显缓慢。截至今年6月底,有多家保险公司获得了试点资格,但只有幸福人寿开展了业务,共有98户家庭139位老人完成承保手续。

  据了解,试点4年以来,原保监会批复了幸福人寿、人保寿险等公司的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其中,2015年3月,首款“以房养老”产品《幸福房来宝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A款)》获批;2016年10月,《人保寿险安居乐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通过审核。

从试点情况来看,“以房养老”保险有效提高了参保老人的可支配收入。据上海保监局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参加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签约客户共46户,领取养老保险金的有32户,每户月均领取养老金约12104元。

老人有顾虑,保险公司也不太积极

  但是,由于参与险企较少,产品设计单一,风险保障不够全面,多数需求方持观望态度。以目前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主要承保公司幸福人寿的业务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7月31日,该公司累计签约201单(141户),累计承保139单(99户),遭遇市场“冷待”。

新豪天地,但受多重因素制约,试点进展仍显缓慢。截至今年6月底,有多家保险公司获得了试点资格,但只有幸福人寿开展了业务,共有98户家庭139位老人完成承保手续。

记者调查了解到,虽然此项业务承保人数不多,但感兴趣的老人其实并不少。只是受传统养老观念、产权纠纷、相关配套政策尚需完善等因素影响,试点开展起来困难重重。

  亟需配套政策落地

老人有顾虑,保险公司也不太积极

“在中国‘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影响下,一些人难以接受‘以房养老’。”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铭来说,很多老人也难以接受自己辛苦一辈子挣来的房子未来成为别人的。

  “‘以房养老’市场反应不尽如人意,主要缘于需求乏力、供给不足和制度交易环境不成熟。”业内人士指出,一方面,对于需求方而言,多数老年人认为反按揭每月给的补偿较少,没有满足老年人的收益预期;另一方面,在提供产品的保险公司看来,“以房养老”在应对传统保险业务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的同时,还需考虑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等,且由于业务流程管理和风险管控难度较大,税收方面也缺少政策扶持,所以险企对开展相关业务的积极性并不高。

记者调查了解到,虽然此项业务承保人数不多,但感兴趣的老人其实并不少。只是受传统养老观念、产权纠纷、相关配套政策尚需完善等因素影响,试点开展起来困难重重。

还有一些老人在房屋价值评估、投保后但中途能否顺利退保等方面有些顾虑。幸福人寿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项目负责人赵水龙说,幸福人寿会与投保人共同选择和委托一家具备国家一级资质的房地产评估机构进行房屋评估并出具评估报告;一般保险产品犹豫期15天,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犹豫期为30天。客户可随时退保赎回房屋,终止保险合同,但要承担一定的手续费等。

  举个例子,按照已经在售“以房养老”保险产品的设计,老人投保后,保险公司逐月支付费用给老人直至去世,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可是人的寿命是不可预知的,而保险公司一旦预测老人寿命较长,每月支付金额就会较少,如果老人过早辞世,又容易引发家属与保险公司对房屋剩余价值的争论。

“在中国‘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影响下,一些人难以接受‘以房养老’。”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铭来说,很多老人也难以接受自己辛苦一辈子挣来的房子未来成为别人的。

另有一些有“以房养老”意向的老人,因为房产所有权不完整或者子女反对等原因,没有完成承保手续。例如,上海的王老先生非常想参加“以房养老”,但妻子过世后,房子的部分产权归儿子所有,变成了不完全产权,儿子不同意老人将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因此陷入僵局。

  此外,“老人养老金的多少和房屋价值直接挂钩,但房屋评估价格是按照合同约定的,不能更改。如果房价大幅下跌,保险公司也要按照约定的金额给老人发放养老金。如果房价上涨,老人们便会认为‘以房养老’不够划算”。某大型险企产品经理介绍说,该业务涉及房地产、金融、财税、司法等多个领域,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尤其是法律法规尚不健全,政策基础也较薄弱,风险不易管控,难以赢利。

还有一些老人在房屋价值评估、投保后但中途能否顺利退保等方面有些顾虑。幸福人寿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项目负责人赵水龙说,幸福人寿会与投保人共同选择和委托一家具备国家一级资质的房地产评估机构进行房屋评估并出具评估报告;一般保险产品犹豫期15天,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犹豫期为30天。客户可随时退保赎回房屋,终止保险合同,但要承担一定的手续费等。

对保险公司来说,开展这项业务的积极性也不太高。一位保险公司高管坦言:“‘以房养老’保险属于保本微利型业务,需要不断向老人支付养老金,在老人过世后才能处置房产,对现金流有很高要求,因此保险公司积极性不高。”

  事实上,“以房养老”是通过市场化手段运作的一种补充养老方式,是为已拥有房产的老年人提供一种增加养老资金来源的选择,不会影响老年人传统的养老方式,在国外也不乏成熟经验。国际上,为防止房价下跌造成的损失,保险公司会采用再保险机制分散风险。而在调动保险公司积极性方面,会配套出台税收优惠和激励性政策支持。

另有一些有“以房养老”意向的老人,因为房产所有权不完整或者子女反对等原因,没有完成承保手续。例如,上海的王老先生非常想参加“以房养老”,但妻子过世后,房子的部分产权归儿子所有,变成了不完全产权,儿子不同意老人将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因此陷入僵局。

政府和市场共同呵护,让更多老年人受益

  未来发展可期待

对保险公司来说,开展这项业务的积极性也不太高。一位保险公司高管坦言:“‘以房养老’保险属于保本微利型业务,需要不断向老人支付养老金,在老人过世后才能处置房产,对现金流有很高要求,因此保险公司积极性不高。”

“‘以房养老’为老年人提供了新的养老解决方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增加养老收入、长期终身领取养老金的三大核心需求。

  而国内“以房养老”保险自试点以来,就有不少业内人士建议,让配套政策尽快落地,以助推“以房养老”赢得更多认可,如免除入保房屋产权证增名税费;减免保险企业在反向抵押保险业务上的所得税;免除入保房产的房产税等优惠政策。

政府和市场共同呵护,让更多老年人受益

他认为,尽管“以房养老”保险在较长时间内会是一个小众产品,但它还是有市场的,空巢家庭等需要这样的产品,因此需要政府和市场共同呵护。

  与此同时,很多消费者向记者坦言,对于老年人来说,并不只看重晚年每月拿到多少养老金,及时的护理服务和较好的医养环境才是晚年生活的必需品。“虽然居家养老是主要的养老方式,但随着老人们身体机能的衰退,必然会有一部分人选择入住养老机构。护理业态完整、配套齐全的全功能养老社区,有居家养老不可替代的价值。”泰康保险相关负责人表示。

“‘以房养老’为老年人提供了新的养老解决方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增加养老收入、长期终身领取养老金的三大核心需求。

业内人士表示,“以房养老”保险涉及房地产、金融、财税等领域,除传统保险业务需要应对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外,还增加了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法律风险等,特别是当前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业务流程管理和风险管控难度较大,税收方面也缺少政策扶持。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部分保险公司已经在探索“以房养老”的延伸业务,考虑把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项目与养老机构的护理服务结合起来,建立购买服务的绿色通道,为老人提供一站式养老生活服务,包括对接具备医疗服务的养老社区,让参加项目的老年人获得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他认为,尽管“以房养老”保险在较长时间内会是一个小众产品,但它还是有市场的,空巢家庭等需要这样的产品,因此需要政府和市场共同呵护。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将认真总结试点经验,加强与相关部委的沟通协调,推动完善配套政策,探索业务经营规律,逐步建立规范有序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市场,鼓励更多保险公司参与,扩大和优化保险产品供给,让更多老年人受益。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会认真总结试点经验,加强与相关部委的沟通协调,推动完善配套政策,探索业务经营规律,逐步建立规范有序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市场。还将鼓励更多保险公司参与,保险机构也要做好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等综合研判,扩大和优化保险产品供给,强化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业务的风险防范与管控。

业内人士表示,“以房养老”保险涉及房地产、金融、财税等领域,除传统保险业务需要应对的长寿风险和利率风险外,还增加了房地产市场波动风险、房产处置风险、法律风险等,特别是当前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业务流程管理和风险管控难度较大,税收方面也缺少政策扶持。

专家建议,保险公司应完善养老产业链布局,探索通过引入长期护理保险与“以房养老”保险产品有效融合、发展康复医疗等,为老年人提供更全面、多层次的养老服务。

  可以预见,“以房养老”将会成为更多人认可的养老方式。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将认真总结试点经验,加强与相关部委的沟通协调,推动完善配套政策,探索业务经营规律,逐步建立规范有序的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市场,鼓励更多保险公司参与,扩大和优化保险产品供给,让更多老年人受益。

专家建议,保险公司应完善养老产业链布局,探索通过引入长期护理保险与“以房养老”保险产品有效融合、发展康复医疗等,为老年人提供更全面、多层次的养老服务。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房产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保险遇冷,让以房养老

关键词: 新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