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王健林旗下万达网科员工遭集体裁员,万科腾讯

作者: 电子商务  发布:2019-09-05

王健林的万达网络集团裁员进入了尾声阶段。

原文出处:澎湃新闻

4个月前的一天,马化腾现身海南,笑容满面为腾讯系投资成员高朋站台。

澎湃新闻获悉,此前大量裁员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最后一批裁员已快要完成,裁员完成后,留下的原万达网科员工约300人将会去万达网科和腾讯系高朋科技成立的新公司。

王健林曾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现在正面临着生存艰难的生存局面。

王健林曾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现在正面临着生存艰难的局面。

那条简单、严肃的新闻里,有几个关键事实:高朋获得鼎晖投资领投的A轮投资,投资方名单中万达商管赫然在列;入股大象慧云,高朋成为其除航信、京东之外的第三大股东;高朋和大象慧云,都是以“电子发票”为切入口的“互联网 财税”领域种子选手。

王健林开完万达2017年年会后,网科业务全部停止

12 月 28 日,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以下简称“万达网科”)从当天开始大规模裁员,据称要从目前的 6000 名员工裁至 300 名,即只保留职能部门,这意味着网科人员将从最高峰削减 95%。

12月28日,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以下简称“万达网科”)从当天开始大规模裁员,据称要从目前的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即只保留职能部门,这意味着网科人员将从最高峰削减95%。

4000公里开外的哈尔滨,王健林刚为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历史上难忘”的2017年作总结陈词时间不久。1月20日这天过后,王健林叫停了万达网科的全线业务,“网科集团暂不安排2018年收入计划,要等战略合作者确定之后,再来确定业务目标”。

“网科实在是因为没钱,公司一直没有融资进来,也不是说不赔我们,公司是真的没钱,给的赔偿方案仍然是N 1,跟之前没什么区别。”一位即将离职的网科员工对澎湃新闻说,“年会后网科的业务就停下来了,也没有业务可以做,就是在把之前的业务收尾。”

口头通知员工签字离职,不签的会将合同快递到家

口头通知员工签字离职,不签的会将合同快递到家

腾讯、高朋如何与日后万达网科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彼时已有了端倪。

万达网科自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分批裁员,此前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劳动合同解除通知》内容显示,公司与员工从2018年1月1日起解除劳动合同,此外,万达网科向离职员工支付1个月工资作为代通知金,支付2个月工资作为补偿金,万达网科为员工缴纳的社会保险到2017年12月为止。

“今天一早到公司,上级领导就通知要裁员,领导和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在房间里,把员工一个个单独叫过去谈话,并且告诉我们签不签协议都一样要走人,不签协议也没用,公司会单方面终止合同。如果不签的话,会把合同快递到家庭地址。现在已经通知 1000 多名员工了。”上述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集团现在不仅项目都停了,而且还拖欠供应商的款项。”

“今天一早到公司,上级领导就通知要裁员,领导和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在房间里,把员工一个个单独叫过去谈话,并且告诉我们签不签协议都一样要走人,不签协议也没用,公司会单方面终止合同。如果不签的话,会把合同快递到家庭地址。现在已经通知1000多名员工了。”上述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集团现在不仅项目都停了,而且还拖欠供应商的款项。”

今年5月30日,万达网科走向终点。万达、腾讯、高朋宣布,三方将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分别占股51%、42.48%、6.52%。万达集团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该新公司董事长由万达商管总裁齐界担任,CEO由腾讯推荐的高朋CEO高峡担任。

此前有被裁员的员工向澎湃新闻透露,员工对于万达网科的赔偿诉求是“N 1 4”, 所谓的N 1 4的意思是,N 1是裁员赔偿,4是年终奖,也就是说一年有16薪。但此前被裁员的员工根本拿不到年终奖的4薪。

澎湃新闻获得的这份《劳动合同解除通知》内容显示,公司与员工从 2018 年 1 月 1 日起解除劳动合同,此外,万达网科向离职员工支付 1 个月工资作为代通知金,支付 2 个月工资作为补偿金,万达网科为员工缴纳的社会保险到 2017 年 12 月为止。

澎湃新闻获得的这份《劳动合同解除通知》内容显示,公司与员工从2018年1月1日起解除劳动合同,此外,万达网科向离职员工支付1个月工资作为代通知金,支付2个月工资作为补偿金,万达网科为员工缴纳的社会保险到2017年12月为止。

一个坐拥亿级用户、年营收454亿美元的线上流量巨头,和一个年客流31.9亿元、年营收2273亿元的线下商业巨头,两者碰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震撼效果?

据澎湃新闻了解到的情况,万达网科在此次裁员结束之后,会宣布和腾讯系高朋的合作。

但对于缴纳社保这一条,有万达网科的前员工称,在 6 月份离职的员工曾表示,之前万达网科承诺社保交到下个月(即 7 月份),但实际上并未交足。

但对于缴纳社保这一条,有万达网科的前员工称,在6月份离职的员工曾表示,之前万达网科承诺社保交到下个月(即7月份),但实际上并未交足。

走过风暴的王健林,正在编织一张消费时代的大网,腾讯、京东、苏宁等“金字塔尖”决策者们同样期待借万达商管平台,形成新的一个能量巨大的交际圈,并掌控更多的话语权。

事实上,万达在2月份就已加入高朋的新一轮融资。

同时,万达网科要求员工提交个人提交的辞职申请。内容显示,“因个人原因,我要求从 2018 年 1 月 1 日起解除与公司于X年X月X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终止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并终止全部的劳动待遇……即日起,我的行为与公司无关,不会发表对公司不利的言论等。”

同时,万达网科要求员工提交个人提交的辞职申请。内容显示,“因个人原因,我要求从2018年1月1日起解除与公司于X年X月X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终止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并终止全部的劳动待遇……即日起,我的行为与公司无关,不会发表对公司不利的言论等。”

他们要一同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中国“新消费”样板。这也是最具想象力的商业模式,打破单一消费平台、单一生活场景的局限,变革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新经济,用互联网重构商业逻辑和商业运营规则。

2月2日,海南高朋宣布获得了鼎晖投资、高瓴资本、IDG及万达商业管理集团的新一轮数亿元融资协议,同时高朋也宣布入股大象慧云成为继航信、京东外第三大股东。当时,海南省省长沈晓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均出席了签约仪式,高朋同腾讯、海南航信、海南澄迈县政府签署了电子发票先锋示范城市战略试点。

图片 1

图片 2

作为智慧商业时代的开创者,这个题材在资本市场将会价值几何?新公司的合作细节与日程表如何设定等,时代周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万达集团和腾讯集团官方及内部人士。

值得一提的是,在万达入股腾讯旗下高朋公司之前的4天前,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云商、融创中国和京东340亿元入股万达商业。在此次合作中,腾讯就曾表示将推进与万达旗下网络科技集团的战略合作。

劳动合同解除通知

劳动合同解除通知

高朋和高峡,都和大腾讯系生态资源密不可分。

高朋官网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2月,最初为由腾讯和美国团购鼻祖GROUPON各出资5000万美金成立的团购业务公司,2017年初,公司进行资产重组,腾讯成为高朋单一最大股东。公司业务扩展为微信商业化项目孵化平台、腾讯生态布局早期投资平台、团购模式整合优化新电商平台等三条业务线。

图片 3

图片 4辞职申请

高朋最早是腾讯和美国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合资成立的团购公司。千团大战后,高朋先是转型运营拥有微信二级入口的微影,如今成为腾讯面向电子发票行业的尖刀。高峡最早任原团购网站高朋网副总裁、微信商业化总顾问等,亦有特斯拉、万达电商等的从业经历。

官网称,“高朋孵化、投资及深度参与了包含游戏娱乐、移动医疗、企业服务、新零售、智能硬件等近20家公司;整体公司总市值超过270亿 。”

辞职申请

图片 5劳动合同解除证明

“新公司还在注册过程中,名字还不便对外透露。”万达内部人士何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三方合作进入了实质阶段,落地执行的细节和时间表也经过了反复梳理,业务方向以新零售新消费为主。”

2012年11月,微信联合高朋推出“微团购”。2013年11月,微信更新版本后,钱包中上线的“电影票”由高朋电影频道独家运营,高朋电影与QQ电影票合并。截至2016年10月,高朋完成了整体业务转型。2016年12月,高朋和腾讯签署战略协议,负责新零售电商板块。2016年12月起,筹备组建了高朋第一支产业基金,成立高朋资本。目前,腾讯持有其21.07%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图片 6

图片 7协议

要去往新消费时代的远方,万达最终再度选择与腾讯结伴而行。

“豪华高管团”成员大多数已离职

劳动合同解除证明

“他们口头上说签不签都一样,并且没有任何公司官方形式通知或者邮件通知,就是HR拿着协议找你一个一个聊,当面就说你只是个别情况。”该知情人士表示,“连领导都通知了,让被裁的领导和普通员工谈,万达网科的整块业务要砍掉。当时好多人都是被16薪(年收入=16个月月薪)忽悠进来的。”

2014年,在万达商业赴港上市的前4个月,万达、腾讯、百度一度走到了一起。这个被称为“腾百万”的组合签署了战略合作意向协议,并成立合资公司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彼时,三方宣告,计划3年投资50亿元,5年投资200亿元,建立全球最大O2O电商公司。

澎湃新闻还获悉,王健林此前为万达网科组建的“豪华高管团”中的成员大多数已经离职。据澎湃新闻了解到的信息,除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的刘允还在网科之外,万科网科副总裁赵瑞安、徐辉均已离职。

图片 8

澎湃新闻获悉,目前还未签署协议的员工有着“N 1 4”的诉求。该知情人士解释所谓的N 1 4的意思是,N 1是裁员赔偿,4是年终奖,也就是说一年有16薪。然而现在被要求在12月30日之前全部走人,也就是说员工根本拿不到年终奖的4薪。

这个被马云调侃为“凑拢班子”的组合,在两年后无声无息散了伙。新飞凡团队曾发布一份声明,“由于综合因素影响,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新飞凡是完全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

2017年2月,王健林为万达网科组建的“豪华高管团队”基本组建完毕,曾在北京银行担任副行长的赵瑞安任万达网科副总裁一职;曾在谷歌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刘允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徐辉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曾任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的王济涛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曾任PayPal中国区首席财务官的梁嘉声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

协议

澎湃新闻看到的已经签署“辞职文件”的名单里,除了已经在万达网科工作一年以上的员工,甚至在今年4月份、5月份新进来的员工也在其中,有部分员工已经签署了文件并被标注为:2017年12月28日离职,在岗时间仅有半年左右。

“这次万达与腾讯在资源注入与管理上都与前一次不同,双方参与感都很强。”何笑称,“前一次,万达持有70%股权,腾讯、百度各持15%股权,除了高声量、高期待之外,三方并未有实质上的业务碰撞。这次腾讯和高朋合计占股49%,不可能再打酱油,要把资源拿出来拼一拼了。”

显然,当初王健林对万达网科的未来抱有美好的憧憬,但现实却并没有朝着王健林希望的方向发展。按照王健林此前的愿景,万达网络科技集团要在2018年盈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整体上市。

“他们口头上说签不签都一样,并且没有任何公司官方形式通知或者邮件通知,就是 HR 拿着协议找你一个一个聊,当面就说你只是个别情况。”该知情人士表示,“连领导都通知了,让被裁的领导和普通员工谈,万达网科的整块业务要砍掉。当时好多人都是被 16 薪(年收入=16 个月月薪)忽悠进来的。”

此前曾有报道称,万达网科要裁员70%,裁员的标准是尚在试用期的员工没有理由的一律不给转正,直接走人;有审计问题的,比如在2016年双十一中有刷单情况的走人;年终考核B以下的走人。

眼前的三方,是一幅错综复杂的持股关系图:今年年初,腾讯带着一支豪华投资队伍走向万达秀场中央,他以100亿元吃下了万达商业4.12%的股份;在去年初资产重组后,腾讯以21.07%的份额成为高朋单一最大股东;万达商管同时也持有高朋的股份。

王健林也一直在为万达网科寻找资金。

澎湃新闻获悉,目前还未签署协议的员工有着“N 1 4”的诉求。该知情人士解释所谓的N 1 4 的意思是,N 1 是裁员赔偿,4 是年终奖,也就是说一年有 16 薪。然而现在被要求在 12 月 30 日之前全部走人,也就是说员工根本拿不到年终奖的 4 薪。

“考核标准一改再改,我的年中考核在B以上还是走人了。”前述知情人士表示,万达网科在更改员工的考核标准上采取,如果原来是ABC档次,C以上合格。但同样的分数会改成A 、AB ,原来的A就变成了B 。

万达集团透露,接下来,新公司将注入万达网科原飞凡等部分业务,腾讯将重点投入线上流量等优质资源,而高朋则融入电子发票等业务。

2017年上半年,曾有国际投行牵头对网科集团做了一轮尽调,但尽调结果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业务梳理的不是很清楚。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推迟了原定于2017年进行的15亿美元融资方案。

澎湃新闻看到的已经签署“辞职文件”的名单里,除了已经在万达网科工作一年以上的员工,甚至在今年 4 月份、5 月份新进来的员工也在其中,有部分员工已经签署了文件并被标注为:2017 年 12 月 28 日离职,在岗时间仅有半年左右。

其实,万达网科裁员的消息此前已经被爆出。

知名互联网观察家王冠雄分析称,万达新网科已经蓄势待发,线上线下两大超级流量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未来将会探索出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值得关注和研究。

“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1月20日,王健林在集团2017年会上说道。

此前曾有报道称,万达网科要裁员 70%,裁员的标准是尚在试用期的员工没有理由的一律不给转正,直接走人;有审计问题的,比如在 2016 年双十一中有刷单情况的走人;年终考核B以下的走人。

12月21日,万达网科公有云服务板块被爆出部分业务部门解散的消息。消息称,万达云公司销售部、市场部、解决方案部等部门解散,解散的原因则是公司与IBM的合作谈判并不顺利。而仅仅在4个月前,万达还公布了云服务在今年年底邀请试用的时间表。

万达与腾讯组成同盟,打着“新消费”模式的大旗,一方面对万达商业中心线下场景进行全面数字化升级,打造智慧广场、智慧门店,紧密连接商业中心、商户和消费者,形成“超级导购”“超级店长”“超级会员”三位一体体系,提升商业中心效能和消费体验;另一方面要积极探索新消费领域潜在的升级空间和巨大市场,共同营造新消费大生态。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是大连万达集团在进行第四次转型时的成果,2016年10月,万达网科从万达金融集团中分拆独立出来。分拆之后,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保险、投资业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网络数据中心、海鼎公司、网络信贷公司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

“考核标准一改再改,我的年中考核在B以上还是走人了。”前述知情人士表示,万达网科在更改员工的考核标准上采取,如果原来是 ABC 档次,C以上合格。但同样的分数会改成A 、AB ,原来的A就变成了B 。

澎湃新闻了解到,人员调整的消息基本可以确认,但并不清楚调整是否涉及公有云板块所有员工。当时有万达内部人士称,这个(与IBM合作)项目仍在正常进行,下一步,万达还将继续推进IBM公有云技术在中国的落地。关于此次调整,是双方在合作推进中,根据实际情况,在角色定位、推进节奏及责任义务作出的相应调整。

万达集团和腾讯集团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相关进展会以公告形式披露。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由原万达金融集团总裁曲德君担任。按照网络科技集团官网此前的介绍,网络科技集团的愿景是将实业与互联网结合,做成大型开放型平台公司,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技术为实体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为消费者提供生活圈消费服务。

其实,万达网科裁员的消息此前已经被爆出。

王健林曾宣布万达网科要在2020年实现整体上市

“此前万达与腾讯尝试开发小程序,效果就很好,涨了几千万的用户关注度。”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建立合作关系后,未来万达广场中的所有商铺都可以接入微信小程序,一方面能够拉近商家与用户的距离,通过线上数字化营销提高用户的重复到店率,打通会员资源;另一方面也能扩展小程序的使用,扩大微信支付的商业版图,对于双方业务都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然而,现在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已经从大连万达集团的四大业务集团中剥离。

12 月 21 日,万达网科公有云服务板块被爆出部分业务部门解散的消息。消息称,万达云公司销售部、市场部、解决方案部等部门解散,解散的原因则是公司与 IBM 的合作谈判并不顺利。而仅仅在 4 个月前,万达还公布了云服务在今年年底邀请试用的时间表。

万达网科科技集团是万达集团在进行第四次转型时的成果。万达网科旗下主要有四大业务板块:包括数字商业、智慧生活、金融科技和公有云服务。

“新公司的业务细节还在磨合与确认中,但可以确定的是,飞凡字眼以后不再启用。”万达内部人士张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新公司会用一个新名字,在原先大数据积累基础上重新面向市场。

目前在大连万达集团的官网上,万达现有的四大业务集团从先前的商业集团、文化集团、金融集团和网络科技集团变为商管集团、文化集团、地产集团和金融集团,网络科技集团不再作为单独的业务集团存在。

澎湃新闻了解到,人员调整的消息基本可以确认,但并不清楚调整是否涉及公有云板块所有员工。当时有万达内部人士称,这个(与 IBM 合作)项目仍在正常进行,下一步,万达还将继续推进 IBM 公有云技术在中国的落地。关于此次调整,是双方在合作推进中,根据实际情况,在角色定位、推进节奏及责任义务作出的相应调整。

就在10月26日,万达网科旗下的飞凡App还进行了功能升级。彼时,万达网科称,飞凡App发布以“逛”为核心定位的全新产品版本,引导用户从单纯线上“买买买”回归线下“逛逛逛”的真实生活和社交体验中。

去地产化,是万达航母近年一次重新起航。互联网颠覆传统产业,这带给王健林意外的发现:万达广场天然就是一个巨大商业平台和入口。一旦万达打通自我生态圈中的线上线下能量,则能释放反向颠覆互联网巨头的价值。

王健林曾宣布万达网科要在 2020 年实现整体上市

2016年10月,万达集团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从万达金融集团中分拆独立出来,分拆之后,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保险、投资业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网络数据中心、海鼎公司、网络信贷公司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

“互联网 ”并不新鲜,难点在于怎样做成万达风格?王健林对此早已定调:“万达要做一个完全创新的东西,不会对标淘宝或京东等电商平台。”

万达网科科技集团是万达集团在进行第四次转型时的成果。万达网科旗下主要有四大业务板块:包括数字商业、智慧生活、金融科技和公有云服务。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由原万达金融集团总裁曲德君担任。万达金融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由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董建岳担任。

这是一段漫长的摸索、磨合历程。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2012年起,从龚义涛、董策到李进岭,飞凡三任CEO先后离职,最长的龚义涛也只有14个月,而董策和李进领都只有1年左右。

就在 10 月 26 日,万达网科旗下的飞凡 APP 还进行了功能升级。彼时,万达网科称,飞凡 APP 发布以“逛”为核心定位的全新产品版本,引导用户从单纯线上“买买买”回归线下“逛逛逛”的真实生活和社交体验中。

按照网络科技集团官网的介绍,网络科技集团的愿景是将实业与互联网结合,做成大型开放型平台公司,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技术为实体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为消费者提供生活圈消费服务。

坊间传闻,这三任CEO的税前年薪分别是200万元、450万元和800万元。虽未得到证实,但从薪酬增长幅度和离职频率可以看出,王健林对飞凡的重视和焦急。

2016 年 10 月,万达集团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从万达金融集团中分拆独立出来,分拆之后,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保险、投资业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网络数据中心、海鼎公司、网络信贷公司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

此外,王健林更是为万达网科组建了一支豪华的高管队伍。

王健林曾将飞凡视作万达未来最有价值的板块,期望他能重塑零售体验与格局。在王健林的计划里,飞凡要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元并整体上市。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由原万达金融集团总裁曲德君担任。万达金融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由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董建岳担任。

今年2月,万达网科的高管团队基本组建完毕,曾在北京银行担任副行长的赵瑞安任万达网科副总裁一职;曾在谷歌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刘允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徐辉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曾任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的王济涛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曾任PayPal中国区首席财务官的梁嘉声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

他在当时的一次内部会上强调,万达所有的网上资源必须全部统一划给飞凡网,资源要集中,不允许各系统单独搞电商。

按照网络科技集团官网的介绍,网络科技集团的愿景是将实业与互联网结合,做成大型开放型平台公司,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技术为实体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为消费者提供生活圈消费服务。

此前曾有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王健林对网科集团的期望值是比较高的。但万达网科的业务模式梳理的不清楚,除了金融科技板块有利润之外,其余的板块业务一直都不清晰。

“腾百万”宣布瓦解后仅2个月后,万达又成立了网科集团,其初始业务从万达金融集团分拆独立。拆分后,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保险、投资业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快钱、征信等归于万达网科集团,由万达老将曲德君统领。

此外,王健林更是为万达网科组建了一支豪华的高管队伍。

其实对于万达网科业务模式的问题,王健林也曾在万达集团2017年的团拜会上提过。当时王健林称,目前除了网络和金融公司(即万达网科),其他公司的业务板块基本成型,业务模式也看得清楚了。值得注意的是,王健林在当时就强调,2017年将是万达网科关键的一年。

何笑透露,以往万达业务分拆,周期都以年来计算,但网科的分拆动作很快,由王健林亲自指派,各集团高层执行度很高。

今年 2 月,万达网科的高管团队基本组建完毕,曾在北京银行担任副行长的赵瑞安任万达网科副总裁一职;曾在谷歌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刘允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徐辉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曾任 VISA 中国区副总经理的王济涛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曾任 PayPal 中国区首席财务官的梁嘉声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

数据显示,2016年,网络集团收入4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3%;金融集团收入213.5亿元,完成计划的127.7%。王健林在2016年万达集团的年会中的讲话中表示,2017年网络集团收入要达到65亿元,金融集团收入达到265亿元。

续三位CEO后,万达网科迎来了豪华高管团队。这个团队中,曾在北京银行担任副行长的赵瑞安任网科副总裁;曾在谷歌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刘允任网科副总裁兼COO;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任网科副总裁兼CTO;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徐辉任网科副总裁……

此前曾有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王健林对网科集团的期望值是比较高的。但万达网科的业务模式梳理的不清楚,除了金融科技板块有利润之外,其余的板块业务一直都不清晰。

王健林对于万达网科的期望不仅停留在简单的收入要求上。

“但飞凡运营陷入困境,网科一直业绩垫底,内部考核始终不过关。”张睿透露,万达内部也有过总结,飞凡早期的烧钱地推模式让其陷入盈利困境,用户活跃度不足,且用户黏性不高。

其实对于万达网科业务模式的问题,王健林也曾在万达集团 2017 年的团拜会上提过。当时王健林称,目前除了网络和金融公司(即万达网科),其他公司的业务板块基本成型,业务模式也看得清楚了。值得注意的是,王健林在当时就强调,2017 年将是万达网科关键的一年。

在万达集团2016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表示,集团批准了万达网科2017年至2019年的发展计划,同时批准五年资金计划。按照这个计划,万达网科要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万达网科的整体上市。

成立一年多以来,万达网科财务状况表现不佳,收入不断下滑。万达年报数据显示,网科集团2016年收入4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3%;2017年网科集团收入58.6亿元,占集团总收入的2.58%,仅完成年初目标收入65亿元的90.1%,在万达所有业务中排名倒数第一。

数据显示,2016 年,网络集团收入 41.9 亿元,完成计划的 103%;金融集团收入 213.5 亿元,完成计划的 127.7%。王健林在 2016 年万达集团的年会中的讲话中表示,2017 年网络集团收入要达到 65 亿元,金融集团收入达到 265 亿元。

的确,王健林在为万达网科寻找资金。

目前,网科集团已经从大连万达集团的四大业务集团中消失,不再作为单独的业务集团存在。

王健林对于万达网科的期望不仅停留在简单的收入要求上。

王健林曾表示,万达网科计划募资100亿元,在2017年上半年要完成示范项目和估值评估报告,三季度开始私募。王健林称,“要找好的投行和投资人,不是完全找朋友圈,不能完全找财务投资人。”

王健林对网科业务的不满曾在2017年年会上多次表露出来,“要从实际效果出发,不玩概念,不烧大钱。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

在万达集团 2016 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表示,集团批准了万达网科 2017 年至 2019 年的发展计划,同时批准五年资金计划。按照这个计划,万达网科要力争 2018 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 年利润过百亿,实现万达网科的整体上市。

愿景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他还反思道:“网科开发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有培育期,还不能马上被资本市场接受。此外,原来方向也有偏差,老想大规模来做,如果就为万达广场、旅游度假区研发,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

的确,王健林在为万达网科寻找资金。

9月份,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推迟原定于今年进行的15亿美元融资方案,时间推迟到至少2018年年初。

裁员风波从去年下半年在万达网科内部分批次展开。

王健林曾表示,万达网科计划募资 100 亿元,在 2017 年上半年要完成示范项目和估值评估报告,三季度开始私募。王健林称,“要找好的投行和投资人,不是完全找朋友圈,不能完全找财务投资人。”

“新公司目前规划是300人编制,原万达网科会有100多人拿到新合同。”张睿透露,老网科已经快成空壳公司。原负责人曲德君的去留也成悬念,有说法他会离职去创业,也有人说他会去网管集团。

愿景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据媒体报道,目前,老网科豪华高管团队只剩下刘允一人,其他人均已离职。

9 月份,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推迟原定于今年进行的 15 亿美元融资方案,时间推迟到至少 2018 年年初。

如今,新合资公司成立,网科的业务与员工转出,万达的线下零售资源与腾讯的线上资源和新零售技术打通,万达的新消费再一次踏上了新的征程。

【编辑推荐】

“实践证明,今后很难区分线上线下企业了,四五年之前我和马云还有一争论,现在看我俩合二为一了,线上线下要融合。”王健林坦言,形势比人强,互联网正走向物联网,这就是趋势。

但是,物联网的发展进程相对缓慢,如此投入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回报。这也让王健林有了新的认识,“这一次跟别人合作谈判,使我和团队对网科有了全新认识,他们开发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有培育期,还不能马上被资本市场接受”。

之所以在核心项目上掌握主导权,王健林有自己的想法。他曾强调“自主研发”,并表示,“不管网科与谁合作,我们自己应用软件的研发都不能停止,我们宁可每年少花点钱,把有前景的研发项目继续做下去,研究线上线下融合应用软件。要整合万达商管、网科和信息中心的研究业务,成立万达新消费研究院。”

时代周报记者从万达内部了解到,万达强调要保有线上线下融合的主导权。

“所谓线上线下融合,无非是手托两端,一头是流量、一头是商户,必须双轮驱动,同时满足。”王冠雄分析称,从网科成长之路来看,万达一直致力于线上线下的融合。改造现有模式,这对于传统零售业者来说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改变,但万达一直持续探索,做了很多尝试,可以看出万达在新消费领域的决心。

他认为,零售业链条很长,因此线下数字化改造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打通进销存、仓储物流、用户管理、流量管理、支付环节、售后服务等等,此前万达在探索期已经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

这次合作,万达应该告别流量消耗战,深入对线下场景的数字化改造、进一步连接商家和用户“掳获”数据,走向数字化、智能化的零售大生态。唯有如此,才能支撑起万达商管“重回A股之梦”。

万达商管在今年年初融资中对投资方有三项承诺:不能变更主营业务;2019年净租金收益不低于人民币190亿元,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现金补偿;需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在内地、香港或其他地区上市。

时代周报记者从证监会发行监管部获取的最新消息显示,截至今年5月31日,万达商业在上交所IPO队伍中排在第92位,证监会给出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

就在万腾牵手当天,标普将万达商管从展望调整至稳定,摩根大通也认为万达财务状况将逐步稳定,风险逐渐降低,债信评级将回到投资级。

本文由新豪天地发布于电子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健林旗下万达网科员工遭集体裁员,万科腾讯

关键词: 新豪天地